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谭宗明/许光明】漫长的白日梦 3

#不是日更,不是月更,也不是年更,所有的文都是缘更





“你和你岳母也真放心,我说是同事,她就留我一个人在这?”

是前岳母。

“万一今天不是我,婷婷出事了可怎么办?”

说得好像是你的话婷婷就安全了一样。

“还有,你是她的亲爸,孩子跟人挤在同一个病房里,你看着就不觉得难受?”

我又没有钱,这怎么也怪我?

“你别一直不说话。哑巴了?”

那不还是因为说不过你吗?

“你总是这样,每次心虚的时候都不说话。”

“谭总,”一点都不心虚的许光明终于小声地开了口,“咱们的事情可不可以别、别告诉孩子……”

谭宗明气得眉毛都皱到了一起:“许光明,我在你心里就是那么卑鄙的人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这不是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吗。

“行了行了,听你说话就烦,一句话讲好久讲不清楚,”谭宗明拧着眉挥挥手,“一点都不像个男人。”

一直垂着头的许光明听到这句话,想被踩了尾巴的小动物似的,倏地抬起了头,对谭宗明怒目而视——他再怎么没脾气,也是个男人,肯定不喜欢被人这么侮辱呀!只是他一对上谭宗明那个冷酷又不容置疑的眼神,瞬间就忘了自己想说的话。许光明就那么红着脸站在谭宗明面前,直到他脸上的温度退下去。

谭宗明本来没想到许光明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他看着面前的许光明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一时之间惊诧愧疚心疼同时涌上心头。他暗自咬咬牙,逼着自己把这些不该有的疼惜都压下去。

“走吧。”还是谭宗明先开的口,“你女儿等你很久了。”

 

很早以前,谭宗明还不知道自己的软肋究竟是什么的时候,他总是觉得自己是无坚不摧的。虽然他知道不可能有人会没有弱点,但他暂时没有发现,就可以当自己是个超人,没有什么可以动摇他的心。

这一切直到许光明再次出现——谭宗明开始愤怒,开始烦躁,开始失控。他察觉到这生气和以往都不一样,因为他不光生气,而且伤心。他的愤怒不是因为被人当做工具利用而愤怒,那种不悦是最原始的最本能的冲动:你爱过很多年的人消失后再次出现在你面前,完全不念旧情,或者说在利用你的旧情。

直到这一刻谭宗明才知道他并不是没有弱点。这简直无异于二次伤害了,尤其是对于谭宗明这样一直标榜自己无坚不摧的人来说更是。许光明就相当于把他的护盾打碎了,插了把刀子进来,又捏着刀柄在伤口处转了好几次。谭宗明觉得疼,他恨许光明,可他更拿许光明没办法。

许光明又做错了什么?他什么都没做错。或者说,绝对不是许光明一个人的错。谭宗明恨他,可也恨自己。不仅拿他没办法,也拿这个看到许光明就不能自持的自己没办法。

这个人绝对是他的弱点了。谭宗明靠着墙边,看着坐在病床边哄着婷婷的许光明,叹了口气。这个人不管对他有多差,可对女儿总归是好的。就冲这一点,谭宗明就没办法完全拉下脸来对待他。

“可是谭叔叔答应我了!”谭宗明想得出神,就突然听到小姑娘喊了一句。他一愣,下意识站直了身体。

许光明有点尴尬地抬头看他一眼,还想跟女儿讲道理:“但是谭叔叔工作太忙了,他没时间……”

谭宗明走过来,揉揉许婷婷的脑袋,顺势坐在许光明对面。他笑了笑,小姑娘抓住他的手指。

“爸爸说了,答应别人的事情不许反悔。”

“我没有说要反悔呀。”谭宗明拿起放在柜子上的苹果,熟练地削了起来,“但叔叔也说了,要等婷婷好一点了,叔叔才能带你出去玩。所以婷婷要乖乖听医生话,这样才能很快好起来,对吗?”

婷婷从他手里接过苹果,有点不服气,但也还是点了头。谭宗明又埋头削苹果,没理会许光明投来的那个感激的眼神。他做什么事情都像是一个艺术家在享受创作的过程,婷婷玩着谭宗明削下来的流畅的苹果皮,感慨地说了一声好厉害呀。谭宗明一笑,最后一刀刚刚好结束,果皮被他削成了完整的一条。他从婷婷手里把垃圾接过来丢进垃圾桶,抽了张纸给小姑娘擦手,然后才把那个削好的苹果递给许光明。

许光明本来想拒绝,但看到了谭宗明那个不容拒绝的眼神,立刻就怂了。女儿在身边,他更不敢有什么过激的反应。许光明啃了一口苹果,甜,谭宗明在挑水果这方面永远比他还要厉害。

“晚上,”谭宗明沉默了一会,看着婷婷,但却是对许光明说的,“你回家吧,明天还要上班,不方便。”

许光明赶紧挺直了背:“那不行。婷婷一个人在医院我肯定不放心。”

他话音刚落,谭宗明雇的护工就敲门走了进来。许光明还想说什么,谭宗明就走过去给人交待注意事项了。许婷婷抓着许光明的手,贴在自己脸上蹭了蹭,想了想还是放下了。

“爸爸回家吧,”她趴在许光明肩膀上,小声说着悄悄话,“我会想你的。”

 

说到底,还是觉得谭宗明这个人办事还算靠谱。许光明老老实实地坐在谭宗明的车里,由他把自己送回家里。他不说话,谭宗明也没说话。两个人心怀鬼胎却一言不发,倒是难得的和平。

车开到楼下,许光明坐了半天,也没憋出一句谢谢来。谭宗明也不催他下车,就看着窗外。许光明在副驾驶上扭来扭去,好半天才嗯了一声。谭宗明靠着车窗托着腮,挑了挑眉瞥他一眼,头都没转过来。

“有话就说,没话就快走。”

许光明想说谢谢,又想说他没必要对自己这么好,还想说自己暂时没钱还他。想说的话太多,又不知道如何开口。许教授张嘴张了半天,终于结结巴巴地问谭宗明:

“你……你吃晚饭了吗?要不要……上楼坐坐?”


TBC.

#先吃饭还是先吃你

评论(11)
热度(47)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