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赵启平/谭宗明】春风度 3

#急切地想赶紧写到表白




赵启平算是被夸大的。青年才俊,走到哪里都是焦点。上到父母长辈,下到同学朋友,说他好的人能排成长队。他习惯了被人吹捧,也习惯了被人质疑,因此听到哪一种都能在面子上做得波澜不惊。

但谭宗明这个表扬来得猝不及防且真诚自然,赵启平咧嘴,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之后立刻端起水杯喝水,企图把刚刚的笑容掩饰过去。谭宗明看他这样自己也憋不住乐,赵启平在他面前向来是那个冷静严肃的赵医生,少有这么失态的时候。他不戳穿赵启平也不替他解围,就看着小伙子难得的窘迫。

到底还是谭宗明先服软,不想让赵启平在他这吃瘪太久。谭宗明转移了个话题,跟赵启平聊他的脚踝。一涉及到自己的专业,赵启平明显地话多了起来,慢慢就放松不少。谭宗明点着头,听他侃侃而谈。

话题停了几秒,又重新转回谭宗明受伤的脚踝:“谭总以后再打球的时候得注意点,戴个护踝吧。”

“别叫谭总,怪见外的,”谭宗明摆摆手,语气诚恳,“我又不是跟你谈生意,没必要这么客气。”

赵启平犹豫了几秒,握着杯子装作不在意地笑了下:“那叫什么?谭哥?”

他到底不能像谭宗明前几个礼拜给他打电话那样亲昵地叫他宗明。赵启平没那个故意逗弄他的坏心,也觉得他们的关系还没那么好。还不如叫哥,既不会生疏又没有故意套近乎。谭宗明点点头,表示接受。

这顿饭吃得时间久了点。两个人边吃边聊,话题从跌宕的股市到医院门口嚣张的黄牛,什么方面的都有,哪个专业的都涉及。谭宗明见多识广社会资历丰厚,总能给赵启平说得直感慨。赵启平也不是毛头小子,这些年闯荡下来积攒了不少经验,和谭宗明聊起天也不觉得累。

 

谭宗明完全没有感觉时间过得那么快,谈话间隙他抬手看了看表,才发现已经十点多了。赵启平显然也注意到了谭宗明在看时间,拿过手机一看也是一愣。谭宗明端着杯子喝了口水,对他笑了笑。

“这顿饭吃得可真够久的,”谭宗明跟他开玩笑,“这还是我第一次吃这么长时间,还不带喝酒的。”

赵启平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生意上的事情他虽然不完全懂,却也明白有些事情是要在酒桌上完成的。谭宗明这么说倒让他生出点骄傲来,有一种被谭宗明承认的喜悦感。赵启平挠挠头,咧嘴一笑。

“谭哥你怎么回去?叫司机来接?这么晚了,要是不方便的话我送你回去吧。”

这个时间再折腾司机一趟确实不怎么厚道,但他家离市区太远,要是让赵启平送一次又是麻烦这小孩儿。谭宗明想了想,冲赵启平挑挑眉:“明天礼拜六,你值班吗?不值班的话今天晚上住我那吧。”

赵启平刚说了不值班,谭宗明就点点头决定按自己说的做。他站起身去结账,赵启平拎着两个人的外套先走出去,搜了谭宗明家的地址点开导航。谭宗明哼着歌上了车,看上去心情挺好的样子。

 

这么晚已经不怎么堵车了,但两个人回到家之后也是十一点多了。管家还记得这个小赵医生,但有些惊讶地看着谭宗明把人领进来。他倒是没说什么,接过赵启平手里的衣服去挂上。谭宗明推着赵启平去客房,给他找了新的毛巾和洗漱用品,就差翻一条新的内裤给他了。

“去洗个澡,”谭宗明给他指了指浴室,笑眯眯地对赵启平点头,“洗好了出来陪我喝酒。”

赵启平觉得自己的速度已经够快了,他草草地吹了下头发,半干不湿地就走了出来,可谭宗明已经在客厅等他了。他还穿着浴袍,一看就是刚刚洗过澡的样子,头发还滴着水。看到他走过来谭宗明笑着点点头,倒了点红酒给他。赵启平坐在谭宗明对面,接过谭宗明手里的酒杯,轻声道了句谢。

“我听安迪说,”谭宗明有点玩味地看着他,“她有个小邻居,最近好像追你追得很紧啊?叫什么来着?”

赵启平没想到他会问这个,差点把刚喝进去的酒喷出来:“曲……曲筱绡。谭哥怎么突然问这个……”

话音刚落的一瞬间,赵启平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联想到谭宗明和安迪坐在一起,商量着怎么把他和曲筱绡撮合在一起的画面,吓得他打了个哆嗦。这种像是推销自己家女儿的感觉是怎么回事?赵启平有些慌,仰头把谭宗明又倒给他的酒一饮而尽。谭宗明拍拍他的手背,示意他慢点喝。

“没什么特别的意思,我就问问。倒是你,就没有个喜欢的人?赵医生这么优秀还单身,不应该吧。”

“那怎么了?”赵启平不知道是喝多了给自己壮胆还是怎么样,总之他盯着谭宗明的眼睛,不受控制地脱口而出,“谭总这么优秀,不也是单身?不可能是没人追你吧?”

谭宗明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愣了一下之后哈哈大笑起来,还真没办法反驳他。赵启平也不好意思似的笑了笑,摸摸有些泛红的脸,又给自己和谭宗明倒了杯酒。谭宗明拢了拢浴袍,捏着酒杯轻轻摇晃起来。赵启平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又不好主动去问。

“你们这些年轻人,”谭宗明突然开了口,却是盯着酒杯在说话,“有喜欢的人就要去追,别想太多。”

“有个问题,”赵启平靠着沙发看他,“你和安迪姐……你们……”

谭宗明舒了口气笑起来:“喜欢过。但是不合适,不如不要在一起,大家都能给对方留下个好印象。”

这个话题有些尴尬。赵启平不知道该说什么,在脑海里努力思考着安慰谭宗明的话。他没开口,谭宗明也就默默喝酒,但看上去不是被戳到痛处的难过样子。赵启平清了清嗓子。

“安迪姐说你是个挺好的朋友,”赵启平摸摸鼻子,“就是……很可靠,挺值得交的。”

谭宗明把空酒杯放在茶几上,抿着嘴冲他乐:“是啊,但是我做情人同样很可靠的。”

他没去管差点把酒喷出来的赵启平,揉乱了小伙子的头发之后就站起身回了卧室,还叮嘱他也早点睡。赵启平红着脸看谭宗明晃悠回卧室,视线在他裸露的小腿和脚踝上来回巡视。直到谭宗明拐了个弯消失在视线里,他才如梦初醒似的回过神来。

……我喝多了吧。

赵启平捂着发烫的脸颊,心里暗叫不好。



评论(25)
热度(136)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