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谭宗明/程皓】无药可救 3

#我们老谭终于被套路了一次哈

#老谭和程皓,两个谈恋爱理论十级,实践零级的专家






谭宗明喜欢男的吗?当然不喜欢。

要是放以前,谭宗明对这事绝对是深信不疑的。没人能动摇他的性取向,就如同没人能入得了他的法眼一样。他喜欢男的还是女的,一点区别都没有。不管是男是女,都得足够优秀才能让谭宗明提起兴趣。

那么要是这么说的话,谭宗明也不敢妄下定论说自己绝对不喜欢男的了。万一自己只是没有认识一个优秀的男性呢?就像那天程皓在微信上跟他说的一样:“你都没对男的动心过,就说自己不喜欢吗?”

这是什么歪理?如果他就是不喜欢男生,又怎么对他们动心?可程皓总是说些这样乱七八糟没有逻辑的话,谭宗明都无从反驳,也懒得反驳。之所以程皓还在他的好友列表里,是因为这人暂时还只是找他聊天。这倒也无可厚非,不会对谭宗明的生活产生太大影响。谭宗明也不是一个愿意和人撕破脸皮的人,他总是会维护好每一段人际关系,对他来说,吵架比做表面朋友累的多。能好好交流的话,何必生气呢。

 

和谭宗明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一个月,还没等程皓着急,张铭阳先急了。

“你这样不行啊程皓,”在程皓家吃晚饭的时候,张铭阳十分严肃地说,“再这么等下去,早晚被拉黑。”

程皓惊得一口酒差点喷出来:“不会吧?我也没做什么不该做的,为什么要拉黑我啊?不应该啊……”

张铭阳摆摆手打断他:“你别说那些没用的。我就问你,你想不想早点把他拿下?”

“想啊,怎么不想啊,你以为我愿意后半辈子还在单恋中度过啊?”程皓郁闷地仰头把杯里的酒一口气喝光,重重地叹了口气,“问题是,不管我怎么主动,谭宗明就是不接招啊。他要是女的我兴许还知道怎么办呢,问题是我也没帮女的追过男的,这、这不属于我这业务范围啊那我能怎么办呢。”

张铭阳一时语塞:“你要这么说也是有道理,但你这恋爱专家你说你怎么总在自个儿的事儿上栽了哪?”

“你这样,”看程皓垂头丧气,张铭阳当机立断地做出决定,“我现在给你买票,你去上海找他。”

程皓接着酒劲,瞪大了眼睛看着张铭阳:“我、我千里送啊?我去找他说什么啊?直接去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有什么不好的也都没商量的余地了,张铭阳已经果断地给程皓买了第二天一大早去上海的机票。两个人都喝得有点晕,但又不至于喝醉,争先恐后地跑上楼给程皓收拾行李。程医生叉着腰站在床边看着张铭阳把衣服往他箱子里塞,中气十足地叫张铭阳给他叠好。两个人手忙脚乱地收拾了半个小时,把程皓的小行李箱塞得满满的。张铭阳想了想,突然转身跑下楼去。程皓出了一身汗,这个时候已经有点清醒了。他呆呆地坐在床边,心里直打鼓,不知道该不该去。张铭阳蹬蹬蹬地跑回来,郑重其事地把一个小东西塞进程皓的手里。程皓张开手心一看,是一个安全套。

他绝望地闭上眼:“张铭阳你大爷。”

张铭阳坐在他边上,拍拍程皓的大腿:“不是,这都是必备的。万一情到浓时呢?你得做好准备。”

程皓把安全套丢进张铭阳怀里,用力推了他一把:“你他妈快滚蛋吧你!”

 

程皓觉得就这么贸然去上海找谭宗明,绝对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他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慢慢来,一步一步脚踏实地地走进谭宗明的心里,而不是这样吓他一跳。张铭阳不清醒就算了,他必须对这件事有清楚的认识,他绝对不能着急。想到了这些的程医生睡了一个安稳觉,甚至在飞机上都睡得很沉。

“我、我到上海了,”下了飞机之后,程皓犹豫了很久才拨出一个电话,“拿到行李出来了。”

“我去,”张铭阳恨铁不成钢地捂着脸,“你给哥们儿打电话干嘛啊?等我飞到上海去接你啊?你给谭宗明打电话啊!你这怎么回事儿还得一步步指导呢,不应该啊程皓你是不是没睡够……”

张铭阳正在电话这头絮絮叨叨,就听那边的程皓大喊了一声:

“谭宗明!”

然后就挂了电话。

 

谭宗明也没想到他能在机场遇到程皓。

他刚刚出差回来,给司机打了电话在往门口走的路上,就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他扭头一看,程皓拖着小箱子蹭地向他窜过来。谭宗明无奈地笑了笑,心想真是克星随处可见,缘分来了躲都躲不了。

“程医生,”谭宗明十分礼貌地跟程皓握了握手,“这么巧啊。来上海玩的?”

“我来……”程皓挠挠头,“我来出差的。有个牙科医生交流会,在上海,就、就明天。”

“哦。”谭宗明并没有听下去的兴趣,也不打算拆穿程皓的谎言,“程医生住哪里?我送你一程。”

程皓跟着他:“我、我还没定住的地方呢。谭总去哪啊?你要是顺路的话把我捎到外滩那儿吧。”

他倒是不客气。谭宗明没有感觉被冒犯,倒为程皓这种真性情感到有趣。司机过来接他,也要帮程皓提箱子,从小到大没被这么伺候过的程医生赶紧摆摆手,亦步亦趋地跟在谭宗明身后。谭宗明边坐上车边打电话,也没去管他。程皓跟司机一起把行李放进后备箱,然后才钻进车里,坐在谭宗明旁边。

谭宗明讲着电话,示意程皓把他的包打开。他从包里翻出一支笔和便签,快速地写写画画。他讲的是上海话,语速很快,但好听。程皓看不清他写了什么,也听不懂谭宗明说的话,只觉得谭宗明做什么都是好的。程皓靠着车窗,举起手机假装跟朋友聊天,偷偷拍下了谭宗明的侧脸。镜头里的人笑了笑,突然转过脸来看他。程皓吓得手一抖,但还是故作镇定地举着手机,冷静地切换回微信界面。

“对了,”谭宗明还在打电话,但一直盯着程皓,他这次讲了普通话,“我有个朋友来上海,还没定酒店。你帮我在华尔道夫订间房,我们现在过去。”

程皓立刻坐直了,想要打断谭宗明的话:“别、别吧,这也太贵了不行不行不行。”

谭宗明做了个让他闭嘴的手势,拍了拍司机的肩膀。司机从后视镜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改了导航的地址。然后谭宗明就接着去谈他的生意,也没有去管他身边扭来扭去坐立不安的程皓。

这一通电话打了半个多小时才算完。谭宗明慢慢吐了口气,开了瓶矿泉水。程皓抹了把额头上的汗。

“你不用担心费用的问题,”谭宗明在他开口之前,先对程皓笑了笑,“我叫人去订,费用也是我出。”

“那就更不好意思了啊,那怎么可以呢!”程皓瞪大了眼睛。

谭宗明喝了一口水:“安迪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你都来上海了,我力所能及的事情,该帮还是要帮的。”

“要不这样吧,”车开到了酒店,趁着司机下车去取行李,程皓赶紧说,“我请您吃饭吧,多贵的地儿都成,想吃什么您说,要不然我这,你看我这怪不好意思的。”

“好啊。”谭宗明思考了一下,居然答应了,“那就今晚,你可以吗?可以的话我下班过来接你。”

程皓的头点的跟拨浪鼓似的:“没事没事没事,可以可以可以!”

 

谭宗明当然知道程皓请他吃饭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可他也不介意把一些事情摆到台面上来说清楚。如果程皓装傻,谭宗明也愿意陪他演下去。但如果程皓要是勇敢出击,谭宗明也会毫不留情地拒绝他。

他没打算宰程皓一顿,因此在订位的时候就留了押金在前台。但现在看来——谭宗明看了看服务生端上桌的第二瓶红酒,有些头痛地想,这怕是为他们都喝醉后无力埋单而准备的。程皓又一次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服务生好心地提醒他喝慢一点。谭宗明没看他,低头盯着盘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平心而论,这顿饭的气氛实在很好。程皓是个有趣而诚恳的人,他很懂什么时候该抛出什么话题,又该在什么时候沉默不语。两个人很是愉快地交谈了一番,还聊起了对方的感情生活——巧的很,他们都没什么感情经历。谭宗明看着程皓,这个小伙子比他小了几岁,但也取得了很不错的成就,而且有相当高的人格魅力值。如果他们两个没有一个尴尬的相识过程,他是不介意与程皓做朋友的。

可惜,程皓并不想与他做朋友。

“谭宗明,”程皓垂着头玩着纸巾,好半天才抬头看他,“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吗?”

谭宗明有点尴尬:“你喝多了吧。”

“我没有,”程皓梗着脖子,“我酒量挺好的,我是有点晕,但哥们儿没多,我知道我在说什么呢!”

“哎哟,”谭宗明有点头痛地扶着额角,“帮帮忙,程皓,不说这个好吗?做朋友不是很好吗?”

“我在给你分析。你看看,你这么多年,一直没谈恋爱,是吧?”恋爱专家牢牢地盯着谭宗明。

“……是,所以呢?这和我们两个之间有什么关系?我们两个的问题不是我不谈恋爱……”

“怎么没有关系?”

程皓亮晶晶的眼睛眨巴眨巴,他从没有像此刻一样认真。谭宗明一对上那个眼神,心里突然警铃大作。他不知道程皓又要出什么招,这让他感到有些慌乱。程皓看起来完全醒了酒,这意味着谭宗明不能拿他当做一个醉汉在说胡话。谭宗明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想要把那股烦躁的感觉压下去。

“那你倒是说说,有什么关系?”

“我们两个不能在一起,不是因为你讨厌我。如果你不喜欢我,你早就直接拒绝我了。毕竟我在北京你在上海,你就是真的直接拒绝我,也不会对你产生什么很坏的影响。”

谭宗明沉默了。他并不否认这一点。

“所以,我们两个还没在一起的原因——”程皓凑近了点,趴在桌子上,慢慢地说,“是因为你怕我。”

谭宗明笑了:“怎么可能?”

“你就是怕我呀。因为我敢付出真感情给你,但你不敢。你怕我给你带来伤害,也怕自己喜欢上我之后会陷得太深抽不出来。说到底,你一直不敢谈恋爱也就是这个原因。你怕一切你不能掌控的东西,感情尤其是。现在我就是你感情的化身,你当然怕我。你要是不怕我,你早就答应跟我谈恋爱了。”

“乱讲。”什么都不怕的谭宗明冷硬地扯了扯嘴角,不带一丝感情地说,“不就是跟你谈恋爱吗?我答应了。”


TBC.

#我们程医生的嘴炮挺厉害的哈,给老谭绕进去了呢

评论(16)
热度(80)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