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水仙乱炖】一言不合就打麻将

#蟒兔,谭李,荣东,在谭总公园打麻将的故事。全是对话

#我有病。




谭宗明也不知道好好的假期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当然不是他的假期,作为一个霸道总裁,想上班就上班,不想上班就跟李川奇一起上班,哪有什么休不休假的说法。这次是李川奇的假期,作为一个尽心尽力的人民公仆,借着生病的机会休息了一个星期。在和谭宗明在床上荒淫无度了三天之后李川奇扶着腰痛定思痛,觉得坚决不能这样了。

可是又不能进行什么运动,腰腿酸软的李市长突发奇想,决定打麻将。谭总在床下向来听他的,给明楼打了个电话问他要不要组局。李川奇也联系了靳东,都收到了肯定的答复。

原本以为四个人凑够一桌就可以了,没想到这两个人都是带家属来的。一郎是被明楼哄来的,说带他去公园散散心——他也没说错,谭宗明那个别墅,谁看了都觉得就跟公园一样。而荣石则是逼着靳东带他去的,坚决不答应靳东一个人去见一堆男人。靳东无奈,只好答应了他的要求。

六人打麻将,这就很尴尬了。谭宗明自觉地退下来,把牌局交给领导。一郎不会打,就坐在明楼身后。

 

六个人在风景秀丽空气清新鸟语花香的后院打麻将。

“我也上听了。”靳东眨眨眼,环视了一圈之后带了点得意地说道。

欠揍,实在是太欠揍了。除了荣石所有人都这么觉得,但都碍于荣石在场而不敢出手揍他。其实也不是不敢,而是因为比起靳东来他们更想教训一下荣石。这家伙不停地和靳东进行眼神交流,仗着自己坐在他的上家努力地给靳东点炮,靳东坐庄之后就再没下来过,这个时候看谁都是那副藏不住的得意。

李川奇有些沉不住气,皱着眉研究牌局。谭宗明给他揉着腰,小声地安慰他。

“不要紧,不就是个玩嘛,”他凑过去跟李川奇咬耳朵,“你尽管输,我有的是钱给你输。”

话是这么说,谭宗明的心也在滴血。他正跟荣石有个合作项目,要不是为了尽快把这单生意谈下来,他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两口子在自己眼皮底下欺负自己媳妇。

“打这个。”谭宗明一脸肯定地说,“就这个,这次绝对没问题,你相信我。”

李川奇不怎么愿意:“我不想听你的,总是听你的,我已经输了好几把了。”

谭宗明嗤之以鼻:“你就是输一整天我也有钱。”说完拿起那张牌扔了出去,“五条,我们上听……”

“我胡了,”荣石把牌一推,“我胡五条,真是谢谢李市长。”

靳东皱了皱鼻子,小声抱怨:“明明说好了让我赢的。”

明楼冷冷一笑:“你赢他赢有区别吗?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收敛一点,一直放水还让不让人玩了?谭宗明你也是,他们两个赢了你这么多钱你就不心疼?”

“哎呀,都是玩,明局长看开点,”谭宗明点了颗烟,在李川奇的注视下故作从容地默默熄掉,“再说了,我正在和荣总裁合作呢,现在叫他拿走一些又没什么所谓,反正早晚会讨回来的。”

 

气氛凝重。

靳东不知道赢了多少局了,连打麻将的兴趣都没有了,懒洋洋地给荣石使眼色。李川奇皱着眉急于翻盘,连谭宗明抽起了烟他都没心思去管。明楼也没有什么好脸色,但他比起李川奇还好一些,没有太狼狈。

“我也想玩。”在下一轮开始的时候,一郎突然细声细气地说道。

明楼怕他挨欺负,但又觉得这是无谓的担心,大不了就是个输,有自己支招总不至于比李川奇难看。于是他们两个调换了位置,由明楼坐镇后方。李川奇一看换了个弱鸡,不禁喜形于色。

他也就喜形于色了那么一会会。

刚刚摸完牌,明楼就欣喜若狂地把牌一推:“胡了,真是不好意思。”

一郎一脸茫然地看着他,显然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不用他知道,那些老手明白怎么回事就行了。靳东摸了摸鼻子,暗自感叹一句新手的手气就是好。荣石意义不明地点了点头,和靳东的想法一样。

但这新手的手气真的是太好了,连庄的就变成了看起来没什么脾气的一郎。而且打麻将一回生二回熟,多来上几局都不需要明楼给他支招。靳东和荣石之前赢得多,这个时候只是有些紧张,但李川奇就不同了,眉头紧锁,坚决拒绝谭宗明给他出的主意。谭宗明好言相劝他只当没听到,被催得烦了就回头瞪一眼。

“谭总的生活很是水深火热嘛,”明楼也点了一支烟,微微一笑,“这几天没少惹李市长生气?”

“我好像又胡了,”一郎拽了拽明楼的袖子,“你看是不是?”

明楼探头一看,脸上露出了好看的笑容:“对,打这张我们就胡了。”

谭宗明赶紧出面主持大局:“不打了,这都十二点半了,我叫厨师做了饭,咱们一起吃点。”

 

一言不合就斗地主。

谭宗明叼着烟,眉头紧锁地观察着对面明楼和荣石的表情。明楼也是一样的面色凝重,但荣石还是常年挂着的那个没有表情的表情,不过他抖动的双腿出卖了他挣扎的内心。

李川奇过来凑热闹,谭宗明赶紧把烟掐了,让李市长帮着出主意。李川奇急于挽回自己在麻将桌上的形象,皱着眉给他分析。三个人各怀鬼胎地相互打量,连同伙的明楼和谭宗明都开始怀疑对方是不是间谍。李川奇被他们三个的气氛感染,不由得也是表情凝重起来。靳东有些无语地推了推荣石的肩膀。

“你们三个这是干什么呢?打个牌搞得像谍战一样。”

“你不懂,”荣石冷硬地吐出几个字,“男人的尊严。”

靳东一巴掌拍在他的头顶:“说什么呐,我不是男的?”

李川奇趁他走神的功夫赶紧把牌一扔:“我们这边出完了!”

这回护短的成了靳东,他赶紧摆手:“不玩了不玩了,这我们家小石头不擅长。”

短暂的沉默。

“要不……”一郎坐在明楼身边,犹犹豫豫地说,“我们接着去打麻将?”


评论(40)
热度(108)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