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赵启平/谭宗明】春风度 4

#还是要说没有赵曲感情线,没有……不要喷角色,有话默默在心里想或者私信我都好的。





这不是赵启平第一次在谭宗明家留宿,因此还算熟悉他家的格局。谭宗明回了卧室之后他也没再待很久,收拾了酒具交给管家,回到客房发呆去了。

他企图搞清楚自己对谭宗明究竟是什么感情,但可能是酒喝得太多头脑迟钝,想来想去都是谭宗明的笑脸,越想越混乱,还不如不去思考这个。手机叮叮当当响了好几声,赵启平摸了过来,发现是谭宗明给他发了微信。小赵医生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脸红得像是快要滴血。他拍拍脸颊,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然而谭宗明并没有给他发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就是叮嘱他喝了酒快点睡觉,明天不需要早起别着急走。赵启平反反复复地看了好几遍,咀嚼着谭宗明这些话背后的意思。想得出神没及时回,谭宗明突然发了语音通话的邀请。赵启平差点把手机丢出去,清了清嗓子按下了接听。

“睡着了?”谭宗明慵懒的声音传过来,好像是翻了个身,“我怕你坐在客厅睡着了,着凉了就不好了。”

赵启平闷声笑了起来:“可是我都回卧室了,谭哥就不怕我都睡着了再被你吵起来?”

谭宗明一本正经地回答他:“年轻人,被吵起来也能接着睡,不碍事。”

“说实话,”赵启平揪着被角傻乐,转移了话题,“我还是第一次和人在同一个屋檐下还聊微信的。”

谁让家里太大呢,谭宗明又懒得出去,这当然是最好的方式。谭宗明打了呵欠,懒懒地催了赵启平去睡觉就断了通话。赵启平抱着被子滚了一圈,心满意足地睡了。

第二天一早赵启平还是比谭宗明醒来得要晚,他换好了衣服走出去的时候管家告诉他谭总已经在餐厅等着了。海鲜粥的香味飘过来,赵启平的胃配合地叫了一声。谭宗明正在喝粥,抿着嘴冲他笑。

“早啊。”谭宗明给他盛了一碗粥推过去,“等会你回家的时候给我捎到市区,我要去公司一趟。”

“周末还加班?”赵启平惊诧地瞪大了眼睛,从吃饭的间隙分出神来关心一下谭宗明的行程。

谭宗明点点头,剥了个水煮蛋放到赵启平面前的盘子里。他瞥了赵启平一眼,突然倾身过来,手指在他的嘴角一刮带下一颗米粒。谭宗明擦干净手指,抬头发现赵启平在看他,就温柔地勾了勾唇角叫他快吃。

赵启平恨不得把脸埋进碗里,心扑通扑通地跳。

 

欲望的闸门一旦被打开,从未思考过的奇怪念头就会像洪水一样难以控制地往外流。

赵启平不敢确定自己对谭宗明到底是什么感情,他只知道自己发呆的时候就会下意识地想到这个人。脑海里全是他,他说话时候温柔诚恳的语气和耐心的表情,偶尔发几条微信短信,慢条斯理又文雅地吃饭,脚踝疼得直冒冷汗还扯着笑容安慰他,喝酒的时候晃着酒杯优雅的样子,还有他细白的小腿和脚踝——满满的都是谭宗明。不去想的时候还没注意,多回想几次才猛然惊觉,原来他们已经这样熟络了。

一旦发现了对某些人的小心思,大脑就会自动搜寻着与这个人有关的一切。他的一颦一笑都能成为喜欢的理由,不论这个理由有多么细小多么荒唐。更何况谭宗明这么好,简直挑不出错来。赵启平只能想到他的好,越想越觉得他优秀,心里对他的喜欢就又多了几分。可能最初只是个模糊的想法,可研究得深了之后就真的走不出去了。等赵启平回过神来,他已经无法把谭宗明从自己的心里择出去了。

在第五次梦到自己把谭宗明扯上床压在身下之后,赵启平觉得自己大概是真的喜欢上他了。

对于这个结论,赵启平几乎是本能地表现出了惊慌。他不是不知道男人也可以对男人产生感情,只是真的轮到自己身上的时候还是会生出一些甜蜜的紧张感。他害怕谭宗明发现之后与他保持距离,却又为谭宗明不能知道这份心意而失落。谭宗明把自己的心思隐藏得太好,赵启平实在是找不出任何端倪。

 

与其考虑捉摸不透的谭宗明,不如专心把他一眼就能看透的事情处理好——曲筱绡追他追得紧,几乎是轰炸一样地联系他。赵启平无法真的拉下脸来把她骂走,不忍心,也觉得说到底她没什么错,只不过对他过于执着,因此他只能尽量地躲。但曲筱绡从来不是轻易放弃的人,想尽办法约他出来。

小姑娘鬼精鬼灵的,主意都打到了谭宗明头上。她去和安迪说晚上要请她唱K,又拜托安迪请谭宗明来。安迪只当她是要和谭宗明谈生意,因此去请了谭宗明。她很少主动提出这种要求,谭宗明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这边搞定了谭宗明,曲筱绡才去和安迪商量,叫她去和赵启平说谭宗明组了局,喊他也来。安迪这才明白过来她的鬼主意,但经不住她撒娇,只好答应了下来。

赵启平没去想为什么谭宗明会喊着他,但安迪的话不会是骗人,总之他心里想的都是谭宗明要约他出来,都没犹豫就答应了她。挂了电话之后他和曲筱绡都激动的不行,虽然是出于完全不同的理由。

结果就是到了晚上,四个人坐在包间面面相觑。赵启平一看到曲筱绡就知道了是怎么回事,脸色有些难看地坐在一边。谭宗明觉得起身就走不大好,尴尬地笑了笑叫他们年轻人自便。曲筱绡蹦跶着关了灯,只开了让人眼花缭乱的彩灯,趁乱摸了一把赵启平的手。安迪坐到谭宗明身边,低声安抚他说偶尔也帮一次忙,谭宗明笑她说终于知道为朋友考虑了。他看着那一端的两个年轻人,他们都比他年轻,俊男靓女,坐在一起看着确实养眼。但他心里却有点不是滋味。

谭宗明不是来唱歌的,开了车也不想喝酒,就坐在一边时不时地和安迪聊天,听曲筱绡唱歌。赵启平也是心不在焉的样子,手机屏幕的光映在脸上,黑漆漆的包厢里看上去特别明显。安迪被曲筱绡拽着去唱歌,赵启平扭头冲他笑,自然而然地坐了过来。谭宗明点点头,指指点歌的姑娘们的背影。

“怎么,人家都约你出来了,还玩手机?这样可不太好啊,小赵医生。”

赵启平耸耸肩:“没什么不好的,不喜欢还给她希望才叫残忍呢。”

“不喜欢她,人家约你你还出来?”

“那是因为安迪姐说是……”赵启平刚要把理由说出来,就立刻尴尬地截住了话头。要是让谭宗明知道他的真实想法,不多想就怪了。他清了清嗓子,开了瓶酒喝起来,有些颓丧地垂着头。

谭宗明没再逗他,揉了揉赵启平的头发。曲筱绡和安迪交谈了几句,安迪走了回来,拍拍赵启平的肩。

“赵医生,不去唱一首?”安迪冲他眨眼,“这都是些年轻人的歌,我可搞不来。还是你去看看吧。”

再和谭宗明聊下去,说不定就要露馅。赵启平点点头,到点歌台那边研究了一下,戳着屏幕点了首歌。曲筱绡像个小蝴蝶似的飞过来坐在谭宗明身边,一脸期待地看着赵启平。结果前奏刚响起来,她就不满地皱起了眉毛。

“这什么歌呀?”曲筱绡靠在沙发上,她还以为在赵启平至少会点一个节奏快一点的,“老年人听的吧?”

谭宗明笑了笑:“我觉得还挺好听的。”

然后他们就闭了嘴——赵启平扭头对谭宗明笑了笑,举起话筒开始唱。

“仿佛如同一场梦

  我们如此短暂的相逢

  你像一阵春风轻轻柔柔

  吹入我心中……”

谭宗明一愣。

满屋子的黑暗中只有赵启平一个人的声音,只能看清他一个人的脸——或者说,谭宗明只能看到他。灯光太暧昧,晃在赵启平的脸上。他转过脸若有若无地瞟了眼谭宗明,嘴角漩了个浅浅的梨涡。

那个微笑和目光像钩子,像刀,像一碗情丝绕,牢牢锁住了谭宗明的视线。谭宗明听到了丘比特的箭穿过他的心脏的声音,什么都好,周遭的一切他都看不到了。

倏地感到一阵身陷囹圄的窘境,谭宗明一拍脑门,苦笑着跟安迪说这下可好了。


评论(26)
热度(156)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