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包奕凡/谭宗明/校园AU】同学少年都好骗

谭宗明深深觉得自己被骗了。

他今天是来参加高中的优秀学长学姐分享会的,现在却在看篮球赛。作为一个大学生,谭宗明并不觉得现在做这个有什么意义。然而他的同学向学校诚挚地推荐了他,谭宗明又完全拒绝不了母校的热情邀请。最重要的是,拒绝不了他家小孩儿的耍赖撒娇。小朋友诚恳地说想要和谭宗明提前见面,根本等不到周末。

他和同学吃过午饭就来了,在校园里随便转了转。谭宗明家那个小学弟叫他赶快到操场来,谭宗明就叫同学自己去逛,慢悠悠地往操场那边走。路过篮球场的时候被包奕凡眼疾手快地截住了——就是这个小孩儿,最让谭宗明招架不住。包奕凡把他扯了过来,衣服随手往他怀里一塞,跑着去找队友了。

这是一场篮球比赛,趁着午休挤满了围观的人,几乎全是学妹。包奕凡人高马大往一堆人中间一站,怎么看怎么出挑。谭宗明不由得生出一点骄傲来,抱着包奕凡的衣服站在后面。有学妹瞄着他,叽叽喳喳。

女孩儿们来看自己心仪的男生,谭宗明听着她们的尖叫感觉自己跟她们也差不多了,也就是他还矜持着,没有喊出声。而球场上的小伙子们也是同样的心思,有喜欢的人看着,耍帅是必不可少的。只不过包奕凡也有真本事,把剩下那些男孩儿气得不行。谭宗明在一边抿着嘴笑,听身边的小学妹夸包奕凡,比听她们夸自己还要开心。包奕凡又投进了个三分,扭着头冲谭宗明得意地笑,人群中爆发出一阵不小的惊呼。

又不是冲你们笑的,你们激动什么。谭宗明在心里暗暗地想,手机震了一下,他低着头去看消息。结果他又听到一阵尖叫,抬头去看的时候才发现不是谁进了球,而是篮球直直地朝这边飞过来。一边的学妹傻呆呆地站着,谭宗明一着急,把人拉过来护在怀里,倒是护住了学妹,却被球直直砸在了背上。

谭宗明疼得直抽气,还笑着问学妹有没有事。包奕凡扒拉开人群跑过来,就看到学妹红着脸摇头。谭宗明的白衬衫上面一个清晰的印,包奕凡一着急,和队友打了个招呼,拽着谭宗明去更衣室换衣服。

 

下午还要演讲,穿着脏了的衣服总不是那么回事,所以谭宗明没拒绝,跟着包奕凡往更衣室走。包奕凡眉头紧锁,絮絮叨叨地批评他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就知道在学妹面前逞能。这小孩儿比他小了四五岁,说起大道理来却一套一套的。谭宗明嗯嗯啊啊地敷衍,被包奕凡搂着肩膀往前走。

观战的时候被误伤,在球场上都是正常的事情。谭宗明不是娇弱的小姑娘,被砸了一下很快就能缓过来。只是红了一片,在白皙的背上看来特别明显。他把衬衫脱下来递给包奕凡,问他要衣服穿。结果包奕凡抓着自己的卫衣迟迟不给他,就盯着谭宗明的上身看,直给他看得面红耳赤。

“你把衣服给我,”谭宗明看他迟迟不动,伸手去抢,“快点!”

包奕凡刚把球衣脱掉,这会儿也是赤裸着上身,肌肉纹理清晰可见,还滚着汗珠,是和谭宗明完全不同的身材。跟他一比,说谭宗明是白斩鸡也差不多了。谭宗明伸了半天手看他都没反应,走上前一步去抓包奕凡手里的衣服。包奕凡一扬手,另一只手把谭宗明紧紧地搂在怀里。谭宗明这才发觉是上套了。

这小子长得快,才刚念高二就比谭宗明高了小半个头,谭宗明刚到他鼻梁,总被包奕凡调侃是小不点。每次这么说的时候谭宗明都不高兴,反驳他说自己还有机会。但他也不是真的小,怎么说也是将近一米八,这么被包奕凡抱在怀里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包奕凡笑嘻嘻地蹭过来,谭宗明嫌他一身的汗,皱着眉要躲。包奕凡亲亲他的额头,偏着脑袋去啃谭宗明的嘴。谭宗明躲闪不及,正被他含住了唇瓣。两个人谁都没经验,就跟啃萝卜似的互相啃了半天。

好不容易能看到谭宗明赤裸着上身,包奕凡当然不能轻易放过他,看了挺久又摸了好几遍,终于在谭宗明打了个喷嚏的时候匆匆给他套上衣服。包奕凡的衣服稍微大了点,松松垮垮地搭在身上,谭宗明咋舌,心想总比没有好。包奕凡换好衣服,看他这样突然起了坏心,用力拽一下袖子,谭宗明的肩膀就露了出来。

“学长你看,不锻炼,就这么瘦啊,”包奕凡笑嘻嘻地勾过谭宗明的脖子,“是吧,宗明小不点?”

谭宗明恨不得把他按在地上痛打一顿:“你叫我什么?”

“我叫你——”包奕凡抱着衣服,搂着谭宗明的肩膀往外走,“小鬼。”

 

回到球场上的时候包奕凡还在抽着气。方才谭宗明掐得太狠了,专挑他手臂内侧最软的地方捏,包奕凡又没什么防备,立刻就青了一片。他俩站在人群后面接着看比赛,刚才谭宗明给挡了一下球的那个学妹扭扭捏捏地走过来,递给谭宗明一瓶水之后就跑回去了。包奕凡冲她们笑,就着谭宗明的手喝了一大口水。

有个胆子大一点又和包奕凡挺熟的学妹拍了一下他的手臂:“哎,这是你哥吗?好帅啊!”

“这个啊?”包奕凡指了指谭宗明,“我弟。是吧,宗明弟弟?”

谭宗明恨不得把他的脑袋拧下来,但是碍着外人在,还是笑了笑没说话,专心看比赛。包奕凡跟同学聊天,时不时地扯一扯谭宗明的手。篮球队的主力站在后面,边上还站了个又温柔又聪明的帅哥,好些个来看比赛的小姑娘都把目光投到了他们身上。包奕凡凑到谭宗明耳边,跟他说悄悄话。

“她们都看你呢,哎,宗明弟弟抢了我不少人气啊。”

“我比你大,”谭宗明恨恨地磨牙,低声威胁他,“再这么叫我就揍你了。”

“可是你长得小啊,”包奕凡一点都不怕他的威胁,“长得比我矮,还没肌肉。我刚刚可都看到了。”

边上还有人看着,谭宗明也不拆他的台。裁判吹了个哨宣布比赛结束,老师就赶着围观的学生回去午休。包奕凡不想走,但谭宗明也有事要去做,就被他推着回了教室,约好了放学一起走。

 

谭宗明的演讲是在下午,但是和包奕凡他们年级没关系,就是给备考的高三学生讲的。包奕凡跟校篮球队的学长商量了半天,才成功说服他多拍几张谭宗明的照片传给他。他们的优秀学长穿着身一看就不是自己的衣服站在台上演讲,也能神态自如淡定无比,简直就是精英的样子,包奕凡越看就越喜欢。

讲座结束得早,谭宗明又答应了和包奕凡一起走,只好去跟各个老师聊天。这一下午可给他折腾得不行,跟同学抱怨以后再也不来了。他们站在校门口说话,等在一堆家长中间。远远地就看到包奕凡骑车飞过来,谭宗明和同学打了个招呼,叫人先走。

“哥,”包奕凡的车没有后座,他只能跳下来推着车和谭宗明一起走,“等挺久了吧。”

“现在知道叫我哥了?”谭宗明斜睨他一眼,表示不屑。

他们两家住得近,谭宗明想了想决定明天回学校,今天就陪包奕凡一起走回去。包奕凡给他讲了好半天这几天发生的事,慢慢悠悠地说话,谭宗明也不催,有车开过来就扯着他的袖子叫他走慢点。骑车要半个小时的路程他俩走了快俩小时,到家的时候天都要黑了。谭宗明要送包奕凡回去,最后还是变成了小孩儿把他送到家门口。

包奕凡四下打量一会儿,扯着谭宗明讨了个吻。谭宗明没躲,拍拍他的脑袋。

“行了,你赶紧回去吧。到家给我来个电话。”

“哎,哎,”包奕凡拉着他的手摩挲着,“你说你就这样给我亲,也不答应跟我在一起,算怎么回事啊。”

谭宗明拍了一下他的脑袋:“成天想这些没用的,不是跟你说了等你考上我们学校再说吗。”

“你就知道逗我玩。”包奕凡不满地嘟哝一句,还是叹了口气,“那可说定了啊,你不许反悔。”

 

——虽然没反悔,可等他考上大学谭宗明就出国这事,就得另说了。




评论(32)
热度(73)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