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姚滨/谭宗明】安全须知

#说实话,其实想开车的,不知道为什么写成了法制类节目。酒驾的小姚在我脑海里出不去,必须要做点什么挽救一下我心中这个小智障的形象。

#少量安曲向情节




在一起之后,谭宗明发现姚滨有个特别不好的习惯。

这小孩儿就是以前和人混得久了,虽然追谭宗明的时候收了心,但好多年的习惯改不掉,以前那些做派还留了个七七八八。别的谭宗明都能忍,唯独不能忍受他酒驾。他是发现了,不论姚滨喝了多少,只要还有一丝神志能自己走路,绝对是出了门就上车,脑子里根本没有代驾这个概念。

原本他藏得挺好,和谭宗明谈了恋爱之后多半也是谭宗明或者他的司机开车,也轮不到姚滨上手。而且他只想黏在谭宗明身边,泡吧的时间当然少了挺多。所以俩人在一起小半年,谭宗明也没发现他家小孩儿原来还有这么个坏毛病。

 

但是瞒得了一时也瞒不过一世,总有姚滨躲不过去的时候。谭宗明出差的一个晚上,他那帮朋友又打电话给他叫他出来聚一聚。姚滨一个人在家待着也没意思,吹了个口哨就翻滚下床,开车直奔市区的酒吧。他挺久没参加这种聚会,谁都搂着他的脖子灌他的酒。曲筱绡坐在一边贼笑,拉着安迪的手黏糊得起劲。姚滨一想到自己家的谭老板还在外地,心里的酸水就止不住地往外冒。安迪看穿了他的心思,挑了挑眉。

“姚滨,”趁着短暂的音乐间隙,安迪几乎是吼着和他对话,“你就这么出来喝酒,老谭知道吗?”

“他都不接我电话!”姚滨横在沙发上,沮丧地撇嘴。出门前他给谭宗明打电话,对方已经关了机。

结果就像是和他有心灵感应似的,姚滨刚举起手机给安迪看他的通话记录,谭宗明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小孩儿几乎是从沙发上蹦起来的,酒醒了一半,接了电话就往盥洗室冲。谭宗明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疲惫。

“小滨,”谭宗明咳嗽了两声,“在家呢?你那边怎么那么乱呢,又和朋友出去玩了?”

姚滨慌忙给他解释:“哎,哎,不是‘又’啊!我就出来了这么一天,平时我都可老实了!”

谭宗明也不是有意要把他关在家里,听他这么解释反而笑了起来,听得姚滨脸红心跳:“行了,我又没说不让你出去玩。你们结束了吗?我改签了航班,没告诉司机,现在刚到机场。方便的话来接我?”

“方便方便方便!那肯定方便啊!”姚滨乐得直蹦,“哥你在哪个机场呢?你等我啊我现在就过去!”

 

去的时候还好好的,姚滨那股兴奋劲还没过去,就想着快点到机场去找谭宗明,别让他男朋友等他太久。谭宗明就坐在离出口不远的那排椅子上,谭宗明离着老远就听到他身上的链子发出的哗啦哗啦的响声。都快入秋了,姚滨还跟不怕冷似的,大晚上出来也穿着背心,抻着脖子东张西望。谭宗明拖着箱子朝他走过去,这人往人群中一站,想不注意他都难,更别提姚滨还自带情人滤镜,看到谭宗明立刻跑了过去。

姚滨刚一过来,谭宗明就闻到了他身上那股酒味。他愣了一下,站在原地没动。姚滨窜过来抱了他一下,一看边上人太多,又笑嘻嘻地撒开了手,要拿谭宗明的箱子过来。谭宗明皱眉,伸手挡了一下。

“你喝了多少?一身的味。”谭宗明一脸的嫌弃,戳着姚滨的心口,“怎么过来的,打的?”

姚滨给他戳的直发蒙,瞪着大眼睛看谭宗明:“啊?不是啊,我就喝了一点!那个,开车过来的啊。”

他这话说的理所当然,一点自己犯错了的意识都没有,掰开谭宗明的手接过箱子,牵着谭宗明往外走。谭宗明想甩开他的手,又觉得这个动作娘们唧唧的不大好在公共场合做,只能跟着姚滨的步伐。他知道姚滨以前多浑,也想过这群小孩儿玩得多大,但没想到违法乱纪的事他也敢做。眼看着姚滨把他的箱子放进后备箱,自然而然地坐进驾驶座,谭宗明还是没沉住气,跟着钻进了车里。

“我来开吧,”他试探性地看了看姚滨——还知道系上安全带,也不知道究竟喝没喝多,“你都喝酒了。”

姚滨瞪圆了大眼睛看着他:“没事啊!我没喝多,我就这么开过来的!”

还没等谭宗明说话,姚滨就窜了出去。谭宗明本来想训他,又怕他听自己说话分了心。原本就喝多了,再多一个心眼来听自己讲话,谭宗明自己都觉得危险。但姚滨完全不介意,一边开车一边跟他叽里呱啦地讲这几天的事。谭宗明一心盯着前面,想着好在是半夜,路上车不多,不然非出事不可。

去的时候姚滨心里惦记着谭宗明在等他,现在人就在车上,不免松了几分劲。他说了半天话都没人接,有些泄气地回头去看谭宗明。正盯着路况的人突然觉得耳根清净了不少,余光一瞟就发现姚滨在看他。谭宗明吓得赶紧推他一把叫他好好开车,刚回过神的姚滨一个激灵,打了个哆嗦的功夫就没控制住方向盘,直奔路边的绿化带就去了。姚滨立刻慌了神,但被酒精浸泡过的大脑迟钝得不行,手忙脚乱之间把油门当成刹车踩下去,好在谭宗明是个清醒的,车头刚挨上树干他就拉了手刹。

就算谭宗明是个经历过风雨的,这个时候也被吓得不行,更别提第一次出这种事的姚滨了。他出了一身冷汗,什么酒都醒了。谭宗明缓了一会儿,回身对着姚滨的脑袋就是狠狠一巴掌。

“姚滨!你知道你这是犯法的吗?”谭宗明气得不行,板着脸一本正经地训他,“早几年没人查就算了,这都什么时候了,多少个因为酒驾蹲局子的,你是不是嫌你钱多花不完,到那个地方散财去了?我告诉你,你要是真的有一天因为这个给人抓起来,别找我帮忙,我丢不起那个人!”

说完他拔了钥匙,一摔车门下了车,去后备箱取他的箱子。姚滨以为他要自己回去,赶紧钻出去抱紧了谭宗明不撒手,说什么都不肯让他动。谭宗明踢了他好几脚,小孩儿就像不知道疼似的,越抱越紧。

“宝宝,宝贝儿我错了,”姚滨眼泪都下来了,滚烫滚烫地顺着谭宗明的脖子流进他的衣服里,“哥,谭哥,我以后再也不敢了!真的,我再也不开车了!啊不是,我再也不喝多了开车了!”

谭宗明听他口不择言的称呼,脸黑了大半:“你放开我,有话回去再说。”

“我不放!”姚滨还沉浸在那个“放走了他这辈子就都追不回来了”的情绪之中,一边哭一边把眼泪蹭在谭宗明的脖子上,“我发誓,我跟你发誓还不行吗!我要是再、再酒驾,我就、我就……”

“你就什么?”谭宗明冷冷地看着他,“闹够了没有!你不回家我还要回家呢,松手!”

和一个醉鬼讲道理是最不明智的事,谭宗明的力气本来就没有姚滨大,小孩儿喝醉了他更是没办法。他只能艰难地抽出一只手来给安迪打电话,简单地说明了一下情况,还得空出一只手来托着姚滨。

好在他们撞车的地方离酒吧不远,安迪她们过了十分钟就急匆匆地赶了过来。姚滨嚎了这么半天早就没了力气,累得瘫在谭宗明身上蹭来蹭去。谭宗明的一身高定西装被他揉得不成样子,谭宗明叹了口气,对自己的好友摊摊手。曲筱绡也喝得不少,横在副驾驶上不省人事。安迪走过来,接过谭宗明的箱子。

“这怎么办?”她指指谭宗明的车。

“放这吧,天亮了我叫人来处理一下。”他拍拍姚滨的脑袋,“行啦别哭了,我不生气了,回家吧。”

 

醒过来的时候姚滨还有点懵,愣愣地看着怀里躺着的谭宗明,挠挠头思考了半天才想起来昨晚发生了什么。回过神来的姚滨一阵阵地后怕,心想好在是没出事,要是谭宗明出了点差错,他都恨不得杀了自己。

抱着一种劫后余生的心态,姚滨抱着谭宗明亲了好几口。谭宗明不耐烦地啧了一声,挥着手把他的脸拍开。他身上都是姚滨昨晚啃得印,姚滨咂咂嘴,不死心地凑过去含着他的舌头。谭宗明终于被他吵醒了,狠狠捏了一把姚滨腰上的肉。小孩儿疼得闷哼一声,眼泪汪汪地放开了谭宗明。

“醒了?”谭宗明的声音还是哑着的,“不睡就滚,昨晚上那么犯浑,今天还敢占便宜,不想活了?”

“什么犯浑啊?”姚滨眨眼,“你是说我酒驾,还是撞树,还是……非得跟你那个那个啊。”

谭宗明看着他挤眼睛,没忍住笑了出来,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哪个?你现在知道害羞了?”

“我没害羞啊,我没害羞,”姚滨把他搂紧了点,“我这不是怕你害羞吗。”

“你少来,”谭宗明撑着身子坐起来,严肃地瞪着姚滨,“既然昨天的事你都记得,那我说的话你应该也没忘。我告诉你姚滨,我说到做到。你要是因为酒驾进了警局,别怪我不管你。”

“不喝了不喝了,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姚滨小心地把人搂进怀里,“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一想到我差点害你出事,我恨不得跳进你后院那个湖里。”

谭宗明对着他的脑袋又是一巴掌:“胡说八道什么。”

姚滨捂着脑袋:“哎哟别打了别打了,再打真打傻了。”

两个人抱着躺了一会儿,姚滨又蹭过来亲亲谭宗明的脖子。谭宗明一躲,踹着姚滨下床。

“你要是再让我发现你喝了酒开车,”他又补了一句,“你就再也别想上我的床了。”

这可比所有的威胁都又用多了。姚滨吓得抱紧了谭宗明,又开始和他作保证。谭宗明捏捏他的脸,翻个身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接着睡他的回笼觉。



END.

评论(37)
热度(85)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