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包奕凡/谭宗明】恋爱循环 2

#异地恋好辛苦啊




包奕凡在上海的别墅是谭宗明给物色的。最开始他没说明来意,只是说这次要打一场硬仗,在上海怎么也得有个驻地。谭宗明当他是真的要谈生意,给他找了个新开盘的别墅,离市区挺近,但是离谭宗明家还是有不小的距离。包奕凡为这个跟他抱怨好几次,总说谭宗明离他太远,都快赶上他到南通那么远了。他说这话的时候就带点不怀好意的笑,谭宗明一下就明白过来他要买房绝不仅仅是为了生意那么简单。

但包奕凡能来的时候毕竟少。而且按照他的说法,房子不能没人住,不然就一点生气都没有了。而他在上海又没什么信得过的人,于是就留了一把钥匙在谭宗明手里。谭宗明有时候加班到很晚或者太累就会到他那里睡一晚,一来二去也放了点衣服和日用品在包奕凡家里。都没怎么住过,倒有种同居了的感觉。

 

这次来上海待不了太久,包奕凡的行程排得紧,昨晚的饭局纯属临时安排,可有可无。他主要是为了收购的后续工作来的,因此等谭宗明吃过早饭就载着他一起去晟煊。谭宗明换了身衣服,跟包奕凡都是白色上衣深蓝色的裤子。包奕凡拉着他对着电梯里的镜子照了半天,谭宗明拍他一下,笑他幼稚。

谭宗明回办公室取文件,叫包奕凡先带着包氏的人去会议室等着。包奕凡给他送到办公室门口,瞄着没人往这边看,把谭宗明抱了个满怀。谭宗明吓一跳,没等生气就看那小子自己松手跳开了。包奕凡挂着两个酒窝冲他讨好似的笑,做了个飞吻,一边冲谭宗明摆手一边往后退。谭宗明叫他小心,话还没说完就撞上了匆匆赶过来的秘书。好在包奕凡反应快,一把抓住了快被撞到地上的文件,眨眨眼先走了。

他们没拖太久,但赶过去的时候等着作报告的人也已经站了一会儿了。第一排只坐了包奕凡一个人,谭宗明示意秘书坐到后面,自己走过去坐到他身边。包奕凡咧嘴一笑,把桌上的文件推了一份给他。

工作起来都是认真的男人,儿女情长都得先放到一边。他俩一边听报告一边低声交谈,包奕凡在文件上写写画画,把谭宗明的要求都记下来。谭宗明凑过去看,近到只要包奕凡一扭头就能亲上去。小包总一边写字一边低低地笑,搭在自己腿上那只手去够谭宗明的大腿。谭宗明吓一跳,立刻坐了回去。

包奕凡认真听了半天,舒了口气靠在椅背上。他低着头看了眼脚尖,发现鞋带开了,于是弯下腰去系。起身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谭宗明裤管下露出的那截皓白脚腕和小腿,还无意识地晃着。

这老妖精,撩人都不自知。包奕凡都要看呆了,大脑完全支配不了动作,本能地伸出手去一把握住了谭宗明的脚踝。和想象中一样细滑的触感,一只手就能握得住。包奕凡的手顺着他的脚踝往上摸,在谭宗明的小腿上流连了好一会儿。要不是台上还有个人看着,包奕凡都不确定自己会不会低头啃上去。

不管他是怎么想的,这么突然的举动反正是给谭宗明吓坏了。他愣愣地看着包奕凡好看的手在自己的小腿和踝骨那里摸来摸去,只觉得整张脸都烧红了。包奕凡的视线正好对上他的,小包总甜甜地笑,微微用力捏了下谭宗明露在外面的肌肤,在大腿上摸了两把,又端端正正地坐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作报告的人把文件夹一合,PPT放到了最后一页,询问性地看着包奕凡和谭宗明。包奕凡啧了一声,伸长手臂搭在谭宗明的椅背上,翘着腿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什么要问的。他俩一起看向谭宗明,都是一副探究的表情。但包奕凡明显是带着坏心,嘿嘿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让他快点回过神。

好在谭总经历的大风大浪多得很,这不算什么。他往前坐了点,手肘撑在桌上,点点包奕凡推给他的计划案,问了几个关心的问题,都不是什么严重的事。谭宗明点点头,结束了会议。

包奕凡还想和他说话,结果谭宗明看都不看他一眼,站起身就走了。包奕凡摊摊手,跟谭宗明的助理无奈地笑,软绵绵地埋怨了一句你们老总就是无情。他拿着谭宗明忘在桌上的手机,跟着走了过去。

 

“生气啦?”包奕凡举着手机在他眼前晃,谭宗明都懒得去抢,“别生气啊,我刚刚只是,出于本能。”

谭宗明的文件夹一下就落在了包奕凡肌肉紧实的手臂上:“就你有本能?你是动物吗,不懂得控制?”

包奕凡把手机塞到谭宗明的手里,接下来那本文件慢慢翻着。他当然知道谭宗明不是真的生气,只不过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又怕被看到,想要治一治包奕凡这个不分场合的坏毛病,故意做了一副“离我远点”的表情。包奕凡咂咂嘴,也觉得有些冤。平时他断不可能在开会的时候做这种事,谁知道今天鞋带会开呢?那么近距离地看到了谭宗明白莹莹的脚腕,理智那根弦烧断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挨打也好挨骂也罢,反正摸是摸到了,包奕凡觉得这一次他是不亏的。小包总合上文件夹,托着腮看他。

“中午一起吃个饭呗?”眼看谭宗明要拒绝,包奕凡立刻补了一句,“我下午就要回去了。”

谭宗明哼了一声,显然是不吃这一套:“回去挺好的,你那边再跟进一下,争取提前完成并购。”

“嗯,”包奕凡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句,去摸谭宗明的手,“我倒突然不想快点完成了,这还没结束就对我爱答不理的,要是真成功了,谭总该不会卸磨杀驴,把我这个牵线搭桥的丢到一边吧?”

要是包奕凡下定决心撩拨一个人,真没有谁能逃过去的。谭宗明看着他认真的眉眼,不由得呼吸一滞。但谭宗明是什么人,他开始用这招的时候包奕凡还穿开裆裤呢,怎么折腾都逃不过他的手掌心。他清了清嗓子,稳住自乱的阵脚,任由包奕凡捏他的手心,淡淡地扯着嘴角笑了笑。

“哪能呢,之后的合作机会多得是。要是就这么把包氏抛下了,晟煊也不见得会成功。”

包奕凡摸摸自己胡子拉碴的下巴,贼兮兮地笑:“谭总一句话,午饭是吃,还是不吃啊?”

 

午饭到底是没吃成。谭宗明不是有心要拒绝他,只是事情来得多且突然,一时之间抽不出身。包奕凡在上海也不是只有这一个合作伙伴,想要请他的客的人顺着黄浦江也能排出老远。两个人在公司简单又聊了几句,都是关于工作的。然后各自做各自的事,包奕凡跟他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这顿饭包奕凡吃得心不在焉,总觉得手机在震,担心谭宗明找他不到。看了好几次都没有,倒是被人调侃了一通。包奕凡也不恼,手机往外套口袋一丢,笑了笑就当没发生。结果散了场才发现谭宗明的微信发了好几条,叫他多吃饭少喝酒,下次来上海再请他。三句话不离工作,又叫包奕凡盯着并购的事情。

包奕凡拨了个电话过去,秘书说谭总在开会。原本他就没什么事,没再打扰谭宗明,收了线就开车回去。这一趟折腾得有点久,包奕凡回家冲了个澡就睡了。天将擦黑才醒过来,谭宗明的电话刚好打进来。

“有事?”包奕凡抱着枕头翻了个身,“这就想我啦。”

“不要脸。”谭宗明笑他,噼里啪啦说了一通下午开会讲的事。包奕凡闭着眼睛嗯嗯啊啊,时不时提个问题。聊了半个多小时,谭宗明喊耳朵疼要挂断,包奕凡下意识地答应,又觉得不对,赶紧叫住他。

“你记得吃晚饭,”包奕凡想了想之后又补了一句,“我喜欢你。”

“我知道。”谭宗明转了转眼珠,给了个万能答案。

包奕凡就笑开了,翻身坐起来:“你是知道吃晚饭啊,还是知道我喜欢你?”

果不其然,谭宗明说了句都知道,就及时挂断了电话。包奕凡也知道逼他没用,还有可能适得其反,舔舔嘴唇回味一下今天上午握着的那个脚踝,不禁有些心猿意马。

“你呀,”他戳了戳锁屏上笑得和煦的谭宗明,“真是把人的魂儿都勾走了。”




评论(35)
热度(104)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