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包奕凡/谭宗明】恋爱循环 1

#坑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一个有热情又有技巧的小狼狗追到老妖精的故事。

#这么甜的题目就是说,甜啊……




“哟,醒了?怎么样,头疼不疼啊?都不怪我说你,一个不起眼的小公司,你喝那么拼命干什么?”

包奕凡回过头,正看到穿着浴袍的谭宗明歪在门口看他。小包总冲他眨眨眼睛,手上的煎锅一掂,煎蛋在半空中画了个完美的弧线。谭宗明没什么表情,走过去把他掂到锅外的蛋拾起来丢进垃圾桶。

“就这技术还耍帅呢?”谭宗明喝了一口水,嗤笑着损他一句。包奕凡顺势把他搂了过来,搭着肩膀。

“失误,懂吗?人生呢,就是由这么些个失误组成的,”包奕凡指指锅里的蛋,“这个是完美的就行了。”

谭宗明不想听他讲那些道理,任由包奕凡搂着肩膀,愣是把白水喝出了个咖啡的气势。包奕凡低头看了看他,越看越喜欢,没忍住在他的额头上来了个吻。谭宗明啧了一声,用胳膊肘拐了拐他。

“过分了啊,手都管不住了,还不能管管你这张嘴?”谭宗明语气平淡地埋怨他,“沉不住气。”

被骂了的小伙子也不生气,关了火把煎蛋搛出来,一手端着盘子一手揽着谭宗明往餐厅走:“这你就是冤枉我了。我还沉不住气?我要是真的沉不住气,现在你就下不了床了,哪还能安安全全的跟我吃饭呢。”

谭宗明戳他的脑门:“我发现你跟我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怎么着,包总现在底气很足啊?”

包奕凡接下他的手指吻了吻手背:“哪敢呢,还是听你的。去把衣服换了来吃饭吧,你穿这样我心痒。”

“你觉得我们这个关系,你给我带回家,还换衣服,合适吗?”谭宗明指指自己又指指包奕凡,眼底带笑地望着他,“你可是就在追我而已,要是做点什么出格的事,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在上海活不下去。”

他是在开玩笑,包奕凡也知道这一点,但还是无辜地瞪大了眼睛,笑嘻嘻地跟他求饶。谭宗明掐了一把他的脸,顺手在胡渣上揉了两下。包奕凡把他的早饭推过去,思考了一下谭宗明的前半句话,皱起了眉。

“这个关系,我把你带回来才合适呢。难不成你想让我把你交给别人,哎哟,带你到酒店可怎么办啊。”

他煞有介事地皱起眉头,倒吸了好几口气,一副担心死了的样子。谭宗明被他这样逗笑了,抬手拍一下包奕凡的脑袋,又像不解气似的狠狠揉了几把。包奕凡叼着面包看他上楼换衣服的背影,一脸的坏笑。

 

他是从一个酒局把谭宗明带回来的——他们昨天有个应酬,恰好凑到了一起。都是为了帮安迪那个邻居的朋友,谭宗明是愿意做这个好人,包奕凡纯是来凑热闹看看谭宗明的。也难为谭宗明出差刚回来,行李箱都没来得及放回家,就被安迪半强迫半请求地带到了酒店。包奕凡趁着寒暄的时候抱了抱谭宗明,时间久了点力度大了点,差点没把谭宗明勒死在他怀里。要不是碍着周围有人,谭宗明真要狠狠掐他一下了。

他们关系好也算是圈子里公认的,像这么小打小闹地抱一下,连安迪都不觉得奇怪,瞟了一眼就去招呼其他人了。以前当然不是没有这么亲昵过,拥抱一下搂个肩膀,谭宗明都觉得挺正常。包奕凡是个不错的后生,有魄力有胆识,没有惯常二世祖的混和泼,很多事情都能和谭宗明达成共识,自然是聊得来。

只是一个月之前包奕凡突然说要追他,是在完全没有酒精和药品摄入的情况下,极其清醒地对谭宗明宣布了这件事情。谭宗明只能愣愣地看着他不知如何是好,端起空杯强作镇定地假装一饮而尽。

要说他对包奕凡一点感觉都没有,谭宗明自己都觉得不可能。小伙子太优秀了,他认认真真地和一个人告白的时候,谭宗明心想也就是自己比他多混了今年道行深,不然一准儿栽进坑里。谭宗明不是瞧不起比自己小的人,也不至于因为对方是个男的就给一票否决。他只是习惯性地多考虑了一下,在包奕凡看来就是暗示性地给了他一个更进一步的机会。小伙子每天缠他缠得紧,该有的关心问候一个都不少,哪怕是只做面子工作,也是个尽心竭力的。况且也不仅仅是表面工程,包奕凡是真的下了力气要追他。

就这么黏黏糊糊大半个月,谭宗明有急事去出差。因为是临时安排,都没告诉包奕凡一声就走了。小包总又不能随随便便丢下公司去会他那个势在必得的准情郎,只好乖乖在家等着。

所以当安迪请他去酒席的时候,包奕凡几乎是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只要能提前见到谭宗明,哪怕是一刻也好,叫他去做什么他都愿意。谭宗明没开车,理所当然地多喝了点酒,连带着把包奕凡的那一份也喝了出来。但他同样滴水不漏,就算离席的时候已经站不稳,嘴上依旧什么都没给同桌的小老板透露。

安迪自己开了车,所以就只剩谭宗明是个没人管的。包奕凡借口说这么晚了折腾司机不好,抱着谭宗明的腰给他扶到了自己车上。谭宗明拼尽最后一丝理智跟剩下的人笑着说再见,车开出去就倒在了后座上。

 

谭宗明换了衣服出来的时候包奕凡已经吃好了,正翘着腿看报纸。谭宗明打量了一下他的牛仔裤和白色卫衣,十足的大学生打扮,要不是有胡子真显得他年轻了十几岁。包奕凡从报纸后面探头看他,谭宗明微微一笑,坐下来切着煎蛋吃。

“味道怎么样啊,”包奕凡慢条斯理地翻着报纸,“比起你那些厨子,是不是也不差啊?”

“还成吧,”谭宗明吃相文雅,都咽下去了之后才回答,“中规中矩,也就这样,进步空间很大。”

包奕凡收起了报纸,啧了一声倾身凑过去,趴在桌子上靠过来:“喜欢你就直说,我可以每天都给你做。”

“每天都做?怎么,你打算五点钟起床,到我家给我做早饭?”

“想什么呢,过分了啊。”包奕凡乐呵呵地摸一把谭宗明的手,“你搬到我家来,或者我到那你去。”

谭宗明哈哈大笑,一巴掌拍上包奕凡的脑袋:“德性!”



#希望大家都产包谭粮 不要让我雄霸包谭tag……

评论(40)
热度(119)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