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赵启平/谭宗明】请勿讳疾忌医

#小甜饼,短滴很,生病的老谭,和他的家长赵启平






眼看着快到年关,医院里的人不减反增,就好像要来医院置办年货似的。

赵启平他们科室相对来说清闲一点,压力不算太大。午休的时候小赵医生还有时间端着马克杯,站在办公室门口跟主任聊天。护士长大姐捧着保温杯走过来,气势磅礴地指挥着堆在呼吸科诊室门口的病人们排队。主任伸长脖子看了一眼,无奈地笑了笑。赵启平喝了一口咖啡,也跟着主任一起笑。

“人太多了。”

“这段时间降温,流感太严重了。我女儿前段时间也一直发烧,总是不好,可也没办法。”主任摇摇头,“都来看病,谁不想健健康康过年呢。快过年了,病人越来越多,医生护士都忙,态度大概也不好。”

赵启平点点头,又摇摇头:“上海接诊量就是大,平时病人也多,这是快过年了,大家的心都浮了吧。”

主任自嘲似的笑了笑:“那可不是?谁不想早点放假呢。可是做咱们这一行的,全年无休,早习惯了。”

两个人都颇为感慨地叹了口气,又同时笑了起来。赵启平的手机在口袋里震,他掏出来的时候对方却又挂断了。赵启平一看是谭宗明的电话,猜他可能是打错了。刚刚好到了上班时间,他跟主任打了个招呼,就回办公室坐下了。但总觉得心里不太安稳,思来想去还是给谭宗明发了消息,问他怎么了。

谭宗明没回,赵启平都送走两个病人了,他那边还是没动静。赵医生站起来活动筋骨,晃到走廊想接着去围观呼吸科的壮观景象。他靠着门框往外看,结果余光瞄到楼梯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十分熟悉的身影。

“谭哥?!”

谭宗明听到有人叫他,茫然地抬头,就看到了赵启平朝他走过来。小赵医生抓他的手腕想带他进办公室,结果哎哟一声吓得差点松手。他去探谭宗明的额头,眉头就皱得更紧了。谭宗明小声地咳嗽了起来。

“你忙你的去,”他声音嘶哑,挥挥手要把赵启平赶走,“我没什么大事,自己也可以。”

赵启平看了看西装革履的谭宗明,还是先带他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刚回来?从公司过来的还是家里?”

谭宗明出差两周多,今天才刚刚落地。他捏着赵启平的马克杯把手,好半天才慢慢地回答:“机场。”

赵启平从抽屉里翻出体温计,示意谭宗明夹到腋下去。谭宗明老老实实坐在椅子上量体温,赵启平就去找主任请假,说他家家属生了病现在过来医院,想带着他去好好检查。主任咂咂嘴,说没问题。

“赵老师,”坐在一边的小大夫站了起来,他才刚来医院没多久,“要不我先替您出一会儿诊吧。”

他俩走进来的时候谭宗明正低头回安迪的消息,赵启平啧了一声,把手机收进了自己的口袋里。谭宗明好脾气地笑,跟新来的小大夫摆摆手当是打招呼。新来的医生没想到赵启平的家属是个男的,愣了一下也说了句您好。赵启平给他拖了把椅子放在办公桌对面,把注意事项嘱咐的很细致。谭宗明取出体温计读数,放到桌上等赵启平检查,然后把衬衫扣子扣好,捏着领带坐在边上等他。

 

仔细算算看,谭宗明可能有十几年没被这么照顾过了。

赵启平带他去看了呼吸科主任的门诊,按照单子上的要求拉着谭宗明去抽血拍片。小护士们跟赵医生热情地打招呼,像看西洋景似的看着赵启平拉着另外一个男人上上下下忙前忙后,看得谭宗明都有点不好意思。他推了推赵启平,让他去忙自己的。赵启平正看着他刚刚拍好的胸片,目不转睛地敷衍了一个嗯。

“我看没什么大问题。”他仔细研究了好半天,才抬头跟谭宗明说,“我不忙。还是让徐主任再看看吧。”

谭宗明抬头看天:“那我自己一个人也行。”

“我知道,”赵启平看着他,“我知道你自己也行,但我就想多陪陪你,不行吗?”

“行。”谭宗明脸更红了,“行,走吧。”

“你说说你,”等电梯的时候,赵启平没忍住数落谭宗明,“烧这么厉害,也不带个秘书来跟你一起。”

谭宗明慢吞吞地说:“这不是来你们医院,有你呢吗。”

“我看你这个人呀,”赵启平的嘴都要咧到耳后了,“就是口是心非。刚刚还叫我自己去忙呢。”

“你有正事总归是要先忙正经事的呀。”

赵启平跟着谭宗明一起走进电梯,在他耳边悄悄说:“你就是我的要紧事呀。”

 

验血结果和胸片一起拿去给呼吸科的徐主任看,看来看去都没发现什么大问题。徐主任试探性地问谭宗明要不要打针,赵医生皱了皱眉,好像不是特别同意。谭宗明扭头看了看赵启平,转过头来说还是不了。

赵启平让他回办公室等着,谭宗明顺手从他的口袋里把自己的电话拿了回来。赵启平看了一会儿替班大夫,觉得没什么问题,给谭宗明安顿好就去楼下交钱取药。

还没到医院的下班时间,谭宗明的司机正在外面尽职尽责地等着老板出来。赵启平送他出去,从衣帽架上扯了自己的围巾,追着谭宗明给他围得密不透风。谭宗明的声音闷闷地传过来。

“那我先回家了。”

“回去吧,回家按医嘱吃药,多穿点,空调温度调高一点。睡一觉,醒来之后就好了。我下班就回家。”

谭宗明点点头:“我走了?”

医院前人来人往,赵启平不好意思亲他。他又给谭宗明理了理衣领,然后给他拉开了车门。

“回家吧,要是有胃口的话想吃什么告诉我,我晚上回家给你煮。”

谭宗明坐进车里,又降下了车窗。他勾勾手指,赵启平弯腰凑了过去,谭宗明迅速地在他嘴上亲了一口。

“早点回来,”他笑眯眯地说,“我在家里等你。”


END.

#我病了,我也需要老谭的亲亲才能好

评论(17)
热度(127)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