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明楼/谭宗明】老狐狸 13

#勤劳到仿佛不是我





十三

喜欢谭宗明什么呢?

喜欢他对谁都笑,却只对自己表情丰富吗?喜欢他在外叱咤风云,却要对自己俯首称臣吗?明楼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也不知道究竟什么答案才是正确的。他只知道不知不觉间,谭宗明已经占据了他的心。想和他一起上班,一起吃饭,一起睡觉,哪怕什么都不做也想和他待在一起。回北京的那天,明楼的脑海里突然响起来一个声音,那个声音质问他,为什么不带着谭宗明跟你一起?

他于是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被谭宗明套牢了。

可那又能怎么样呢?那天走之前,明楼试探性地问他大姐他可不可以暂时不回来,明镜虽然没有回答他,隔天不就派了明台来看他在做什么吗?明台说是来出差,可明楼知道,世界上就没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他是喜欢谭宗明,可那能怎么样呢?如果不能跟他在一起,何必说出来,给谭宗明平添烦恼呢?从本质上来说,明楼还是个商人,能用数字算清楚的事情尽量用数字,数字解决不了,再来考虑付出与收益能否成正比。他打定主意,如果谭宗明不说,他就也一直装糊涂吧。总好过两个人真的把走心的事情放到台面上,分开的时候会更难过。至少现在这样,谭宗明看不到他的想法,说不定会慢慢放下他。

可他的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现在谭宗明不想躲了,他想做那个勇士。明楼只能控制自己,却不能控制谭宗明的动作。能怎么办呢?那毕竟是自己喜欢的人啊。

 

明楼想说的话,都被谭宗明堵在了喉咙里。

“别告诉我,”谭宗明咬着他的耳垂,小声地说,“不管是什么都别告诉我。”

他很想告诉谭宗明可以,但谭宗明不想听。不管答案是什么,谭宗明都会感到害怕。可他更怕的是明楼知道他的秘密,或者说,现在已经不能算是一个秘密了。既然有勇气说出来,就得有勇气承担。

可明楼就像什么都没听到一样。

他照样完成了最后一步,跟谭宗明洗了个澡,给他换了干净的床铺,又把弄脏的床单丢进了洗衣机。尽管谭宗明反复强调这些工作可以交给家政阿姨来做,明楼还是坚持亲力亲为,就像他第一次来谭宗明家一样。谭宗明把自己闷在被子里,觉得没有被明楼区别对待,让他更难过了。

可明楼也是一样的纠结。他只有让自己忙起来,才能不去胡思乱想。谭宗明相当于把他们两个一直以来回避的问题拿到台面上来了。从此以后只能躲着走,再也不能装作没看到了。明楼咬咬牙,决定打破这样的僵局。不管谭宗明是怎么想的,至少他知道这个问题不能一拖再拖一瞒再瞒了。

谭宗明正趴在被窝里打游戏。明楼走过来,抚摸着他裸露在外的脊背。谭宗明嗯了一声,打了个滚趴到另一侧的枕头上,示意明楼上来。明局长也乖乖掀开被子躺进去,还不忘拿过谭宗明的手机。

一场对话在所难免。谭宗明叹了口气,用手臂撑着头,看着明楼:“怎么了?床单洗好了?”

“嗯,晾在阳台了。”

“哦。”谭宗明扯着被单,“你下次真的不用做这些。”

明楼笑了笑:“我习惯了。”

谭宗明没再回答,重新躺回了枕头上。他不习惯跟明楼进行这样正式的对话。一想到这里,他又觉得他们两个能谈恋爱的几率几乎为零。两个从来都是用身体交流的人,哪有可能更进一步呢?

但明楼显然不这么想。

“小谭,”他决定做主动出击的那个,“你刚刚问我的话,我……”

“别别别,”谭宗明赶紧打断了他,“我都说了,你不需要告诉我答案。我就随便问问,没别的意思。”

明楼沉默了一下:“但我有。”

谭宗明以为自己听错了。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明楼:“什、什么意思?”

“意思是,”明楼深呼吸,慢慢地把自己想说的话吐出来,“如果我被调回去了,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吗?”

 

这未免太自私了。连明楼自己都觉得自私,他更没有把握会说服谭宗明。果然,谭副局长叹了口气。

“我不知道。”他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明楼,说实话,我不知道。我爸妈……他们离不开我,我也……”

他转了个身,背对着明楼。能说出这些话来已经够他受的了。谭宗明向来不是一个会被感情支配的人,否则他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个位置了。不管感情让他多想说出愿意,他都要考虑周全。他放不下他的家人,放不下他的事业。他不是二十三岁,会为了一个人就义无反顾地到另一个地方重新开始。天知道他用了多少努力才能达到今天的成就,可明楼就只是动了动嘴,怎么能就这样让他抛弃所有的呢?

“不知道也没关系。”

明楼看着谭宗明的背,还是没忍住,从后面把谭宗明抱在了怀里。如果他们中总有一个人要先低头的话,他不愿意那个人是自己,可他更不希望那个人是谭宗明。他为了自己已经付出够多了,而明楼却什么表示都没有,这未免太混蛋了。明局长把头埋在谭宗明的肩上,他亲了亲他的后颈。

“你不知道也不要紧。你知道我喜欢你就可以了。”

他把谭宗明翻过来,看着他的眼睛:“是真的喜欢你,喜欢你这个人,不是喜欢跟你上床的意思。”


TBC.

#好了,表白了,完结了别追了

评论(7)
热度(68)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