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张铭阳/程皓】不正经

#不……不知道打什么tag

#自割腿肉,这两个人真的太贱了惹,十分喜欢





张铭阳接到程皓电话的时候,他正在酒吧,准备进行搭讪的最后一步。对面的姑娘甚至都站起来了,柔弱无骨似的倚在他身上,想从他手里把手机抽走。张铭阳做了个抱歉的手势,还是接了程皓的电话。

“干嘛呀,”张铭阳语气不是特别好,手指搭在杯沿上画圈,“有话快说啊,哥们儿这忙着呢。”

“哟,都几点了,这大晚上的,那您可真够忙的啊。”对面是个陌生的声音,张铭阳一愣。

他把手机拿到眼前看了一下,确认是程皓的号码:“你谁啊?”

“程皓家属是吧?”

“算是吧,”张铭阳有点紧张,下意识地坐直了身体,扶了一下滑在他怀里的姑娘,“您是?”

“我们是朝阳区派出所的,”警察叔叔看了看坐在办公室里做笔录的程皓,“您家属啊,现在来一趟吧。”

 

张铭阳开着车一路狂奔,把车停在派出所大院就滚下来了,要不是好心的小民警拦着他提醒他锁车,他恨不得直接跳上二楼。他三步并作两步地往楼上跑,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正好看到有警察出来。

“哎,您好,”张铭阳拦住人民警察,扶着墙喘匀了气才又开口,“我,程皓家属,我们家程皓呢?”

民警十分警惕地看了看他的花衬衫,稍微往后退了一步:“你是程皓家属?你是他什么人啊?”

张铭阳一边抻着脖子往里张望,一边顺嘴回答道:“啊,我啊,我是他哥。表哥。”

民警给他开了门:“进去吧,人在里面做笔录呢。等做完笔录就能走了。”

程皓坐在靠窗的办公桌前,背对着张铭阳。他小心翼翼地走进去,站在程皓身后。他的笔录刚刚好坐完,坐在程皓对面的小警察抬头看了一眼张铭阳,闻到他身上的香水味时候没忍住皱了皱眉。但张铭阳没顾得上理会这些,程皓显然也是闻到了熟悉的香水味,扭过头来,抬起头眨着眼睛看着张铭阳。

“我操!”不看还好,这一看张铭阳顿时就不淡定了,“这他妈哪个孙子给你划的啊!?”

程皓下意识地抬手摸摸自己的眉骨,碰到伤口之后没忍住轻轻痛呼了一声:“没事儿,就一小伤。”

张铭阳没看他,转而去问刚刚给程皓做笔录的警察:“不是警察叔叔,这怎么回事儿啊?”

“谁是你叔叔?!挺大个人了没个正经。你这家属也是,没那两下子还学人家英雄救美呢。”

“那换了谁谁不得帮忙啊?我这是为了和谐北京做贡献。”程皓不服气,嘟嘟哝哝地反驳。

“就您?还和谐北京那?人家酒吧老板没投诉你们就不错了,要不是看你是挨打那个,你早……”

张铭阳摆摆手,打断了警察的话:“不是不是,我就想问问,谁把我哥们儿弄成这样的?”

他在办公室里环视了一圈,正好跟打人的那个小伙子目光相交。小流氓看到张铭阳那个凶狠的眼神,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往警察那边靠了靠。张铭阳觉得心里那股火蹭地就上来了,他指着人就要冲过来。

“就他妈是你这孙子是吧?!”

他一边说一边往这边走,给办公室里一堆警察都吓了一跳。还是程皓反应快,一下子跳起来抱着张铭阳的腰不让他过去。警察们赶紧围过来,七手八脚地给张铭阳拉到了门口,还把程皓搡到了他怀里。

“干嘛呢干嘛呢!”局长溜达过来,指着办公室一片狼藉,“这里是派出所知不知道!?”

“不是不是,您看看啊,我这家属给人打成这样,挺好看一人,现在破相了,那这账怎么算啊?”

程皓赶紧用胳膊肘拐了他一下:“你可闭嘴吧你。”

 

从警察局里出来的时候张铭阳还是骂骂咧咧的,一看程皓的额头就心疼,再一看他缩在副驾驶不说话那熊样就生气。程皓听他训自己,一脸的生无可恋,望着天窗发呆。张铭阳啧了一声。

“你别装死啊程皓,”他生气归生气,推程皓的那一把还是没用力,“再有下次哥们儿可不负责了。”

“你烦不烦啊,”程皓伸着两条大长腿,不耐烦地啧了一声,“早知道你跟我爸似的我就不叫你来了。”

张铭阳瞪圆了眼睛瞥他一眼:“你不知好歹是吧?!我那边妞都到手了我都没管人家,一接到人家警察叔叔电话我就冲过来了,你这不感激我就算了啊,还嫌弃我是什么意思?欠揍是吧?我看你挨揍都轻……”

“谁让你来了!谁逼你来了啊!”一听张铭阳在泡妞,程皓就跟被人踩了尾巴似的跳起来,“我告诉你啊你可别拿这些跟我说什么你过来了很辛苦,你对她们根本就没认真你他妈就是个骗子流氓——”

张铭阳猛地踩了一脚刹车,程皓差点被甩出去。好在半夜车不多,才没有发生交通事故。程皓瞪圆了眼睛吼了一句张铭阳你他妈疯了!驾驶座上的人没反应,气呼呼地盯了他半天,突然揪着程皓的领子把他拖了过来。程皓以为自己要挨揍了,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有什么东西落在他嘴上,但不是拳头。

是张铭阳的嘴。

程皓没谈过恋爱,没跟人上过床,甚至都没跟人接过吻。他只能呆呆地坐在椅子上,任由张铭阳啃他的嘴,再老老实实地把嘴张开,让张铭阳勾着他舌头。这太他妈刺激了。

“嗨嗨嗨!”

车窗突然被人敲响了,程皓一哆嗦,赶紧弹回到椅背上缩着。张铭阳啧了一声,回头落了车窗看外面。

“嘛啊这大晚上的,”好事被打断,他语气也不怎么好,“碍着您事儿了还怎么样啊,马路这么宽呢。”

执勤的交警也没想到他火气这么大:“您还好意思问呢?这大晚上的您这车跟这儿停着算怎么回事儿啊?俩大老爷们儿坐车里,谈恋爱哪?谈恋爱也回家谈去,非得在大马路上找什么刺激啊!”

张铭阳懒得跟他吵,也是自知理亏。他瞄了一眼望着窗外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的程皓,叹了口气,跟警察做了个抱歉的手势就接着往前开。两个人谁都没说话,就一路到了程皓家。

眼看着张铭阳要跟他进门,程皓马上就把他往外推:“干嘛呀干嘛呀,回你自己家去!”

张铭阳稍微一用力就挤了进来,把门甩上:“不是怎么着,合着哥们儿这半夜跑一趟这么辛苦,在你家睡一晚都不行了?你要这么做兄弟就没意思了啊。”

程皓咬咬牙:“懒得管你,我洗澡去了。”

“哎,”眼看着程皓上了楼,张铭阳突然开口叫住了他,“这儿,”他指了指自己的眉骨,“小心点。”

 

按说一个人要是把你初吻夺走了,那肯定不应该这么冷静。程皓一边洗澡,一边在心里分析现在的局势。他是搞不清楚张铭阳想怎么样,他一直以来就没有弄明白过。这人看着挺花心的,但又像他自己说的,他总有他自己的一套原则。本来两个人好好地做着铁哥们儿,也不需要程皓去考虑这个问题的。

擦头发的时候程皓想的太出神,不小心碰到了伤口,给他疼得龇牙咧嘴的。程医生把毛巾甩到洗漱台上,气呼呼地穿了浴袍出去。他心想张铭阳最好已经走了,不然一定有他好看的。

可惜张铭阳没走,还正安安稳稳地坐在沙发上喝啤酒看电视。看到程皓出来,张铭阳拍了拍身边的沙发,又转过头去看电视。程皓气得把他手里的酒瓶抢过来放在冰箱上面,走到张铭阳身边。

“你就不想解释一下吗?”程皓居高临下地跟张铭阳对质,他想自己怎么也不能在自己家还输了气势。

张铭阳目视前方,装作认真看电视的样子,可其实心里早就打鼓了:“解释什么啊?”

程皓踹了他一脚:“那可是哥们儿初吻!”

张铭阳沉默了两秒,在程皓准备踢他下一脚的时候猛地站了起来。程皓下意识地后退一步,被张铭阳拽着浴袍拉了回来。张铭阳的手搭在他的腰上,程皓心里警铃大作。

“我告诉你啊,”程皓把手指搭在张铭阳嘴上,“张铭阳你可别给我玩什么那我还给你这种把戏!”

“是是是,您是恋爱专家,我在您面前,我哪敢耍什么小聪明呢。”

程皓挣扎起来:“那你就放开我!”

“别闹!”张铭阳收紧手臂,把程皓往怀里带了带,“不是我说你这恋爱专家是真傻还是装傻啊?”

“你大爷!你丫才傻呢!”

“是是是,我傻!”张铭阳的声音也突然提高了八度,“我丫就是一傻逼我才喜欢你呢!”

“你几个意思啊!怎么喜欢我就傻了啊!”

话一出口,程皓才发现出不对劲来。他看着张铭阳,张铭阳看着他。他一愣,低头看扫地机器人。

“看着我。”张铭阳搂着他腰的手又紧了点,“程皓,你知不知道我什么意思?”

程皓不肯看他:“知道能怎么样?不知道能怎么样?知道了你不还是去找姑娘。”

这次张铭阳不仅没顶嘴,而且态度立刻好了起来。

“对不起。”这可挺稀罕的,程皓从来都没听过他说对不起,“我知道你觉得我这毛病挺恶心的,我发誓我改,只要你觉得不行我立马就改。以后,我,张铭阳,绝对不用这招让你吃醋了,行不行?”

说完之后他又自嘲似的笑了笑:“不对,怎么能叫让你吃醋呢,那也得你喜欢我才是吃醋啊。”

程皓讷讷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喜欢你啊?”

“……你说什么玩意儿?”

 

程皓,因为一次英雄救美,没有收获女朋友,却意外有了个男朋友。

程医生坚称这不是谈恋爱,这是为民除害,防止张铭阳去祸害别的姑娘。

“不祸害姑娘了,”张铭阳对天发誓,“我以后只祸害你一人儿。”

“……滚!”


END.

评论(39)
热度(166)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