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明诚/谭宗明】不说喜欢 11

#只想说,面对感情的时候不管多强的人都会很情绪化吧




十一

自从明诚爬上他的床之后,谭宗明就说过好几次要换秘书。放在往常,他们两个都会对这句话一笑置之,就当从没说过。但这次不一样,明诚知道他是铁了心的。

他不动声色地打理好全部事宜,上到公司的生意,下到谭宗明的私人生活。在谭宗明毫无察觉的时候,妥善地安排好了一切可能出问题的事情。然后在谭宗明毫不知前情的情况下,明镜给他打来了电话。

“谭总,听说你要换秘书?”她声音轻快,“要不要把明台换到你那去?你先用着他,再找别人也不迟。”

谭宗明苦笑着看他面前坐着的明台:“行,叫他先来做一个月试试。”

“谭哥,”明台看他挂了电话,抢先开口说道,“阿诚哥说你要换秘书,叫我来试试,我就过来了。他教了我不少,但是我还是得多跟你学学,我要是做得不好你一定要告诉我啊。”

“嘴倒是挺甜,”谭宗明无奈地拍他的脑门,“有的是要你学的。别惹安迪,小心她揍你。”

事情就算是这么定下来了,再怎么不愿意也不能改。更何况明诚离开之后谭宗明还有些小小的庆幸,还带了些终于不用被明诚影响的愉悦感。他得好好思考一下自己的心情,再做出一些决定。

只是这种愉悦感并没有保持太久。最开始的两天还有新鲜劲,一旦过去之后立刻就显现出了弊端——明诚以前实在是太优秀了。并不能说明台不好,只是一对比,就显得这个小伙子处处都不让谭宗明顺心了。

他仿佛回到了五年多以前,明诚刚入职的时候也是这样手把手地教。但明台能比他好一点,因为回去之后还可以问问阿诚他该做什么。只是谭宗明下意识地会拿他和明诚作比较——是现在的阿诚,而不是以前那个阿诚——这就会显得明台青涩无比。可谭宗明又不能真的狠下心说他就不如明诚,也是碍着明镜的面子。他只想赶快熬过这一个月,想着从哪里能再物色一个秘书。

明诚不在他这里工作,以前他经手的事情现在就都要明台来做。这回没人来给他做早餐,谭宗明就回了市郊的别墅,和明台说离得太远,就不要他折腾,自己开车上下班。

而明诚就像真的从他的生活里消失了一样。只有谭宗明在抱怨“这点事情都做不好,以前是谁负责”的时候,才会想起来他那个全能的秘书已经不在身边了。

 

礼拜六晚上谭宗明有个酒会需要出席,想着带明台去见识一下,就给小伙子打了电话,叫他晚上来接。明台高高兴兴地答应下来,问谭宗明该去哪。谭宗明想了一下,还是叫他到市区的公寓来。

倒不是怕折腾他,而是他要穿的西装都在那里。翻衣服的时候谭宗明看到了上次他借给明诚那一套,就跟着了魔似的盯着看了半天,然后拿了出来。他得庆幸明台没看过明诚穿这件衣服,不然有十张嘴都解释不清。谭宗明揉揉眉心,决心今晚不再想任何有关明诚的事情。

入了场之后明台就紧紧跟着谭宗明——是明诚叮嘱的,千万不能让他喝太多。但是和明诚不同的是他一回国就备受关注,倒是有不少人是冲着他来的。谭宗明借口他开车了不能喝酒,帮明台挡了大半。该他喝的不该他喝的,一并入了谭宗明的肚子里。明台想拦,谭宗明拍拍他的手背,示意他没有关系。

 

谭宗明喝得有点多,没等到酒会结束就扯着明台的手臂低声和他说先走,脚步虚浮地往外摸索着。明台怕他摔着,和主办方打了个招呼就去扶他,谭宗明勉强笑了笑说没事。他虽然走路摇摇晃晃,但看起来还是清醒的,就坐在后座上闭目养神。明台开了另一侧的窗给他透透气,谭宗明低声说了句谢谢。

明台是想送他上去的,但是被谭宗明拒绝了。他叫明台早点回去——方才明镜给他打了不少电话,催得有点紧。明台看他不像是神志不清的样子,就点点头目送谭宗明进了大门,开车走了。

但谭宗明的清醒只坚持到了家门口。他晃晃悠悠地进了家门,靠着大门半天才缓过神来,踢了鞋子往里走,陷在沙发里起不来。谭宗明胡乱扯了领带,甩着外套扔到一边。坐了一会儿觉得口渴,于是往沙发上一倒,黏黏糊糊地喊着明诚。他只记得喝醉就找明诚准没有错,却过了好久才想起来明诚已经走了。

谭宗明瞪着眼睛看天花板,但也知道再怎么样叫明诚,他都不会出现的,于是只能跌跌撞撞地到厨房去给自己倒水喝。走之前烧的热水就在保温壶里,谭宗明迷糊着想喝点温水,一边咳嗽一边把热水倒出来,拿着保温壶手一抖,热水就洒出来了一些,溅到了另一只手上。谭宗明一惊碰翻了水杯,刚刚倒好的水都洒在了瓷砖上。他无奈地放下保温壶,要去捡杯子,没留神踩在水上,结结实实地摔了一跤。

这一下来的突然而且狠,谭宗明半天才撑着手臂坐起来,靠着流理台下面的柜子喘着粗气。他的衬衫上全是水,湿淋淋地贴在身上,一点都不好受。玻璃杯滚到厨房门口,撞在门上发出一阵不轻的声响,像是在嘲笑谭宗明逞那些无谓的强。谭宗明捂着脸笑起来,把脸埋在双膝之间笑得发抖。

他在这一刻终于不愿意再嘴硬,也终于肯正视他一直以来闪躲的那件事情。

他根本离不开明诚。

裤子口袋里的手机震了几下。谭宗明掏出手机,发现是明台发给他的微信,告诉谭宗明自己已经到家了,还附了一张明宅客厅的照片。谭宗明瞪大了眼睛,在照片的一角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明诚。

谭宗明念叨了几遍这个名字,突然像着了魔似的急匆匆打开通话界面,手忙脚乱地输入明诚的号码。哪怕他醉到什么都不记得,这一串数字也不会记错。谭宗明颤抖着把电话举到耳边。

“谭总?”明诚的电话接得很快,有些惊诧地问他,“怎么了?这么晚找我有事?”

有事?谭宗明瞪着眼睛,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打电话。他握着手机茫然失措地看着自己的手指,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明诚没有催他,也没有挂断电话。两个人都沉默不语,但都没有挂断电话。

“阿诚……”谭宗明醉醺醺的声音传过来,他的喉结滚动几下,最终还是没说什么,“……晚安。”

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没有给明诚回话的时间。明诚听着那边的忙音,立刻就察觉了不对劲。谭宗明断不可能这么晚给他打电话只为了说一句晚安,不安在他的心里越来越膨胀。明诚坐立不安,几乎是从沙发上蹦起来,去敲明台的门。明台被他砸了起来,一脸的不解。

“阿诚哥?有事?”

“你们谭总喝多了?”明诚急切地问,“你有没有给他送回家?”

明台点点头:“有啊。但是没上去,他说他自己可以,叫我先回来。大姐在催我,我就先走了。”

明诚恨不得把他的脑袋拧下来,又觉得这样迁怒明台简直没有道理。他恨恨地一跺脚,风一样地卷了外套和车钥匙,摔门跑了出去。明镜从楼上探出头来,只看到了明诚消失在门口的衣角。

要是谭宗明出了什么事……明诚根本不敢接着想下去。他只能加快速度,飙着车赶到他家。

 

谭宗明家一片漆黑,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明诚开了灯,甩了鞋子往里跑。谭宗明被灯晃得唔了一声,正好叫住了要往卧室走的明诚。明诚赶紧折回来,看到谭宗明的那一瞬,终于没忍住红了眼眶。

他以前的上司正狼狈地坐在地上,衣服是湿的,头发散乱地耷拉下来,面色潮红。灯光太刺眼,他把头埋在双腿之间,不甚舒服地哼了几声。手机放在身侧,玻璃杯滚到了明诚的脚下。

明诚只想狠狠地甩自己几个巴掌。他一直捧在手里放在心尖尖上的人现在这么狼狈,全都是因为自己。要不是他顺了谭宗明的意思,要不是他非得选择用这种方式让谭宗明了解自己的感情,谭宗明也不至于会像现在这样。这是明诚最不喜欢、也最不希望看到的——谭宗明为了他,抛去了自己的高傲。明诚轻轻跪在谭宗明面前,恨不能把自己的心挖出来给他看。他更恨自己,明明是最想保护谭宗明的那个人,现在却成了捅进谭宗明胸膛的那把刀子。

回来得晚又不清醒,谭宗明没开空调,现在衣服湿漉漉地贴在身上,他不住地打着哆嗦。明诚脱了外套,小心翼翼地给他披上。谭宗明抖了一下,抬着头双眼迷蒙地看着他。

“阿诚?”谭宗明咧着嘴笑了,明诚从来没看他笑得这么天真过,“你来了?我不是在做梦吧。”

“不是,不是,我在呢。”明诚握着他的手,没有一点温度,“我来了。我们去卧室吧?我送你回卧室。”

“我就想倒个水,也能把水杯碰翻了。” 谭宗明抽回手,拍在身边的一滩水渍上,“真够傻的。”

明诚把谭宗明身上的大衣裹紧了,低声哄他:“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卧室吧。”

“你那个弟弟呀,真不怪我说他,”谭宗明笑着戳他的肩膀,“回去和你大姐说,简直是把他惯坏了。比起你来差远了,这也要我教那也要我教,还不准我对他发火,就跟你刚来的时候似的。”说完之后他又像觉得不妥,摇摇头,“但也不是完全不行,比你刚来的时候要好。我不能拿你现在和他比。”

“是。明台刚回来,要学的东西还很多。我不应该……”

谭宗明打断他:“你多好啊。什么都不用我多说,一个眼神就知道我要你做什么。还知道我喝醉了给我送回来,换衣服做早饭,又做司机又做秘书,我是不是得给你双份工资啊?”

他说了一长串话,靠着明诚的肩膀喘气。明诚答不上来,只能抱紧谭宗明。谭宗明摇摇头,像是在提醒自己要保持那点可怜的清醒。他推开明诚,露出一口白牙,眯起眼睛对他笑。

“你走吧,快回去。这么晚了还出来,你大姐会担心的。我喝醉了,刚才的话……你就当我没说。”

明诚蹙着眉:“我不走。我就在这,哪也不去。”

“让你看笑话了。其实我不是照顾不好我自己。但是你以前给我照顾的太好了,我都已经习惯了。我离不开你不是因为……不是因为我什么都做不好,我是喜欢有人照顾我的感觉。你明白吗?我可以照顾安迪,我可以照顾很多人,但是除了你没人那么体贴我。我只是……因为你不在而难过。”

他一边笑一边说,眼泪却慢慢流了下来:“我和你较什么劲呢?我总觉得自己没有你也不是不行,可是把你推开之后发现我就是会难过,但是……有什么用呢?阿诚,你已经走了,对不对?”

“不对,不对,”明诚一把拽过谭宗明,把他牢牢地箍在怀里。谭宗明喝多了,他却没在第一时间赶到他身边,“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对不起……我不会再走了,再也不会走了,我……”

谭宗明听着他语无伦次的道歉,把头埋在明诚的颈窝里笑了起来。他的脸冰冰凉凉,流出来的眼泪却滚烫滚烫,顺着明诚的脖颈,砸在他的心上。

 


#啊………………欢迎好好谈谈………………

评论(58)
热度(157)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