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谭宗明/周永嘉】胡天胡地

谭宗明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地载着同样紧闭着嘴唇、倔强地瞪着眼睛的周永嘉往家里开。

 

他是在警局把人领回来的——谭宗明刚刚出差回来,还在路上就接到了警局打来的电话,说他家的小少爷惹了事,叫谭宗明去警局认领一下。谭宗明气得直哆嗦,恨不得飞到警局把人揪回家,好好教训一通。

都不要猜谭宗明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到了警局一看,一屋子男男女女里就周永嘉是站着的,梗着脖子坚决不肯蹲下,和小警察吵了起来。谭宗明赶紧走过去把人扯了过来,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确认周永嘉没有受伤才松了口气,板起脸来让他闭上嘴老实点。后面那一堆牛鬼蛇神看到谭宗明来了,蹲在地上窃窃私语,还能听见隐隐的笑声。周永嘉涨红了脸,扭头吼了一句闭嘴,又一把推开谭宗明,咬牙切齿地说不要他管。谭宗明不知道他发什么疯,也是气得不行,交了钱签了字,拽着周永嘉的领子给他塞进了车里。

回到家之后周永嘉就跟一阵小旋风似的往客房冲,被谭宗明一把揪住领子搡进了卧室。周永嘉不死心,咬着牙要往外跑,谭宗明啧了一声,把人扛起来往床上一扔,解了他的腰带绑住双手,扯了他的裤子扔到床下。周永嘉只觉得下身凉飕飕的,扭着身子往床边挪。谭宗明皱着眉,按着他一掌打到了周永嘉的屁股。

这一掌毫不留情,周永嘉的屁股立刻印了个清晰的指印,迅速红肿了起来。周永嘉带着哭腔喊了出来,趴在床上颤抖,缓过神来之后狠狠踹了谭宗明一脚,差点把谭宗明踹下床去。

谭宗明扒着床沿才保证自己没被踹下去,气得拉过周永嘉又是两巴掌下去,呼呼地带着掌风,自己的手掌都酥酥麻麻地发热。周永嘉哭都哭不出,手又被绑着,趴在床上要多可怜有多可怜。谭宗明冷着脸把他的手解开,看着周永嘉蠕动到枕头上,又气又心疼。周永嘉扭头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谭宗明强压下怒火。

“你知道错了吗?”谭宗明差点咬碎一口白牙,看着那个也是气得不行的小脸,“说,为什么和人打架!?”

“我不要你管!你当我是小孩吗,多大了还打屁股!你滚!出差去啊你,不用你管我!”周永嘉捶枕头。

谭宗明气得差点喷出一口老血,又被周永嘉衣衫不整满脸通红的样子刺激得一股邪火窜上来。他把衣服胡乱地脱下来扔到一边,压上周永嘉不断挣扎的身体。周永嘉吓了一跳,瞪大眼睛看着他。

“谭宗明!你……你是禽兽吗!你、你放开我!放开我!”

“现在知道怕了?”谭宗明冷笑,“小少爷刚才不是还嘴硬吗,有本事你就别说你错了!”

周永嘉和他赌气,也是死不松口:“我没错!老子就是没错!你、你有本事你干死我!”

“好。”谭宗明深呼吸,“那我就干死你。”


小少爷被干哭了啊


谭宗明给他家小少爷清理了干净,又抱着哄了半天,给屁股里里外外都上了药。周永嘉的眼睛还红肿着,抓着被子哼唧。谭宗明摸着他光滑的脊背,咬一口周永嘉的脸颊。

“以后不要听他们乱说,”谭宗明认真地亲他的眼睛,“我喜欢你,你喜欢我,我们才在一起。不是因为,不对,不是只因为我们在床上觉得舒服,所以才能在一起这么久。下次再有人这么挑衅你,你就说你是在上面那个。反正就是个口舌之快,别跟他们动手,你受伤了我心疼。”

“哦。”周永嘉闷闷地说,“我就是这么说的啊,他们不信。”

谭宗明哈哈大笑:“哎哟,他们还算有眼光。”

周永嘉气哼哼地闹他,被谭宗明紧紧地箍在怀里。又说了半天才给人哄睡着,谭宗明亲亲他的发旋,拿过手机给老严打了电话。他才不管白天黑天,反正现在这件事十万火急。

“老严,”谭宗明慢悠悠地说,“给我查查今天跟小嘉打架那帮小子什么来头,稍微给点教训。”

开玩笑,有人敢惦记他的人,还要对周永嘉大打出手?不让他们记住教训,他谭宗明都白在上海滩混了这么多年。自己家这个小少爷,除了他,谁都不能欺负。

安排好一切事情之后,谭宗明才安心地搂着周永嘉进入梦乡。平时特能折腾那个小伙子就安稳地躺在他怀里,就像拥有了一整个世界一样满足。



END.

评论(34)
热度(117)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