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明诚/程皓】预谋

#祝那个谁 @M是最可爱的M (前天)生日快乐!感谢那个谁一直催我不然我真的不会更新了(土下座)

#好久没写诚楼衍生了嘎嘎嘎嘎





程皓最近接了一笔大生意。

他那个恋爱顾问的生意做得不小,但见过形形色色的客人,也都没见过一个这么大方的。不仅大方,而且大牌,根本都不自己出马,连谈恋爱这种严肃的事情都要交给哥哥来帮忙。

本来程皓是绝对不会接这种活的。用他的话来说:“他本人不在我都不了解怎么给他出主意啊?”

明诚微微一笑:“我跟我弟弟挺像的。”

程皓翘着二郎腿,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成不成,人和人是不一样的。万一出了差错坏我名声呢。”

“我出价,”明诚微微一笑,“五百万。”

程皓噗地喷了一口咖啡出来。

明诚挑了挑眉:“不够?那一千万。”

“别别别!”程皓赶紧摆手,生怕这位金主再说出什么惊人的话来,“就、就、我、我答应,我答应行吗!”

拿了钱,那就得办事。

按照明诚的话来说,他弟弟和他挺像,所以把他作为标准就可以了。程皓虽然将信将疑,但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来。他看了看明诚,这人跟他以往的客户都不一样,盘靓条顺会穿衣服,不仅长得好身材好而且气质好。如果是这样的一个人,程皓实在想不通怎么会有女孩能拒绝。

“那他喜欢的那个人,你了解是什么样的吗?”

“他啊,”明诚若有所思地挑了挑眉,微微一笑,“挺蠢的。”

程皓抬头看着明诚:“啊?”

明诚忍住了伸手揉他头发的冲动:“我的意思是挺单纯的,也挺好看的。”

程皓一拍大腿,乐了:“单纯好办啊!我就喜欢这种要求简单的客户。”

 

程皓说,对待单纯的女生,就要在方方面面都保护好她,为她排忧解难。接送上下班,那是必须的吧。

“程医生,”从牙科诊所出来,程皓就看到了靠在车边的明诚,“下班啦。”

程皓三步两步地跑过来,拍了拍明诚的肩膀:“明总!怎么啦,你弟弟有什么问题需要帮忙的吗?”

明诚打开副驾驶的门,笑了笑:“没有。正好下班顺路,送程医生回家。

稀里糊涂坐进车里的程医生直到把家里地址都告诉给明诚之后,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有点不好意思地在副驾驶上扭来扭去,一直到明诚拽了拽他的安全带才算完。程皓挠挠头,咧嘴一笑。

“你付了我那么多钱怎么还有送回家服务啊,我怪不好意思的,要不我退你一半钱吧,太贵了……”

“不用。”明诚拒绝得干脆利落,“我觉得像你这样的专家,就应该有好一点的待遇,才能专心做工作。”

程专家有点得意地点点头,专心研究起明诚的车。不知道碰到了哪里,广播突然响了起来。电台放着一首情歌,挺浪漫的,但由于太突然,给程皓吓了一跳。明诚也猛踩了一脚刹车,程皓差点飞出去。

“不好意思啊,”程皓讷讷地收回手,想了想又要去关,我不是故意的!”

程皓的手还没碰到开关的时候,突然有一通电话打了进来。明诚捏住程皓的手腕,慢慢地给它放回到程皓腿上,然后才去按了接听键。程皓缩在椅子里,一副受了过度冲击无法回过神的样子,根本听不到明诚在电话里都说了些什么。他眼神发飘,茫然地盯着明诚,也不知道是明诚的问题还是自己不对劲。

他不是没跟男性有过亲密接触。就他跟张铭阳那种关系,勾肩搭背就不说了,搂搂抱抱都是正常的,甚至好到就差帮对方打飞机了。明诚这才只是握了他手腕短暂的几秒,程皓就觉得好像一块烙铁在他腕上留下印记了一样。他的呼吸都不受控制地乱了,程皓靠着车窗,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明诚适时地投来一个关切而狡黠的目光,刚刚平复了心情的程医生脸一红,又要昏过去了。

明诚揉了揉程皓的头顶。可怜的程医生觉得自己就是个坏了的电视机,眼前都是晕乎乎的雪花。

好不容易到了家,程医生简直是从车上滚下来的。跑了几步觉得不好意思,又跑了回来。明诚没有追上去,但看到程皓转身回来的时候就落下了车窗,探头出来看着他。

“那个,”程皓弯腰扒着车窗,磕磕绊绊地说,“谢谢明总今天送我回家啊。”

“不客气。明天早上我来接你,送你去诊所。”

明总裁说完,直接开车走了。程皓呆呆地站在原地,反应了半天才明白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

然后一朵烟花就从头顶炸开了。

 

接程医生下班一个月,明诚弟弟也按照程皓的方法追人追了一个月了。每次程皓问明诚怎么样了,明诚都慢悠悠地说快了快了,倒把程皓急得不行。为了这一单大生意,他已经不知道拒绝多少客户了。虽然明老板给的钱多,但总不能这么一直耗下去。程顾问觉得不能这样,是时候更进一步了。

“其实,”程皓从菜单后面探出头,偷偷地说,“我们没必要过来看的。”

明诚看着菜单,跟服务生点了几个菜,然后才抬头对程皓笑了笑:“我不放心。麻烦程医生陪我一起了。”

麻烦倒是不麻烦。程皓倒也不是没有过观察雇主进度的时候,只不过这次情况特殊。他跟明诚坐在高档酒店靠窗边的位置,放眼望去周围不是情侣就是生意伙伴,还真没有像他们一样两个男人坐在一起的。程皓鬼鬼祟祟地东张西望,企图从每一对关系暧昧的男女中发现明诚的弟弟,他那个从未露面的大客户。

“看什么呢?”服务员先送了酒来。明诚推了一杯给程皓,示意他自己要开车不能喝。

程皓端起酒杯,一本正经地对明诚点头:“我在观察哪个是你弟弟。”

“哦?”明诚嘴角含笑看着他,“那你觉得哪个是?”

“这就是问题,”自认为看人很准的程医生犯了难,“我觉得哪个都不像。是不是我根本就看不到啊?”

明诚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轻轻挑了挑眉。

“比起这个,我想问问你,”他往前倾身,离程皓近了点,“我现在要是请你当我的顾问,来得及吗?”

程皓喝了一口酒,瞪大了眼睛:“不是吧?你们家这兄弟俩条件这么好怎么还找不到女朋友啊?”

“我弟弟因为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的话——”

程皓发誓他看到明诚对他眨眼了。就是眼皮这两下一开一合,程皓觉得自己又不能呼吸了。他端起酒杯,一口气喝光了所有的酒。五星级酒店的服务也太好了吧,程皓看着有服务生走过来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他就跟不受控制似的又一饮而尽。到了第三杯,明诚终于握住了他的手。

“别喝了,”明诚松手的时候,手指轻轻划过了程皓的手心,“你耳朵都红了。”

“你、你还没说呢,”程皓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滚烫的耳朵,“你怎么没有女朋友啊。”

那还用问吗。明诚靠在椅子上,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然后慢慢说道:“我喜欢男的。”

 

程皓觉得自己绝对是喝多了。

但也只是喝多了,不是喝醉了。因为他还能分得清把自己扛回家的人是明诚,脱了他衣服的是明诚,给他塞进浴缸又给他抱出来的是明诚,又跟他一起光溜溜躺在被窝里的人也是明诚。他没喝醉,他清楚地知道了发生了什么,但他肯定喝多了,因为他根本没想去拒绝。

明诚这人可太帅了,连他对自己耍流氓的时候都很帅。程皓气喘吁吁地盯着刚刚夺走自己初吻的明老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想说这些事是谈了恋爱的人才能做的,又感觉好像迷迷糊糊之间听到了明诚说喜欢他。明诚温柔地把他的手禁锢在头顶,然后亲了亲程皓的眼睛。

“程医生,”程皓感觉明诚在舔他的耳朵,这让他快要死掉了,“我跟你表白了,你总得回应我一下吧。”

程皓被他亲得七荤八素,根本没有脑子去反应明诚说了什么,却还记得他的生意:“你弟弟……”

他的本意是明诚算是他的客户,不和客户谈恋爱是他的准则之一;又想说他弟弟的事情还没解决,自己不能就这么和他真正客户的哥哥搞在一起。但他乱七八糟的大脑支持不了他说出逻辑这么复杂的话,所以只能说一个开头就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了。明诚挑了挑眉,表示了自己的不满,然后继续用程皓的耳朵磨牙。

“我没有弟弟。”为了怕程皓不理解,他还特意强调了一遍,“我没有弟弟,我只是为了追你。”

晕乎乎的程医生根本不知道该问什么了。明诚看着他这个表情,又气又笑地松了手,把程皓搂回怀里。他虽然不介意现在对程医生做点什么,但乘人之危总归有点不好。反正程皓这个小脑袋现在也想不出什么来,他愿意等到他清醒之后,再把这件事好好搬到台面上来解决。

“你是故意的!”在快要睡着的时候,终于清醒了一点的程皓瞪圆了眼睛说,“你早就是计划好的。”

明诚亲亲他的额头,爱怜地说:“快睡吧。”

和你认识也好,接近你也好。一切都是早有预谋,一切都是计划好的。

明诚看着怀里睡得安稳的程皓,勾勾嘴角想到。

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巧合,还不是因为喜欢,所以都是我故意。


END.

#我们阿诚,太坏了(邓摇)

评论(11)
热度(89)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