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张铭阳/程皓】见老丈人的时候该说些什么

礼拜六下午,是程皓按照惯例去他爸家的时候。以往没觉得多紧张,最多就是因为父子关系不太和谐而有点尴尬,毕竟是亲爹,还不至于成为他心里一道坎跨不过去。但今天可不一样了——程皓看了看驾驶座上的张铭阳,在心里直叹气。带张铭阳去看他爹是一回事,跟他爹出柜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你说我爹要是给我这腿打断了怎么办啊,”程皓很是心疼地摸了摸自己的大腿,“白长这么长了。”

“哪能呢,就算是打,我也得让他打我啊,那看着老丈人打自己媳妇儿,可也太不爷们儿了吧。”

程皓搡了他一下:“滚滚滚滚滚,谁是你媳妇儿,再这么说哥们先打断你的狗腿,都不用我爸动手。”

张铭阳嗤笑了一声,趁着等红绿灯的时候凑过来亲了程皓一口。程医生立刻幸福地晕倒在了副驾驶上,就差捧着自己的心给张铭阳看了。他一边傻乐一边摸着张铭阳放在变速杆上的手,贼兮兮地笑。

“总之呢,你就放心吧。”张铭阳捏捏他的手心,又宽慰似的拍拍他,“不会让你出事儿的。”

“那你对我也太好了吧。”程皓捧着脸,靠着车门看着他。

“我怎么说我也算是你半个爹了,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啊我。”程皓的野爹张铭阳煞有介事地说。

“我警告你啊,”程皓立刻坐起来,“等会儿你说话可小心点儿,要不然断腿的不是你就是我知道不?”

司机张铭阳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咱俩认识多久了?好了多久了?哥们儿多靠谱你不知道吗?”

程皓伸手拍了他后脑勺一下:“我就是知道你丫什么德性我才叫你注意点的,你自己心里没数啊?”

张铭阳被他打得一愣,扭头看着程皓。后面的车狂按喇叭,催着突然停车的张铭阳快点走。程皓自知理亏地往边上一缩,靠着车窗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张铭阳恨恨地瞥了他一眼,接着往前开。

“你就嘚瑟吧,”但他不解气,抽空拧了程皓大腿一把,“也就嘴上占占我便宜,晚上回家咱床上见。”

向来在床上没有发言权的程皓一听,立刻羞得从脚底红到发梢,连张铭阳掐他这件事都忘了吼回去。

 

但张铭阳也只是逞一时口舌之快,等到了程洪斗家,这人立刻就怂得不行。

“爸,”还是程皓先开了口,“今儿带一朋友回来啊。”

程洪斗给他俩开了门之后就进去了,坐在沙发上暗暗观察张铭阳:“你都带回来了,我说不行有用吗。”

张铭阳立刻把他买的东西放到茶几上:“叔叔,我,张铭阳,总跟程皓一起玩那个,咱以前见过的啊!”

程洪斗认认真真看报纸,坚决不看张铭阳一眼:“记不住,上岁数了,记性不好,不认识。”

说完他还摇头晃脑地冷笑了一下,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茶水咽下去,茶叶梗一口吐进张铭阳脚边的垃圾桶里。张铭阳吓了一跳,准备好的那些话都忘了怎么说了。他看着程洪斗,程洪斗看报纸,程皓在厨房里对着一锅饺子干瞪眼。三个大老爷们一时之间谁都没说话,倒有点岁月静好的感觉。

“爸,”最后还是程皓先晃悠出来,一屁股坐在张铭阳边上,“不想吃饺子,咱叫外卖,我叫外卖了啊。”

程洪斗瞅着他俩挤在一个小沙发里,心里说不出的别扭,但又不知道哪里不对。他把报纸抖了抖,发出一阵哗啦哗啦的声音。程皓没管,专心刷着外卖软件。张铭阳很自然地把手从程皓屁股底下抽出来,从他腰后面伸过去,搭在扶手上,头凑在程皓手机前一起看。程洪斗一看,就跟张铭阳搂着程皓似的。

“看什么呢?”他悄无声息地走过来,头也凑在手机前面。冷不丁一开口,程皓手机都扔了。

“哎我次……”程皓吓得差点爆粗口,抚着胸口给自己顺气,“爹啊,我亲爹啊,您下次能别这样吗?”

程洪斗冷冷一笑:“我怎么了?我行得正坐得端,我在自己家,干什么还得报备一下?不像某些人,鬼鬼祟祟,净干那些拿不到台面上来的事儿。要不怎么说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一个个的都挺奇怪的呢。”

程皓听习惯他爸那套数落,也没太当回事,弯腰捡手机想接着把外卖点了。但张铭阳哪见过这场面,总觉得程洪斗话里有话地骂他,吓得默默地就把手收了回来,老老实实放自己腿上。程洪斗一挑眉,原本没觉得那么奇怪,一看张铭阳这样,心里顿时明白了两分。他清了清嗓子,坐回沙发上。

“我先说好啊,我不吃外卖。你要吃回你自己家叫去。”

程皓头都不抬:“别犟,你不吃外卖,我不吃饺子,咱爷俩谁会做饭是怎么的啊?不会做还穷讲究呢。”

程洪斗也理直气壮:“你不会做,让他做啊!又不做饭又跟这坐着,你是请了个祖宗回家啊!”

张铭阳默默地挺直了后背,冷汗顺着额角往下流。

“干嘛呀干嘛呀,怎么说话呐你这老头儿,”程皓靠着张铭阳,一键下单,“又不是带厨子回家的。”

程皓举着手机,凑近了点给张铭阳看,头都要挨在一起了。他俩平时这样习惯了,就是没在一起的时候也经常贴得很近,所以程皓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但张铭阳现在心里忐忑不安,程洪斗刚才的话就跟刀子似的噗嗤一下扎进他的心里,而且他又一直盯着他俩看,眼神十分不善。程皓一直问他还要吃什么,每问一次就离近一点,张铭阳就觉得程洪斗的眼神也犀利一分。他嘴皮子都不利索了,一个头有两个大。

“行了行了,”眼看着程皓的头都要搭在他肩膀上了,张铭阳蹭的站了起来,“我去个卫生间,哈哈。”

 

“哎,”张铭阳从卫生间出来,就被程皓拽进了客房,“你怎么啦?没事儿吧?我觉着你不太正常啊。”

张铭阳十分小心地锁了门,把程皓抱在怀里,重重地叹了口气:“我怎么觉得你爸这眼睛这么毒呢。”

“他不光眼睛毒,嘴也毒啊。”程皓翻了个白眼。

张铭阳搂着他的腰,手不怎么老实地拍了拍程皓的屁股。程皓笑嘻嘻地歪头,往张铭阳耳朵里吹气,被张铭阳捏着下巴勾住了舌头。俩人搂在一起亲得难舍难分,全然忘记了外面是个什么局势。一直亲到程皓的耳朵尖都红了,张铭阳才好心地放过他。程皓把下巴搭在他肩膀上,任由张铭阳拖着他。

“要不,”他的手指在程皓的腰上画圈,“咱今天就别说了吧,你为难的话咱们就下次再说也行。”

“哎别别别,一鼓作气,这次要是不说,下次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我爸这个人其实也没有那么……”

话还没说完,两个人目光交汇,又亲到了一起。程皓往后退,搂着张铭阳倒在床上,像条蛇似的扭来扭去。张铭阳笑了,咬着程皓的耳垂威胁他老实点。程医生正想回嘴,就听他爸在外面用力拍门。

号称自己见过大世面的张铭阳立刻蹦了起来,抄起手机检查自己的仪容仪表有没有什么破绽。程皓倒在床上哈哈大笑,笑够了才爬起来开门,但就只探出了个头,不太想邀请程洪斗进来。

“两个大老爷们儿,大白天的在屋里干什么呢?还非得锁门啊?你俩是贼还是怎么着,天还亮着呐!要干什么也回你自己家干去,来我这干嘛来的?恶心我来了?你也不嫌臊得慌!”

“我俩干什么了啊!”程皓被他说得也怪委屈的,反正他俩干了什么他爸也没看到,“谈生意呢不许啊!”

张铭阳叹了口气。得,这爷俩一个比一个理直气壮,程洪斗还真不一定能在程皓这占到什么便宜。

“谈什么生意?有什么生意到外面谈来,让我也听听你们到底干什么呢。”程洪斗把手里的外卖塞给他。

吃饭好啊,吃饭是头等大事。张铭阳把外卖盒子一个个拿出来摆在桌上,程洪斗坐在桌边剥蒜,程皓去厨房拿碗筷出来,顺势就要坐在张铭阳身边。程洪斗突然咳了一声,他儿子抬头看他。

“过来,”程洪斗没看程皓,但是把身边的椅子拉开了,“坐这。”

程皓的屁股都挨着张铭阳边上的椅子了:“哪有那么多讲究啊,坐哪不一样呢。”

这次程洪斗抬头看着程皓了,还用力拽了一下他手边的椅子:“我让你坐过来。”

程皓看看张铭阳,又看看程洪斗,一抿嘴:“成成成,我不跟您吵,我坐过来行了吧。”

程皓端着碗筷极其不情愿地走过来,还没坐下,程洪斗就又发话了:“去,把我柜里那瓶茅台拿出来。”

“家里来客人了,”他看着张铭阳,又看着一脸惊讶的程皓,“不会做饭,酒总得给人招待上吧。”

张铭阳立刻在桌下掏出手机搜索:第一次见老丈人应该把他喝多还是把自己喝多?

 

酒过三巡,谁都没多。

张铭阳那个酒量程皓是知道的,但他好久没见他爸喝过酒了,还真挺有点惊讶的。程皓捧着杯子喝橙汁,还得张罗着给另外两个夹菜,生怕他们喝多了就忘记吃饭这回事。张铭阳咬咬牙,酒杯重重一放。

对面的父子俩都抬头看着他。

“叔叔,”张铭阳一副想要和程洪斗推心置腹的架势,要多诚恳有多诚恳,“我和皓皓有事想告诉你。”

程皓噗的一口把橙汁喷进了面前的盘子里。

程洪斗死死地盯着张铭阳:“说。”

“我跟程皓,我们俩,”张铭阳选择英勇就义,“我们俩,在一起了。我跟他谈恋爱呢。”

程皓一下子窜了起来,扯着张铭阳就要往外跑:“爸你吃好喝好啊我们先走了诊所还有事!”

说完他卷着外套和包就想跑,张铭阳都没反应过来。程洪斗喝光杯里最后一滴酒,把酒杯往地上一摔。程皓吓得一愣,张铭阳也一哆嗦。他扭头看了一眼程洪斗,就接着被程皓往外推。

“跑什么跑!我是你爹又不是催债的,我还能打死你不成啊!”

程皓头都不敢回:“我怕我再不走就真被你打死了!”

程洪斗走过来,看着程皓满头大汗地穿鞋,又抬头看看跃跃欲试想要挡在他和程皓中间的张铭阳。他抡圆了胳膊抬起手,张铭阳吓了一跳,赶紧迎上来挡在程皓前面。程医生手忙脚乱地开了门,一把给张铭阳扯了出来,程洪斗站在屋里,中气十足地吼了一句:

“程皓!”

他儿子一愣,不敢动了。

“我就问你一句。”他指了指张铭阳,“你们俩,认真的?”

程皓垂着头,好半天才坚定地说:“认真的。”

程洪斗一把甩上了门。

张铭阳刚要安慰程皓,就看程皓他爹又一次开了门:“下周你俩回家吃饭别再叫外卖了!”

 

张铭阳,坚称自己的老丈人是看中了自己酒量好这一点。

程皓:你开心就好。


END.

评论(18)
热度(117)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