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谭宗明/程皓】无药可救 2

#老谭,直男,却要被另一个直男给掰弯了,啧啧啧(邓摇.gif)






程皓恨不得撕了自己这张破嘴。

他在那边都羞得跟个小猴儿似的了,谭宗明呢?谭宗明无动于衷,好像下面的家伙不是他的东西一样。

不光是因为谭宗明能沉得住气,主要还是他得保持冷静,才能尽快恢复正常。谭宗明反复深呼吸,闭着眼睛什么都不看,什么都不想。现在想用牙疼来分散他别的注意力,牙反而不疼了。谭宗明在心里痛骂程皓,也痛骂这个不争气的自己。想了想,又觉得都是这颗牙惹的祸。

反正眼下一切跟这个形势有关的东西,都能被归结到罪因上去。谭宗明抿了抿嘴,睁开眼睛一看,终于一切如常。他重重地舒了口气,翻身坐起来。

程皓缩在一边的椅子里,口罩还挂在他一只耳朵上,整个人看起来好不可怜。谭宗明不明白他委屈什么,明明让他有反应的人是程皓——这么说也不对,而且感觉太奇怪了。他张了张嘴,想说你别在意,又觉得程皓这个表情已经充分说明了他多在意;想说你就当没发生,可他自己都没办法当做无事发生过。脑海里闪过一句又一句或安慰或指责的话,又都被谭宗明自己给否决了。最后,谭宗明清了清嗓子。

程皓一抖。正要逃跑,就听到谭宗明说:“你不喜欢男的吧?”

……啊?

谭宗明觉得自己这句话说的没什么问题。他看程皓的反应,分明就像是在指责自己对他乱发情。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他得确认这种可能性不存在。只要程皓也是直男,那就一切都好说了。大家都是男的,谁还不清楚自己的生理构造呢?任何刺激,都有可能造成这样的后果,这都是很正常的。只要程皓点点头,说一句自己喜欢女孩儿,那大家把这段不愉快忘记,说不定还可以做个不联系的朋友。

可话到了程皓耳朵里,完全变了味道。他一想到谭宗明方才对他性取向的遮遮掩掩不肯正面回答,再想想看谭宗明的小兄弟,又思考了一下谭宗明的问题,当即就觉得谭宗明话里有话。这是要泡他?可程皓从来都没喜欢过男的。但如果是谭宗明的话,程皓抬眼看看面前这个英俊而和蔼的男人,立刻就红了脸。

在这间诊室里,谭宗明做的最多的两件事,除了叹气就是闭眼了。

他眼睁睁地看着程皓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羞得从脖颈红到了耳朵尖儿。无影灯照在程皓头上,照得他薄薄的耳朵近乎透明。谭宗明看着他红彤彤的耳朵边上一圈细小绒毛,又看了看脉络清晰的血管,绝望地闭上了眼,想要把这一切都从脑海中赶走。但他失败了,睁开眼之后,诊室还是那个诊室,程皓还是那个程皓。谭宗明咬牙的力气大到甚至要把刚补好的牙都咬碎了。他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用力甩上了门。

 

“我觉得他应该是喜欢我的吧……如果不喜欢的话,不管我怎么碰都应该没反应啊。”

“也不能那么说吧,但是、但是我只是吹了口气儿啊!又不是真的摸上去了。这跟直接接触不一样的!”

“可我真没喜欢过男的!我也不确定我喜欢不喜欢他……那要是他讨厌我怎么办?他那天直接摔门走了。”

“好吧,”程皓下定决心,给自己加油鼓劲似的点点头,“我也觉得他是因为害羞才走的。”

张铭阳在电话那头笑得乐不可支:“哎,我可是死乞白赖才从安迪那要到的电话号码啊,可都给了你两天了。程皓,你要是再没动作,兄弟我也帮不了你了。他谭总再喜欢你,那也得你有表示他才有回应啊。”

“哦。没想到他那么厉害的一人还挺被动的。”程皓若有所思地盯着他抄下来的、早已烂熟于心的号码。

“你懂什么呀,他们那个位置的,就喜欢这个,这个这个,”张铭阳想了想,“被追逐的乐趣。”

行,好的,没问题。挂了电话,程皓的手攥成拳头,捶了两下自己的胸口,为自己加油鼓劲。谭宗明的电话号码打了删删了打,犹豫好久都没有按下拨通键。他的手指在绿色的小圆按钮上虚虚地浮着,始终无法一鼓作气地拨过去。程皓紧张地啃着另一只大拇指,不知道自己这通电话是通向死亡还是爱情。

他做不了决定,有别人来帮他。正犹豫着呢,办公室的门被猛地推开。程皓吓了一跳,手一哆嗦,电话就拨了出去。小护士告诉他有病人来了,还没等他回复,挂在耳朵上的蓝牙耳机就有了动静。

“喂?请问你是?”

谭宗明低沉的嗓音在他耳边轻轻柔柔地响起,声音不大,程皓却觉得自己的鼓膜都要被这声喂给震碎了。他抱着手机傻乐,脑海中迅速回想起两天前谭宗明在他面前,慢慢睁开眼睛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钻头的声音太尖利了,谭宗明看着他的时候眼睛里还蒙着一层水汽。

程皓咂咂嘴,光是靠回想,他就又一次心动了。

小护士和谭宗明都没得到他的回答,但都等着程皓给一个回复。小护士先沉不住气,催着程皓快出去看看。程皓正要回答他,谭宗明就也发话了。

“你好?”谭宗明以为这是哪里来的骚扰电话,“如果您没事的话,我就挂了。”

“别别别挂!”程皓立刻回了神,甚至激动地站了起来,“别挂!谭总,我是程、程皓,程医生!”

谭宗明揉了揉紧皱的眉心,好半天才慢悠悠的回了一句:“程医生。找我有事?”

程皓这时已经把小护士推出去关紧了门,听到谭宗明这么问他,他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靠在门上听自己的心跳。好在谭宗明没有再威胁他挂电话,善解人意的谭总在电话那头笑了起来。

“是问我的牙吗?情况很好,上次治疗结束之后到现在还没有疼过。程医生不用担心,如果有问题,我会找我的私人医生。”

一听到“私人医生”,程皓立刻回过神:“不行!你的牙只能我来看。”

呸!他恨不得给自己两个耳光让自己清醒点。电话那头的谭宗明沉默了,好半天没说话。

“我的意思是,”程皓用脚尖碾着地板,“我的意思是我跟别的医生手法不一样,我怕他们看不好。”

“那就谢谢程医生好意了。”谭宗明觉得自己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两个人共同沉默了一会儿,程皓摸摸自己滚烫的脸:“那、那什么,我这边来病人了。”

谭宗明把自己摔在老板椅里,长舒了一口气:“快去吧。祝程医生工作顺利。”

“哎,还有个事儿,”程皓咬咬牙,磕磕绊绊地问,“咱、咱能加个微信吗?”


TBC.

#老谭:不能。

评论(11)
热度(78)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