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姚滨/谭宗明】碰瓷也要按照基本法

#一篇不怎么好吃的姚谭投喂 @罗有容 





那是个真正的小孩儿。

娃娃脸,还有点没褪的婴儿肥。圆溜溜的大眼睛,惊慌失措又讨好地笑。二十出头,比自己小了一轮都多。黏黏糊糊地软软绵绵地道歉,就差没把自己挂到身上来了。谭宗明叹了口气,不着痕迹地退后一步。

“你放心,”毕竟是个小孩儿,谭宗明不想吓到他,他尽量放软口气,揉一揉姚滨睡过一晚之后蓬乱的头发,“虽然你喝多了,但我没有。我把你带回来之后你就睡了,昨晚什么都没发生。”

姚滨愣了一下,没有谭宗明想象中松了一口气的轻松神态,反而更加失落地塌下了眉毛,抓着谭宗明的手急切地追问:“怎么可能呢!你再想想,万一你也喝多了呢?我听说过,有的人喝多了是不会记得……”

“但我并没有啊。”谭宗明又叹了一口气,有些头痛,“我都不计较了,你就当没发生过不好吗?”

“当然不好了,我不能让你受委屈!我不是那样的男人!就算我比你小这么多,我也能负责的!”

谭宗明恨不得把他的脑袋撬开看看他到底在想什么:“姚滨!我再说一遍,昨晚我们什么都没发生!”

一看谭宗明真的生气了,姚滨也不敢再跟他纠结这件事,跟在谭宗明的屁股后面往餐厅走。他盯着谭宗明的腰臀,看起来确实是没事的样子。可他的屁股也不疼啊,绝对不可能是谭宗明把他上了。但早上醒来的时候两个人可是都一丝不挂地睡在一张床上,难不成真的像谭宗明说的,什么都没发生?

绝对不可能。姚滨在心里下了结论,自己和心上人睡在一张床上光成那样还什么都不做,他小姚爷又不是萎的,怎么会老老实实地抱着谭宗明睡觉?一定是谭宗明逞强,不想承认这件事情。

说不定他是害羞了?姚滨一下就笑开了花,咧着嘴跟在谭宗明身后,小跑两步贴着他的肩膀一起走。

 

但这次真的是他想多了。谭宗明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骗人,姚滨也并不是例外。

他们确实是喝酒了——姚滨小少爷的生日聚会,耍赖撒娇软磨硬泡终于请到了谭宗明。谭宗明跟安迪往一堆牛鬼蛇神一样的小年轻们中间一站,就跟自动划了个半径两米八的圈似的。安迪被曲筱绡拉着跟姑娘们说话,气氛不算嗨,但也还轻松。谭宗明那边就不同了,他最友好的表现就是跟人挤一个微笑出来,别说灌他酒,除了姚滨就没人敢故作熟悉地和他搭话——或者说,只有姚滨是曾经和他说过话的人。谭宗明不想扫了寿星的兴,姚滨没被人拉着灌酒的时候就和他聊聊天。但小姚爷躲是躲不过的,等他那群小朋友喝嗨了,也就顾不得谁还在场子里,强行打断他们眼看就要进一步的谈话,把姚滨拽走了。

这一走就一直到最后才回来,姚滨喝得直打晃,挂在谭宗明身上起不来。谭宗明推了两把推不开,又怕他真的摔倒,只好托着姚滨,叫安迪去给他开间房。结果酒店客满,谭宗明不得已只好把人架上车送回家。姚滨瘫在车上,谭宗明有些阴暗地想,他要是敢吐在自己的新车上,就让他舔干净再下车。想到一半倒给自己恶心的不行,赶紧截住这个念头,尽量把车开得平稳。

姚滨是说不出话的,谭宗明只好把人带回自己家。管家帮着他把人扶到客房,本着人道主义精神,谭宗明给他脱了衣服推上床。结果姚滨迷迷糊糊地坐起来,说自己恶心。谭宗明一把拽过他,推着人进了卫生间。姚滨抱着马桶吐了个一塌糊涂,站起来抱着谭宗明一顿蹭。谭宗明黑着脸把衣服脱了个干净甩到一边,嫌恶地踹了姚滨一脚。姚滨眨着大眼睛看他,一脸的可怜。

和醉鬼讲理是最不讲理的事。谭宗明只好叹了口气,给他推到淋浴间帮着冲了个澡,又尽心尽力地擦干净,再给带到床边——他就不该这么尽力,姚滨抱着他的腰往床上倒,力气大得惊人,坚决不肯撒手。谭宗明挣扎起来,姚滨翻身骑上来,抱着他在脖颈那里乱啃一气。谭宗明根本没有一个醉鬼力气大,怎么挣扎都不管用。姚滨软绵绵的下身在他身上蹭来蹭去,可惜喝得太醉,根本硬不起来。

姚滨极力想要证明自己的厉害,胡乱戳了一气,累得气喘吁吁。还没等谭宗明真的生气,就听到了一阵绵长的呼吸声。他被压得喘不过气,又推不开,只好艰难地带着姚滨翻个身,被他勒着睡了一晚。

 

按照谭宗明的意思,这事就算这么过去了。但姚滨回家之后真是寝食难安,脑海里都是谭宗明在他走后一个人在浴室里清理的样子,说不定还会红着脸骂他,睡觉的时候都只敢趴着。越想越激动,也越紧张。

他追谭宗明追了大半年了,明着暗着都说过,但谭宗明就是嫌他太小。姚滨要让谭宗明对自己刮目相看,最近终于有了和谭宗明合作的机会,效果也还不错,谭宗明没少夸奖他。眼看着好感度已经刷上来了,这么关键的时候竟然出了这种事。他酒后乱性就算了,谭宗明害羞不承认也算了,可他竟然就这么跑了!谭宗明现在肯定觉得他是个不负责的人,肯定要怀疑他的感情……姚滨越想越着急,几乎快要哭出来了。

谭宗明躲着,但他不能就这么跑了。姚滨在家想了两天,还是冲到了谭宗明的公司。从他们合作开始姚滨就总往这边跑,每次都不记得提前预约。时间长了谭宗明就和秘书说下次直接放他进来,因此姚滨在他的公司也算是横冲直撞都没人管的类型,现在倒是给他行了个方便。

刚过了午休时间,但谭宗明正在吃饭,看到他来了只是点点头,示意他先坐。姚滨立刻就心疼了,跟一只火箭筒似的冲了过去,坐在谭宗明对面,一脸的紧张。

“你怎么才吃饭呢?是不是加班了?工作太忙?我跟你说吃饭一定要准时,不然的话对胃不好,你……”

“好了好了,”谭宗明扣上饭盒的盖子,扯了纸巾擦嘴,“我是刚刚才吃完,你找我有事?又是合同?”

“不是。”姚滨少见地害羞了起来,“我是……那个……前天晚上,我把你睡了……”

谭宗明叹了口气:“小姚,你这孩子挺好的,但是就是太倔,怎么就是不听人说话呢?我都说了那天什么都没有发生,你还在纠结这件事做什么?再说了,就算是发生什么,吃亏的也不可能是我。”

姚滨瞪圆了眼睛:“你……你是瞧不起我?你骗人,我屁股都不疼,肯定是我把你睡了!”

谭宗明也一拍桌子,瞪圆了眼睛:“放屁,你那天晚上都没硬起来!”

安迪站在门口一脸的尴尬:“……你们先聊,等会儿我再来找你。”

谭宗明站起来去追:“安迪你听我说……”

眼看着人要跑了,姚滨赶紧蹦起来抱住他。安迪把门摔了个震天响,给里面的人牢牢地隔绝掉。谭宗明挣了两下没成功,气急败坏地回手打了下姚滨。小姚少爷不肯撒手,一脸的委屈。

“姚滨,”谭宗明好言相劝,“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算是碰瓷?”

“那我成功了吗?”姚滨眨着大眼睛看他。

简直是鬼使神差。谭宗明看着那个认真又紧张的清澈眼神,竟然脸红了起来。姚滨抱紧了谭宗明,大着胆子凑过去吻他。谭宗明没推开,磕磕绊绊地被姚滨推到了沙发上。

“谭哥,既然你不承认,那我们就再来一次……你觉得怎么样?”

谭宗明皱起了眉。他表情严肃,厉声对姚滨说:“去我休息室!”

 

终于如愿以偿睡到心上人的小姚少爷心满意足地亲亲谭宗明的脸颊。

“原来那天晚上我真的没和你睡过啊……”姚滨抱着谭宗明,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

“嗯?”谭宗明挑眉,在姚滨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着,“说什么呢。”

“我说那天你真没和我做。”姚滨摸摸被谭宗明掐红的屁股,“原来做过之后我屁股也是会疼的啊。”

谭宗明:“滚。”



END.

评论(30)
热度(107)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