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谭宗明/程皓】无药可救 4

#我看我们老谭就是那种谈了恋爱马上变流氓的人





一顿饭吃得兵荒马乱,酒精在紧张的刺激下早就挥发得无影无踪了。

吃过饭,程皓还想窜到前台去结账,结果谭宗明一把拽住他的手腕把他拉回来,程皓没防备,脚下打滑摔在了谭宗明怀里。谭宗明面不改色地把程皓扶起来,从容不迫地穿好外套拿着包先走了出去。程皓缩着脖子老老实实地跟在谭宗明身后,看他去前台结账。刷卡的时候谭宗明扭头看了一眼程皓,笑了一下。

程皓就又脸红了。

“回酒店吗?”在门口等司机的时候,谭宗明揉了揉程皓的头发,帮他整理一下衣领,“我送你。”

程皓吃不准这个人怎么态度反差这么大,看来谈恋爱真就是一句话的事儿。从来没谈过恋爱的程皓本来还有点羞涩,但一想到现在谭宗明怎么说也是他正牌男友,不管是怎么来的,反正身份是确定的,他就又觉得有了底气。有底气的程医生顿时昂首挺胸,气势汹汹地点了点头,对谭宗明的提议表示赞成。

送归送,按照程皓的那个想法,送到楼下就可以了,在车里脸红心跳地说句再见他就能回房间开心裸奔了,总之绝对不至于让谭宗明把他送到房间门口。程皓哆哆嗦嗦地摸着房卡,谭宗明就靠在墙上刷手机,一点催促他的样子都没有。程皓又羞又急,一着急就什么都找不出来,恨不能当场脱了衣服看看房卡到底藏在哪了。谭宗明叹了口气,直起身子靠近程皓,一边盯着他的眼睛一边从程皓的裤子口袋里掏了卡出来。

“至于吗?这么紧张?”

程皓梗着脖子:“哪里紧张了?我就是还没摸到这个地方!”

谭宗明没打算跟他抬杠,刷了卡就直接进门了。程皓跟着他,关了门之后就靠着门板,警惕地看着谭宗明。谭老板瞟了他一眼,好整以暇地在沙发上稳稳地坐了下来。

“你……”程皓脸都憋红了,细声细气地问了一句,“你今天住……住这吗?不、不回家吗?”

谭宗明玩着自己的手表,看都没看程皓一眼:“怎么?刚刚表白的时候还挺有气势的,现在呢?”

“我、我不是怂!”程皓抬头望着天花板,“哥们儿这是、这是想和你慢慢来!慢慢来不行吗!”

他的话说得太没有气势,谭宗明都懒得反驳他。他拍拍身边的沙发,示意程皓过来。程医生深呼吸好半天才做好心理建设,才同手同脚地走到了谭宗明身边,十分僵硬地坐了下来。

“好好聊聊吧,”等到欣赏够了程皓的窘态,谭宗明终于善心大发,严肃正经地说,“虽然我答应跟你谈恋爱了,但是有些事情我们要提前说好。”

程皓也正襟危坐:“成成成,你说,咱都好商量。”

谭宗明被他这个样子逗笑了:“你也不用太紧张。这样吧,我们先在一起试试。就三个月吧,如果过了三个月觉得对方还合适,就考虑之后的事情。如果不合适的话,那我也没办法了。”

“行行行行行!”程皓点头点得跟拨浪鼓似的,“您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这人真特随和你知道吧。”

谭宗明勾了勾嘴角:“当然,这期间如果你觉得实在坚持不下去,随时可以叫停。”

还没等程皓回答,谭宗明就站了起来。程皓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也跟着站了起来。谭宗明拿起自己的包,转过身来面对着程皓。程皓下意识地站直了身体,呆呆地看着谭宗明。

“我先回去了,你早点睡。”

他凑近了一点,贴着程皓的耳朵,低声道:

“至于这三个月,我会做到一个男朋友该做的。”

程皓茫然地捂着被谭宗明亲过的嘴,直到目送谭宗明出了门,才想起来害羞。

 

“我操!”午休时间,张铭阳激动地差点摔了盒饭,“你他妈这进展也忒快了吧!”

拜谭宗明的吻所赐,程皓一晚都翻来覆去睡不着,捱到天亮才闭眼。张铭阳已经工作了一个上午,而远在上海的程医生才刚刚睁眼。他乖乖地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地都讲给了张铭阳,然后就躺在床上装死。张铭阳噼里啪啦地说了一长串,他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哎,牛逼啊,成功人士就是牛逼。”最后,张铭阳总结道,“思路都跟咱正常人不一样哈。”

程皓小声地辩解了一句:“你对象才不正常呢,你骂我男朋友干什么?”

张铭阳痛心疾首:“这就开始给别人说话了?哎不是我说皓皓,哥是让你抓紧,也没想到你这进度这么快啊?前脚刚到上海,这第二天就把人拿下了?”

“不是第二天,”程皓插嘴,“是当天晚上。”

张铭阳还能说什么呢,只好叹了口气:“我还真没想到这个——”

 

“老谭原来也有这么冲动的时候?”

谭宗明靠在老板椅上,没打算反驳:“是冲动了点。”

安迪笑了起来:“怎么?现在后悔了?”

“也不至于后悔,”谭宗明想抽烟,看了看安迪还是把打火机丢了回去,“不是后悔,就是觉得速度太快了。他这小孩儿蛮好玩的,我也不讨厌。但就是……虽然有趣,可也不知道是不是喜欢。”

“你都这个年纪了,可不是能拿感情开玩笑的时候了。”

“这倒无所谓。反正没有什么更心仪的对象,先试试看也不是什么坏事。”

他是真心实意地这么觉得。跟程皓试试看,不算是一个糟糕的主意。不成功就把这个人从生活中拉黑,也是断了他的念想。若是能成功,那也不失为一个好机会。谭宗明向来潇洒,也不会过多地考虑别人对他的看法。到了他这个层次,评价都是身外之物,自己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总之,”安迪摊摊手,“祝你这次做的选择是正确的。”

 

快下班的时候,谭宗明给程皓拨了一个电话。

看了一下午电视剧的程医生看到来电显示,手一抖差点把手机扔出去。他小心翼翼地虔诚地捧着手机,按下了绿色的通话键。

“喂?谭总?”

“在干嘛?”谭宗明低沉的声音传过来,“别叫我谭总了。”

“哦。”程皓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也不管谭宗明能不能看到,“看、看电视呢。”

谭宗明合上文件夹:“收拾一下吧,我等下去接你,带你去吃晚饭。”

“好嘞!”一听到吃饭,程皓乐颠颠地蹦起来去翻衣服,“你快到了给我打电话啊,我下去等你。”

“好。对了,还有一个事情。”

“嗯?啥事儿啊?”

“今晚,”程皓发誓他绝对听到谭宗明笑了,“要不要住我家?”


TBC.

#程皓:拒绝

评论(13)
热度(91)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