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杜见锋/谭宗明】睡了你就负责吧 续

#霸道军阀爱上我




谭宗明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栽在一个处男手里——他和杜见锋莫名其妙地就开始了一段炮友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一半是杜见锋逼迫的,还有一半纯是谭宗明自己愿意。

怎么说也是当兵出身的,杜见锋的性子里多少带了点说一不二,有时候懒得和谭宗明讲道理,直接身体力行地让他明白随便玩一夜情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谭宗明见识过他那些兄弟们的架势,再也不敢睡过了就跑,也是一副有苦说不出的样子。但话又说回来,杜见锋虽然没经验,却总能歪打正着地找到谭宗明的敏感点,让两个人都爽得不行。谭宗明从没试过处于下位,这回反而食髓知味,竟有些欲罢不能。


这次真的干了个爽


杜见锋扛着人洗了个澡,又把谭宗明扛了回来。谭宗明不止一次说过他这种扛麻袋一样的动作并不会让人舒服,但杜见锋记不住,下意识地就会把谭宗明扔到肩膀上。

公司那边突然有了点事情,谭宗明趴在床上看着pad,杜见锋就靠着床头抽烟,有一搭没一搭地摸着谭宗明的后背。谭宗明被他摸得烦了,抬起头瞪了他一眼。他的眼角还泛着红,杜见锋一愣,烟烧到手指才一个哆嗦回过神来。谭宗明那边刚收了线,手机往边上一扔就缩回到了被子里。杜见锋也跟着蹭过去,把谭宗明牢牢抱在怀里。谭宗明没意义地哼了声,咬一口杜见锋的下巴。

“我发现你闲得很,你们军队还能随随便便就出来?”

“瞧你这话说的,我是当兵的,又不是坐牢的。”杜见锋蹭着他的颈窝,“再说了,我现在休假呢。”

谭宗明一巴掌糊在他的脸上:“休假了就来找我?你没别的事可以做?”

“有啊,”杜见锋一脸无辜地看着谭宗明,“可是我就是想和你待在一起,干什么要找别的事做?”

他的表情真诚,不掺一丝假。纵使谭宗明见惯了风月场上走心或敷衍的情话,这个时候被杜见锋瞪着眼睛盯着,还是免不得心跳如擂鼓,从脖颈一路红到耳根。杜见锋要是稍微坏一点,对他耍耍手段,谭宗明都能游刃有余地应付。偏偏这人耿直得不行,有什么说什么,谭宗明就是没办法拒绝这样的直来直往。他对杜见锋耍流氓,杜见锋这种从军营出来的流氓手段能甩他一条街;让谭宗明对他耿直一点,他也比不过杜见锋这种从不藏着掖着的人。他感情得意这么多年,第一次遇到这样棘手的问题。

杜见锋见他发呆,凑过来要谭宗明的耳朵。谭宗明被他啃得要上不上的难受,推了推杜见锋。他盯着那个人的脸,脑子里突然蹦出一个念头。

——我该不会是喜欢他吧。

他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推了杜见锋一把。杜见锋一脸茫然,不懂他这又是怎么了。

 

有些事一旦被意识到了,哪怕只是个苗头,都会迅速地长成参天大树。

最开始只是“以为”,等到谭宗明真的发现他闲下来的时候都会想起杜见锋,这件事就不怎么好玩了。他从不觉得自己是个痴情的人,也是个会玩的,但却没出现过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过,他曾经对安迪有这样的感情,只是后来做了朋友,慢慢感觉就淡了下去。这次对杜见锋纯属意外,他原本想着过几天就会好,只是闲得无聊罢了,没想到几天不见,只会让他越来越心慌,满心都是那个带点匪气的军官。

这样可不好,这样绝对不行。谭宗明又一次在上班时间走神,被安迪的询问拉回来之后狠狠地在心里责备了自己这种行为。他想起来上礼拜的一个晚上杜见锋和他风流之后叼着他的耳朵含含糊糊地说自己要出差一个星期,算算日子大概是明天才会回来,今天晚上还是空着的。谭宗明的坏心思止不住地往外冒,就想着今晚要去夜店风流一下,把杜见锋忘了才好。

他故意回家换了身简单的衣服,一件白T一条休闲裤,车都没敢开太高调的,挑了辆最不显山露水的,去了他平时猎艳会选择的那家酒吧。打从认识杜见锋之后他还真没来过这里,刚在吧台坐下就有几个小妖精围了上来,流水似的没断过。原本是想来玩一玩放松一下的,谭宗明却突然没了精神。

要是在这个时候还想着杜见锋未免就太没出息了,可他就是无法把这人从脑海里赶出去。谭宗明强打起精神和坐过来的小男孩调笑,就着他的手喝了两杯酒。他不是没来过这种地方,今天却觉得不对劲。

这边的谭宗明正心不在焉地搂着人喝酒,就听门口一阵骚动。舞池里的男男女女都惊慌失措地跑开,谭宗明皱着眉,心想出来玩也能赶上这么个日子,就有些不悦地回头看了看。

看到杜见锋的那一刻谭宗明的心里竟然先是有些欣喜,然后才是一愣,不知道这人什么时候回来的。他几乎是用最快的速度撒开了手,转念一想就跟为了壮胆似的重新搂了回去,理直气壮地看着杜见锋。

他是不害怕,不代表别人也是一样的淡定。小男孩都吓傻了,看着杜见锋和他身后气势汹汹的几十号穿军装的人,哆哆嗦嗦地推开谭宗明跑到了后边。谭宗明在心里骂了一句怂蛋,端着空酒杯看着杜见锋,在人走到面前的时候气定神闲地把杯子举到嘴边,又强行掩饰住尴尬地放了回去。

“你有事?”谭宗明扯了个难看的笑容,“杜旅长也来玩?”

杜见锋竟然笑了起来:“是啊,老子今天就是来找你玩的。”


玩什么你们也是知道的


杜见锋这人其实挺好的。

谭宗明看着给自己清理的杜见锋,心里竟然生出点柔软的情绪来。这人明明刚把他折腾得不行,这时候却小心翼翼地处理着他留下的东西,一脸的认真和紧张。谭宗明时不时指导他两句,憋住想笑和揉他头发的冲动,故作严肃地训斥着杜见锋。刚才还一脸我有理我厉害的人现在倒是乖顺的很。

“……所以,你说你今天是不是做错了?”

“这我可没有,”杜见锋理直气壮,“是你做错了,你趁我不在和别人贴那么近,还找别人喝酒!”

“那你干什么带那么多人来?”谭宗明强行转移话题,一想到杜见锋第一次来找他的阵仗就直叹气。

杜见锋也跟着叹气:“这又不是我决定的,都是我那帮兄弟们自己要来的。他们说我……就,做处男这么久,好不容易找个媳妇……怎么也得来看看嫂子。要不是我有个兄弟看到你了,我都不知道你在那里!”

“谁是你媳妇?”谭宗明这次没跟他开玩笑,口气严肃,“杜见锋我告诉你,我是男的。”

“老子也没拿你当女的!”杜见锋也有些急,“要是女的还容易了,睡了你怎么不也得娶你啊!”

谭宗明张了张嘴没想出反驳的话,瞅着杜见锋干瞪眼。两个人对视了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都觉得有些尴尬。谭宗明清了清嗓子,脑子里转得飞快,又一次生硬地转移了话题。

“你就这么带枪出来,被人知道了是要挨罚的吧?”

“挨罚就挨罚,我无所谓,连媳……连男朋友都要丢了,老子管不了那么多,想罚就罚吧。”

谭宗明哭笑不得:“怎么说话呢,饭碗都要丢了?我可不会养一个没有工作的,你别做梦了。”

“那,”杜见锋的眼神亮晶晶的,“老子现在有工作,挣得也不少,每个月又没什么用钱的地方,我工资都可以给你。虽然比你挣得是少了点,可是我能把我的都给你啊,啊不,都给你好像还是不行,我就……”

“你确实只是‘少了点’?”谭宗明含笑打断他,“恕我直言吧杜长官,你那点小钱我真看不上。”

“但是,”谭宗明在他开口反驳之前又轻轻慢慢地补了一句,“看不上你的工资,不代表看不上你这人。”

这样有什么不好呢,他想。

杜见锋惊喜的表情太好看了,眼睛亮亮的,好像下一秒就要把他闪瞎似的。他抱着谭宗明有些语无伦次,只剩下傻笑的份。谭宗明迷迷糊糊地想没经验就没经验吧,他也没什么谈恋爱的经验,谁说就不能两个人在一起成长的呢。

毕竟睡了一次,就得负责一辈子啊。




#我对小处男太好了吧我的天,两块肉啊

评论(34)
热度(188)
  1. 魔鬼契约蒜哥儿 转载了此文字
  2. 魔鬼契约蒜哥儿 转载了此文字
  3. 草心寸夕堂蒜哥儿 转载了此文字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