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陈亦度/谭宗明】礼物

#来来来419吃块肉!一个来自 @月影西斜  太太的梗




谭宗明是个浪漫的人,玩得开,真要是喜欢上一个人,能变着花样地给他惊喜。这一点陈亦度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他不像谭宗明那样善于表达,所以大多是谭宗明来撩拨他。尤其是谭宗明特别善于抓住他的心,就好像知道他心里想什么一样,总是能准准地把握好陈亦度的喜好,不让惊喜变成惊吓。

陈亦度虽然不说,但心里受用得很。他也弯弯曲曲地表达过自己也想给谭宗明一点惊喜,但谭宗明只是笑着亲他,敷衍地摆摆手。也不是说他不相信陈亦度——虽然他确实觉得陈亦度搞不出什么花样来——主要是觉得自己这个年纪没必要非得和小年轻们一起赶时髦。陈亦度就不再纠结,安心在床上把人伺候好。

所以陈亦度对他们在一起之后自己过的第一个生日就有了特别的期待。平时就够会玩的了,不知道这次谭宗明还能搞出什么花样。那个人神神秘秘不肯透露,陈亦度也咬紧牙关坚决不问,一副你不说我就高冷到底完全不好奇的样子。只是越到日子陈亦度就越紧张,紧张中还带了点兴奋和期待。

但是老话讲,期望越高,失望就越大。

 

其实最开始谭宗明是真的精心准备了的。光是在脑海里想象一下他家那个大总裁惊喜又不想表达、只是抿着嘴漩出两个梨涡的表情,还有笑着把他紧紧抱在怀里的样子,谭宗明都坐不住,只希望这一天快点到来。他不是沉不住气的人,却也难得表现了出来,给陈亦度发现了一点端倪。好在他的套路多,陈亦度靠猜是猜不到的,反而给陈亦度撩拨得心痒。两个人就这么同时期待着,却表现得毫不在意。

结果快要到这一天的时候谭宗明的事情反而多了起来,不是出差一周就是忙得直接睡在公司,小半个月没有和陈亦度好好待一天。陈亦度看他忙成这样不好意思闹脾气,也太心疼谭宗明,可谭宗明又不是小姑娘,比起谈恋爱来他得专注于工作,这一点陈亦度表示理解。他只能默默期待一下谭宗明要给他的生日惊喜,有什么不开心都在那一天讨回来好了。谭宗明心里对他有点愧疚,但不可能说丢下工作就全交给安迪,自己去哄陈亦度。反正有机会补偿,就在陈亦度过生日的时候一并补给他好了。

谭宗明倒是没有记错日子,可他把日子过混了。陈亦度生日的前一晚他就以为还有两天,看着桌上处理得差不多的文件,咬咬牙决定加个班,把那天空出来陪着陈亦度。陈总在家等到后半夜也不见他回来,迷迷糊糊地给谭宗明打电话,却发现人手机关机。陈亦度恨不得把后槽牙都咬碎了,要是这种惊喜的话,这次谭宗明做得可不怎么好。他只能蒙着被子睡觉,希望第二天一早谭宗明能回来解释一下。

当然没出现他希望那种情况。谭宗明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凑合一晚,第二天早上起来在休息室冲了个澡就接着给他的工作收尾。他看了看文件的厚度,想着今天下午怎么也能做完,还能提前回家陪着小孩儿,明天他的生日可不能出差错。谭宗明给手机充上电,接着埋头于他的生意。

陈亦度心里有事,怎么也睡不踏实,在床上翻来覆去到十点钟也没把他家老妖精盼回来。陈亦度沉着脸,又一次拨通了谭宗明的电话。这次终于不是关机,那边过了半天才接起来。

“亦度?”谭宗明的声音里透着点宠溺,“怎么,想我了?”

……他还好意思说!陈亦度气得差点把手机扔出去,他清了清嗓子,努力让自己听起来不那么生气。

“你干嘛呢。”

谭宗明好像是开了免提,那边窸窸窣窣半天才听人回答他:“工作呢,别闹。等我忙完了回去陪你。”

过年时候放的烟花有多绚烂,陈亦度的内心就有多爆炸。

敢情这么期待的就只有他一个!陈亦度没再说话,直接挂断了电话,躺在床上生闷气。他以为谭宗明之前表现得那么兴奋是有什么好事,现在想想说不定就是为了他那桩生意。他一个人跟傻子似的在那又紧张又激动,结果对方完全没当回事,还好意思说自己在忙工作!陈亦度越想越生气,越生气就越觉得不能这么轻易放过谭宗明。他动作麻利地起了床,穿好衣服直奔谭宗明的公司去了。

 

谭宗明被突然挂了电话,心里也有些犯嘀咕,不知道陈亦度懂事听话了这么多天怎么突然就跟他发了脾气。但他手上的活马上就要做完,想着回家好好哄一哄也来得及,也就没再计较陈亦度的反常。

这一份文件终于搞定之后前台的电话打了进来,支支吾吾地问他现在是否方便。谭宗明翻了翻日历,发现今天没有什么预约,随口说了句不方便。那边没挂断,几秒钟之后重新有了声音。陈亦度冷冷一笑,说你就算不方便我现在也要见你。说完之后收了线,独留电话那端的谭宗明看着日期发怔。

他就该知道陈亦度这么反常完全是因为自己这边出了差错。谭宗明用最快的速度把文件收拾好,拿出去交给秘书。他正跟秘书吩咐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还没来得及请假,抬头就看到陈亦度大步走过来。谭宗明比了个手势叫秘书先回去,往前迎了陈亦度几步。陈亦度一手提着蛋糕,看都没看他一眼,揪着谭宗明的领子就给人带进了办公室。门摔得震天响,把想看热闹的人都吓了回去。

谭宗明被他揪得喘不过气,陈亦度把他掼到沙发上的时候他才顺过来,扯了领带扔到一边。陈亦度把蛋糕放到桌上——谭宗明忘了日子,可蛋糕店没有,还是凌晨的时候给送到家里来的。谭宗明心虚,知道这次多半是得花大力气才能哄好,他拍拍身边的位置,让陈亦度坐过来。

陈亦度看了他一会儿,长腿一迈走过来,把谭宗明压在沙发上吻了上去。他的动作稍嫌粗暴,谭宗明猜他是心里有气,给陈亦度顺着后背,乖巧地勾着他的脖颈。陈亦度像要吃了他一样用力地吮吸着谭宗明的舌尖,直把人亲得腿脚发软才罢休。谭宗明气喘吁吁,舔了舔唇上的水光,抬眼看陈亦度。

“对不起,”谭宗明压着陈亦度的头往下,唇齿相贴轻声呢喃,“我没忘,我只是记错今天的日期……”

“那不也还是忘了?”陈亦度没打算让他蒙混过关,咄咄逼人地质问,“你就不知道看一眼手机?”

谭宗明哭笑不得地摸一把他的脑袋:“我不是太忙了吗?本来想赶紧忙过这一阵好好陪你一天的。”

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晚了,只能尽可能地让陈亦度的怒火快些平息。谭宗明的嘴唇一张一合说些安慰的话,陈亦度却一句都没听进去。他现在只想让这个人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谭宗明看人不说话还松开了手,以为陈亦度这是想通了,心里还有些愧疚。但陈亦度的懂事又让他松了口气,他坐起来揉着手腕,笑着看向陈亦度。大总裁若有所思地看了看他,也勾了一个好看的笑容。他拿过蛋糕盒子放在茶几上,拆了包装之后推给谭宗明。谭宗明用手刮了一块奶油送进嘴里,冲他笑。

“味道不错,”他看着又坐回来的陈亦度,“你不吃点?这可是买给你的。”

陈亦度看了看蛋糕上写着的生日快乐几个字,也微笑了一笑:“当然要吃,谭总的心意怎么能浪费呢。”


陈总的生日都敢忘,老谭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陈亦度结结实实地折腾了谭宗明一个下午,累了就歇一会,有力气了再接着干。到最后谭宗明哭都哭不出来,哑着嗓子叫他停下。陈亦度看他可怜兮兮的样子又不忍心,抱着谭宗明去洗了个澡,倒在休息室那张大床上不愿意起来。

谭宗明闭着眼睛,缓了好久才觉得又能活了。陈亦度的手还在他的胸口画圈——被他啃得不像样子,简直没眼看。谭宗明把他的手拍掉,搂着陈亦度的腰钻进他怀里。

“生日快乐。”

在快要睡过去之前,谭宗明强打起精神亲亲陈亦度,说出那句被他忘到脑后去的祝福。本来这个生日不该这么过的,谭宗明有些懊恼,他期待了那么久,偏偏到最后栽在了自己手里。除了蛋糕和他自己,别的都没用上。

陈亦度啄着他的唇角:“睡吧,等你醒了再说。”

虽然不尽如人意,但也是个让人印象深刻的生日。反正只要和他在一起——陈亦度收紧手臂抱着怀里的人,只要和他在一起,别的一切都无所谓。


评论(55)
热度(181)
  1. 魔鬼契约蒜哥儿 转载了此文字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