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凌远/李川奇】一个高富帅和两个白富美

#李市长超级甜吧我出不去了




凌远家里来了个新主人。

作为一名医生,凌远是很反感把流浪猫流浪狗捡回家里来的。麻烦,有细菌,想养宠物的话不如去买一只。但他又心软,没有办法对那些可怜的小东西坐视不理,所以只能庆幸这些年没遇到一直缠着他要和他回家的小动物。反正他家现在有了李市长,对凌远来说就跟养猫没什么分别了。

可是李川奇不是医生,又比他多了点爱心,最看不得这些可怜的小东西。于是凌院长出差一周回来之后,就发现迎接他的不是李川奇,而是一只布偶猫。一人一猫在门口面面相觑,猫咪了一声,过来蹭他。

“李川奇!”凌远情急之下朝着屋里怒吼了一声,猫吓得一哆嗦,炸着毛跳开了,“哪来的猫!”

一阵啪嗒啪嗒的急促脚步声后李川奇的脸出现在他面前,匆匆瞥了凌远一眼就把地上瑟缩的毛团抱了起来,一脸的心疼。凌远看着自己的男朋友抱着猫转身而去,拖着箱子站在玄关目瞪口呆。



“……所以,猫是你捡来的。”凌远听完李川奇的叙述,冷静地下了结论。

“这肯定不是野猫,”李川奇捏捏猫的耳朵,对凌远笑了笑,“谁家的猫走丢了吧,这几天关注寻猫启示呗。”一看到凌远皱眉,李川奇赶紧补了一句,“我昨天才捡到的,带它打过疫苗了,也洗了澡,可干净了,真的。”

凌远沉吟了一下:“不行。不能养,送到救助站吧,反正也是刚刚……”

剩下的话他是真的没法说出口了。李川奇委屈又失落地蹙着眉,把猫抱紧了一点。凌远不是不喜欢小动物,尤其是这么好看的小动物更让他无法拒绝。更何况李川奇那个表情……凌院长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李市长不开心。他叹了口气,坐过去搂着李川奇,无奈地叹了口气。

“那就养着吧。”凌远伸手揉了揉猫的脑袋,小猫抬着头蹭他的手指。李川奇笑了笑,亲亲凌远的脸颊。



凌远不是没想过有了这只猫以后自己在家里的地位会变低,只是没想到沦落得这么快。

他是舍不得让李川奇为这只小东西忙前忙后的,只能亲力亲为。没两天李川奇就习惯了,每天吃过饭就踹着凌远的腰叫他去看看猫怎么样了。凌远任劳任怨地伺候小主子,无奈又威胁似的点点猫的脑袋。

“就知道使唤人,让人伺候你,”他压低了声音,“真是谁捡的随谁,跟客厅里坐着那个一样的。”

猫听不懂,咪咪叫着舔凌远的手指。凌远说不准给猫起名字,有了感情再送走就难了,因此迟迟没有给它取名,小东西小猫咪之类的随便叫。他又轻声抱怨了几句,揉着毛球的脑袋。

“说我坏话哪?”李川奇的声音冷不丁地从身后响起来,走过来趴在凌远的背上。凌远差点坐翻在地。

“哎,哎,”凌远拍拍他搂在脖颈上的手臂,“李市长,快起来,腰要折了。”

李川奇没动,咬一口凌远的耳朵:“怎么着,嫌我沉?我还没嫌弃你腰不好呢。”

被男朋友怀疑自己腰不好,这能忍吗?凌院长眉峰一挑,拉过李川奇吻了上去。李川奇理着他的头发,亲够了才气喘吁吁地分开,喘着粗气看凌远。凌远也有点脸红,李川奇乐了,先站起来往卧室走。

他俩都属于保守派的,基本不玩什么出格的,也想不到有什么可以玩。因此凌远只是给李川奇扔到床上压上去,温柔地亲着他的脸。李川奇的眼神越来越迷蒙,搂着凌远的肩膀小声喘息……突然一把推开了凌院长,差点把身上的人踹到床下去。惊诧的凌院长看着惊魂未定又一脸困窘的李市长,不明所以。

布偶猫适时地叫了一声,提醒凌远自己的存在。李川奇容易害羞,边上多个东西盯着就会不好意思,说什么也不肯再继续。凌远黑着脸把猫抱起来,大步走出去关在门外。李川奇还要去关心一下,被凌远用同样的方式抱回了床上,让他再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关心别的事情。



好看的东西凑在一起,总是那么的赏心悦目。

李川奇抱着猫在阳台晒太阳,凌远没忍住就多拍了几张,设成锁屏然后自己捧着手机开心地笑。李川奇听到他的笑声,回过头来看。凌远摸一把他的脸,看着同样仰起头看他的猫,伸出手去也挠挠它的下巴。这猫在他家呆了快一周,要说没有感情也不可能。但凌远还是觉得不太像一只野猫,也不应该是被遗弃的。没人来找他就跟李川奇都装着傻,稀里糊涂地把小东西放在身边养着。

现在不来不代表以后不会来,凌远在下班路上还是在小区门口看到了寻猫启示。他心想李川奇这回可得难受了,但还是拨通了电话。李市长今天有应酬,家里就凌远一个人。来领猫的是一对年轻小夫妻,凌院长板起脸来训了他们一通。自己家养的宠物不管好了,这么久才想起来找,云云。直把小夫妻说得面红耳赤,连连道谢,又感谢又羞愧地跟凌远说了再见。

凌远算了算时间,离李川奇回来应该还有一段时间。他拿了包和钥匙,匆匆出门。



李川奇差不多就比凌远早了五分钟到家。他正楼上楼下地找着那只猫,就听到隐隐约约的开门声。李川奇有点慌张的跑过来,跟他说猫不见了。看到凌远提着的东西却又是一愣。

“你捡的那个,叫人家领回去了,”凌远把猫箱递过去给他,“喏,我买了一只。李市长给咱儿子取个名?”

一只小猫,只有一丁点大。李川奇小心翼翼地接过来,笑弯了眼睛看着凌远。凌远搂着他的肩膀把他往客厅带,跟他抱怨了一通在一堆毛团中找一个最好看的有多难。李川奇亲他一口,权当奖励。

“怎么想起来养猫了呢?”李川奇把小猫抱出来,“你不是最怕麻烦了嘛。”

“为什么啊,”凌远想了想,把手机拿出来给李川奇看,“因为你抱着它的时候好看呗。”

“不抱的时候就不好看了?”李川奇坏笑着逗他。

“好不好看的,那都无所谓,”凌远握着他的手指,认真地说,“我只要你开心就好了。”


评论(24)
热度(100)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