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诚楼/现代AU】今天的明教授也是这么帅气

#吃糖,OOC




明诚心想,我喜欢的人真是太他妈帅了。

他们两个刚刚完成了生命的大和谐,进行了一场高体能的运动,这个时候明诚还趴在讲台上喘气,方才他就是把明楼按在这里。这个人上身穿得整整齐齐,下半身不着寸缕地翘着屁股,年轻如明诚当然受不了这种刺激,只能把所有的力气都用在进攻明楼的敏感点上。好在这是一个让明楼十分紧张的地方,下课之后的教室,即使是午休时间也随时有可能有学生进来,他的神经紧绷,自然就比平时敏感。

“老师,”明诚含着他的耳垂轻轻舔弄,红着脸说荤话,“明教授,你看看,平时你就是这么讲课的吗?”

明楼丝毫不为所动:“呵,上课三心二意的学生没有资格说我。”

上课三心二意有错吗?自己的恋人就站在前面讲课,明诚不觉得自己分个心是多么让人难以理解的事情。再说了,他早就幻想着哪一天把他家的大教授这样按在讲台上好好干一次了。明楼还整整齐齐地穿着白衬衫和西装马甲——明诚给他熨好的——西裤和内裤被叠好了放在一边,当然也是明诚给他叠好的。一看到那条裤子明诚就止不住地生气,他都急得不行,自己的恋人倒好,还能一本正经地推着眼镜告诉他该怎么把裤子叠好。让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来指导自己如何做家务,这真是太荒唐了。

不只是指导这个,明楼还平静地告诉他安全套在钱包里,钱包放在公文包内侧口袋,没有润滑剂,你可能要辛苦一些……明诚觉得自己才是上套的那个,原来明楼早有准备,就等着他上钩?

他虽然没有经验,体力还是够的。作为一个处男,坚持着把人操射之后再发泄出来,明诚觉得自己的表现还是挺不错的。他慢慢从明楼体内退出来,趴在明楼身上喘着粗气。明楼推开他,扯了个椅子叫他坐下,又丢过来几张湿巾纸。明诚的腿还是软的,明教授已经在一分钟之内把自己收拾得滴水不漏了。他拉了拉自己的西装马甲,又用手顺了下头发。说真的,除了明楼哪有人穿成这样讲课,还不沾一丝粉笔灰的?

“私下里你可以操我,”明楼气定神闲且严肃地说,“但是在人前,必须称呼我为老师或者教授。”

操。明诚在心里由衷地感慨了一句,妈的,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帅的人呢。

 

最开始得知明诚要追求明教授的时候,他的好朋友,明教授的弟弟明台,在惊讶之后对此表示绝对的赞同。用明台的话来说,像明楼这样欺软怕硬的魔头,就是缺少爱情的滋润才会变得如此可怕。如果有一个人,还是像明诚这样一具年轻帅气的肉体愿意以身犯险来完成这项使命,那绝对会让明楼变得柔软起来。

“可是,”明诚回忆了一下有一次他不小心碰到明教授的腰的触感,“我觉得他现在就挺柔软的。”

“不是说肉,是内心,内心!”明台恨铁不成钢地瞪他一眼,“对了,千万不要说他胖,不然你死定了!”

明诚摸摸鼻子:“我不是觉得他胖,我是说,软……挺可爱的,你不觉得吗?看上去那么高冷的人……”

“总之,”明台觉得跟一个沉浸在爱河中的人真是没话讲,“你千万不要说他胖,也不要说他是旧社会的地主只会奴役人。反正你要是想追他,就得接受我大哥这些缺点,不然你是不能成功的,懂吗?”

“……懂了。”明诚点点头,又补充了一句,“我觉得除了你没人会这么说他。明教授多好啊。”

“幼稚,愚蠢!等你们两个熟悉了你就知道了!”明台酸溜溜地说,“不过,想要追到我大哥这样的人,你就得比他还强硬才行。你越好脾气他就越欺负你,只有你学会拒绝,他才会注意你……你干什么去?”

明诚晃了晃手机:“你大哥叫我去给他熨衣服。我先走了,有事再联系。”

“拒绝!学会拒绝!”明台看着那个匆匆跑开的背影,恨不能把鞋子丢到明诚的头上把他砸醒。

总之,从明诚开始追求明楼,到明诚把明楼抱回家——当然不是真的抱,只是明诚最终把人追到了手——除了夜晚他会想着明楼解决男性的生理需求之外,他都没能真正硬起来。倒不是说明诚被人欺负惯了,只是他看到明楼就会不由自主地被他吸引,然后就鬼使神差地按照明楼的要求去做事。他一度怀疑明楼是不是在他吃的饭里面下了药,让他这辈子都只听明楼一个人的话。虽然一直都跟着明楼没什么不好的,但吃药总归是伤害大脑,不是一个可取的办法。明诚自己也想强硬一回,每次看到明楼却只会脸红心跳了。

他自己是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但是在明台看来,这就是一个堕落的前兆。他原本是想拉拢明诚一起和他抗衡明楼的,多一个人罩着他总不是什么坏事,没想到这个计划还没开始就已经快要结束了。他的大哥到底是会什么魔法能把人迷成这样?难不成真是妖精变的?明台决定在计划真正破产之前再鼓动明诚几次,让他展望一下称王称霸后愉快的婚后生活。明诚若有所思地点头,觉得明台说的有些道理。

于是他就难得地硬气了一把,把明教授推在讲台上企图做一些苟且之事。明诚已经做好了如果明楼挣扎拒绝就像明台说的那样一意孤行的准备,没想到明教授却只是点点头,淡定地叫明诚去关了监控,还脱了裤子叫他叠好,又教导明诚不能怀着坏心眼,哪怕他们已经在一起了,强奸也是不对的。明楼的眼睛在镜片后闪了闪,像是能看穿明诚的内心一样。他是怎么知道自己要强来的?明诚的心里对明楼的崇拜简直要冲到天上去了。

 

明诚第一次思考起了这个问题——男朋友太帅怎么办,急在线等。

这本来不是什么坏事,谁不希望有一个帅气的男朋友呢。但是明楼实在太帅了,简直是来去如风,明诚都不保证自己一定能找到他。要是可以的话,他多希望明楼能像他的便宜弟弟一样,每天甩着尾巴跟在他身后,阿诚哥阿诚哥地叫他,求他帮忙解决一些问题……当然,他就是想想。反正他喜欢明楼,不管这人什么样都喜欢。而且明楼变得和明台一样的话,光是想想那个画面,明诚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抱着一摞论文放到明楼的桌子上,偷偷摸摸地打量起他的爱人。明楼逆着光坐着,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正在研究着今天份的经济报刊。他的唇紧紧的抿着,明诚知道这两片唇瓣尝起来是怎样的味道。明教授仅仅是在百忙之中看了他一眼,明诚就觉得自己已经浸润在爱河之中了。明楼放下报纸,敲敲桌子。

“明教授,”明诚立刻回过神,随口抱怨了一句,“我觉得你应该找个助教了,叫他给你搬论文。”

“你不愿意?”明楼眯起眼睛打量他。

明诚慌忙摆手:“开玩笑!我怎么会不愿意?”

“我说过,在人前要叫我老师或者教授,”明楼摘下眼镜,重重地重复了一遍,“在别人面前。”

这就像一个警示,明诚一惊,飞速地在脑海中思考着他到底哪一天叫错了明楼的称呼。一直追忆到明楼和他说这话的那天,他也没有想起来。难道是他听到了自己和明台的对话?可就算和明台说话自己也很老实……

“明诚,”明楼看着愣神的明诚,严肃地说,“我可告诉你,现在是在我的办公室,你要是想对我做些什么,别人可都不知道,也没人敢随便进来。”

“啊?”明诚立刻摆手表决心,“明教授放心,我绝对不会趁人之危的!”

他还沉浸在“自己的男朋友就是这么特别,连考验都和别人不一样”的想法之中,就看到了明楼站起身朝他走来。明楼一把抓住他的领子给他拽过来,清了清嗓子,扭着头找什么角度的样子。明诚看着他脸上的红晕,这一刻突然福至心灵,一把搂住了明楼的腰,偏头吻了上去。明楼哼了一声,顺从地张开嘴。

“明……楼,”他的舌头绊了一下,“明台和我说你胖,但我不觉得。”

“你觉得背后打小报告的行为是正确的吗?”明楼又摆出来那副教导人的样子,躲过了企图亲吻他额头的明诚,“虽然你说的是对的,但是你不觉得你应该直接教训他,而不是告诉我让我来动手吗?”

每次听到明楼教导他,明诚都觉得自己就像个小学生似的,什么都不懂,只能傻兮兮地看着他点头。管他说的是不是对的,反正从明楼嘴里说出来的话就是让明诚难以拒绝。

今天又被男朋友帅晕了。明诚呆愣愣地被明楼按在椅子上,看着慢条斯理脱衣服的明楼这样想到。

 

这样不行,这样坚决不行。

明诚决定跟明楼好好谈谈。在明楼洗完澡要回到自己卧室的时候,明诚在门口拦住了他。

“我知道你挺强的,但是你能不能学着依赖我一点?”他就这么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我还不够依赖你吗?”明楼回过神,突然咄咄逼人了起来,“我的衣服不是你洗的吗?不是你熨好的吗?饭不是你做的?每天不是你送我上班吗?在床上也听你的,我还不够依赖你吗?”

“我告诉你,明诚,”明楼挑了挑眉,“从你招惹我那天开始,我就跑不掉了。”

明教授真是太帅了。长腿窄腰也帅,高贵冷艳也帅,说话的时候帅,不说话的时候更帅。就连这么霸道又没有逻辑的告白从他嘴里说出来,也是那么的帅气。明诚觉得自己的迷弟滤镜大概有三米八那么厚,不然怎么能被迷成这个样子?

“我知道我挺帅的,”明楼推了推眼镜,“嗯,但是喜欢你的时候最帅。”

肾上腺激素飙到了头顶,明诚听到了身体里每一个细胞叫嚣的声音。他第一次硬气了一把,推着明楼进了卧室,把人抱起来扔在床上,压在明楼身上喘着粗气。他才不是累的,他有一晚上的时间供他挥洒汗水。

“现在可是私下时间,”明楼清了清嗓子,“所以,你要做点什么吗,明诚同学?”

“我告诉你,明教授,”明诚亲着他的脖子,“私底下我可以操你,你也可以叫我亲爱的。”

明楼眨眨眼,木着脸看向明诚:“你真是越来越放肆了,亲爱的。”



END.

评论(62)
热度(298)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