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谭宗明/程皓】家里催婚怎么办

礼拜天早上八点,程皓就接到了他爹打给他的电话。

“儿子,”程洪斗在电话那头中气十足地命令道,“晚上来家里吃饭,今儿咱吃火锅,必须回来!”

程皓又把自己摔回到了枕头里,有气无力地哼哼:“爸,我没在北京,我在上海见客户呢……”

他的客户听到动静之后笑了笑,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来在程皓光裸的脊背上轻轻摩挲着,然后又慢慢向下滑,滑到程皓挺翘的臀上轻轻拍了一下。程皓小声骂了一句你大爷,扯着被子滚到床边去。谭宗明也没追过去,就安安稳稳地躺在原地,瞄了程皓一眼,恰到好处地打了个喷嚏。程皓赶紧滚回来,把谭宗明牢牢地裹进被子里。谭宗明顺势搂着他的腰不让他走,程皓开了免提,把手机扔在谭宗明身上。

“……我不管,”程洪斗不知道程皓边上还有个人,他数落了程皓一通之后下达命令,“反正你必须回来!上海到北京,飞过来不是挺快的吗,我们等你开饭,五点之前到家,行了就这样了啊!”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程皓长长地哀叹了一声,恨恨地捶着谭宗明身边的枕头。谭宗明捞起他的手亲了一口,把头埋进程皓的颈窝里蹭来蹭去。程皓有点痒,想往后躲,被谭宗明牢牢地按在了床上。

“别闹别闹!”程皓的脸都红成煮熟的虾了,“没听我爸说嘛,我今儿晚上六点前我得回北京呢。”

谭宗明翻了个身,拿过自己的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程皓黏糊过来粘在谭宗明身上,听他跟人讲电话。

“帮我定两张机票,十二点左右的,飞北京,今天。”谭宗明搂着程皓,“身份证号我短信发给你。”

程皓呆呆地看着他:“两张啊?”

谭宗明放下手机,低头去啄程皓的嘴:“怎么?不能带上我?我去见我岳父,你有意见吗?”

脸红心跳的程医生立刻屈服于黑恶势力:“不敢,没有,您说啥就是啥。”

 

谭宗明是一定要回上海的,他第二天还要上班。程皓想黏着他男朋友,所以就也跟着谭宗明订了当天返程的票。两个人都没什么行李要收拾,程皓背了个双肩包,跟谭宗明说这是他最轻装上阵的一次旅行了。谭宗明在心里叹了口气,心想这是去旅行还是去打仗还不一定呢。要面对程洪斗,他心里还是有些忐忑。

“你别担心,”飞机上,程皓看穿了他的担心,趴在他耳边小声说,“我爸要是打你的话我会保护你的。”

“我俩才刚和好,他不敢打我。”程皓怕谭宗明误会,赶紧又补了一句,“他要打的话只能去打你。”

谭宗明笑了笑:“那还要感谢程医生保护我了。”

程皓美滋滋地窝在谭宗明身边,手指在毯子下面一点一点地往谭宗明的方向挪。谭宗明平静地盯着电脑,处理他的报表,趁程皓不注意突然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程皓一愣,张望着周围,发现大家都睡了,就慢慢地凑过来,突然吧唧一口亲在了谭宗明脸上。空姐正好在这个时候掀开帘子走进来,跟程皓对视了两秒,两个人脸都红了。程皓一把拽过毯子蒙在头上装死,谭宗明很没品地笑了起来。

“好了好了,”等空姐走了,谭宗明把靠在窗边的大卷饼搂了过来,“现在没有人看你了。别害羞嘛。”

大卷饼没有反应,谭宗明怕他闷死,硬是把毯子掀开了一个角。程皓不肯动,谭宗明乐了,也钻到毯子下面,捏着程皓的下巴亲了他一口。程医生喜笑颜开,终于把头探出来呼吸新鲜空气了。

飞机两点不到就落在了首都机场,两个人都没有托运的行李,下飞机就直接走了出来。原本程皓的意思是直接打的回家,但谭宗明坚称不能空手上门,他又只好跟在大老板身后去商场采购,仿佛谭宗明的小秘。谭总提了七八个购物袋,还想去给程洪斗买衣服的时候被程皓厉声喝止了。

“我可求求您了我的谭总诶,”程皓指指谭宗明的手表,“再不走真赶不及了。”

 

快五点的时候,程洪斗听到了敲门声。他赶紧跑去开门,却看到门外站着两个男人。

“爸,”程皓从谭宗明身后钻出来,拉着程洪斗往里面走,“那个,我朋友哈,跟我一起从上海过来的。”

谭宗明关了门,把买来的东西递给程皓,在门口换了鞋。程洪斗看着他熟练的动作,感觉这个小伙子是一点都没拿自己当外人。谭宗明走过来,跟程洪斗握了握手。程皓提着东西在他俩边上站着,感受着这个不太对劲的气氛。厨房里锣鼓喧天好不热闹,跟门厅的气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程叔叔,”谭宗明很有礼貌地笑了笑,他最会跟老年人寒暄了,“我是谭宗明,程皓的朋友。”

“哟,”程洪斗是真的愣了,“啊,程皓的朋友啊。挺好的,我都不知道程皓还有这么厉害的朋友呢?”

程皓在一边插嘴:“您这才打了个照面就知道他厉害啊?”

有些人的厉害是藏不住的,就比如谭宗明。程皓把谭宗明买的大包小包往茶几上一放,一抬头对上谭宗明的眼神,立刻说您告诉我这些该放哪?谭宗明正要回答,就听厨房里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程皓扭头,刚好跟罗玥视线相交。谭宗明挑了挑眉,用目光在两个人身上来回巡视。

“哎,小谭,”程洪斗把他带他桌边让他坐下,“你跟小罗你们先坐,剩下的让程皓去忙就行了啊。”

说完他就拽着程皓进厨房,把儿子推到了餐桌那边看不到的死角。程皓扭过头,不满地说了一句干嘛。

“你什么意思啊?”程洪斗恨铁不成钢地拍了他一下,“我叫你回家吃饭,那是给你和人家小罗制造机会的。你现在倒好,你带回来一个比你厉害的,那人家小罗还能看上你吗?”

“嘛呀,什么意思呀,”程皓翻了个白眼,“您这胳膊肘怎么往外拐呢?您儿子怎么就不如人家了?再说了,我跟您说多少次了啊我跟人罗玥我俩就是朋友,朋友懂不,纯洁的友情,一点火花都擦不出来。”

程洪斗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是啊,多大的火遇到你这根湿柴火都得灭!”

程皓翻了个白眼,根本没拿他爸的话当回事。结果他探头一看,谭宗明和罗玥正聊得火热。这下程皓可慌了——自己的男朋友跟自己的相亲对象跑了怎么办?这也太狗血了吧?

程洪斗看着他如临大敌的表情,很是欣慰地点点头:“你看,我说什么来着?赶紧吃完让他快走。”

程皓点点头。那可不是吗,她吃完就得走!他昂首挺胸地走出去,一屁股坐在谭宗明边上。

“这样吧,”谭宗明看了程皓一眼,继续跟罗玥讲话,“这是我名片,罗小姐要是觉得北京机会不多,想来上海发展,可以联系我。我可以让朋友帮忙给你介绍一个合适的岗位。”

程皓劈手从谭宗明手里夺下名片:“别别别,你多忙呢,你有事儿给我打电话哈,我告诉老谭就行。”

谭宗明抿着嘴笑了,没有说话,边喝茶边听程皓跟罗玥拌嘴。两个小孩儿,都喜欢逞口舌之快,他不喜欢跟人吵架,但他喜欢听程皓讲歪理。他那两片嘴唇一开一合,就能吐出一连串一点杀伤力都没有的话来。当然,罗玥也并不差。这挺好玩,毕竟程皓在他身边都老实得很,不常能和人吵起来。

“好了!”还是程洪斗下了结论,打断了他们之间的你来我往,“吃饭了吃饭了,来,小谭,这给你。”

 

程洪斗喝了点酒。饭吃到大半,他把程皓赶到了罗玥身边,自己坐到谭宗明身边跟他推杯换盏。程皓忙着跟罗玥抢锅里涮的肉吃,正专心盯着沸腾的红油。程洪斗清了清嗓子,拍拍谭宗明的肩膀。

“小谭啊,”程洪斗很是罕见地笑了笑,“今年多大啦?”

谭宗明不动声色地喝了一口酒:“四十了。”

“哟,比程皓大了六七岁呢。”他接着问,“结婚了吗?孩子几岁了?”

“没结婚呢,也没孩子。”谭宗明笑了笑,“还在谈恋爱呢。”

程皓不敢吃了。他慢慢放下筷子,从锅的另一边盯着他俩,生怕谭宗明说错了话,程洪斗一个想不开就端着这锅热汤泼到谭宗明头上。要是那样的话,可白瞎谭宗明那张脸和这锅肉了。

“都四十了还谈恋爱哪?我看你这条件不像是找不到媳妇儿啊!结婚这事儿啊,可得抓紧了。”

“刚遇到合适的,也不着急。”谭宗明扭头对程皓笑了笑,“我不着急,就看他怎么想了。”

程洪斗一愣:“你看程皓干啥?”

 

“我真以为他要把那个锅底扣你头上了!”两个人飞到机场,程皓还是惊魂未定地抚着胸口。

谭宗明拍拍他的脑袋:“还好吧,我觉得他接受得还蛮不错的。”

程皓叹了口气:“我这回算是被家里赶出来了。我感觉我爸肯定受不了这个刺激,他不会想不开吧?要不然我让罗玥帮我盯着他,但好像也不太好……哎你干嘛呢?给谁打电话呢?”

谭宗明很少在他面前讲沪语,因此程皓这个时候格外紧张。他看着谭宗明挂了电话,然后对他粲然一笑。

“反正都这样了,”他慢条斯理地说,“干脆一鼓作气,下了飞机之后就去我家吧。”


END.

#感觉可能老谭跟橙子谈恋爱一年才能换来一次同床的机会吧

评论(20)
热度(141)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