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谭宗明/程皓】无药可救 1

#大家好,我……





牙疼是真的折磨人。

谭宗明托着腮,望着前面正在做报告的小伙子,灵魂早已神游到天外了。安迪挑了挑眉,用手肘暗暗地怼了他一下,可惜谭总一点反应都没有。她叹了口气,放弃了让谭宗明做一个评估的想法。合作方的大老板紧张地看着他们,安迪微笑着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什么问题。谭宗明这才回过神来,看了看安迪的表情,然后心不在焉地扯过合同,签上了自己龙飞凤舞的大名。对面的老总长舒了一口气,哈哈大笑起来。

谭宗明笑不出来,也不想和他们共进晚餐。简单地跟秘书交代了几句合作事项,他就扯着安迪先走了。

“你怎么了?”刚一上车,安迪就关切地看了一眼缩在副驾驶上的谭宗明,“今天这么不在状态?”

“我牙疼。”过了好半天,车都开出了停车场,谭宗明才缓缓地艰难地说,“册那。疼的受不了。”

他很少失态,即使与他亲密如安迪,也极少听到他爆粗口。这让安迪立刻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她拐了个弯,把车停在路边。他们在北京出差,要在第一时间解决这个问题,还真不如在上海方便。好在安迪有个认识的朋友,她打了个电话问了地址,谭宗明深吸一口气,去便利店买了瓶冰水按在腮边。病人没什么表达意见的权力。谭宗明也没力气说话,就一言不发地任由安迪开车带他往前走。

“什么时候开始牙痛的?”为了转移谭宗明的注意力,安迪决定和他闲聊,“昨天不是还好好的?”

“嗯。”谭宗明望着窗外,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游戏,“不知道。刚刚开着会突然就疼起来了。”

是真的疼,而且越来越难忍。谭宗明觉得牙床里好像有个小人,举着小锤子一锤一锤地砸下来,有节奏有规律,而且一分一秒都没有停歇。疼得他头上青筋直跳,要不是还有一点理智在,他简直要撞墙。

“到了到了。”安迪看了看导航,把车停在了目的地门口。“走吧,去看看牙医。” 

 

张铭阳只在门口等了两分钟,就见到安迪蹬着高跟鞋朝他走过来。身后跟着个宽肩窄腰的帅哥,两条长腿步伐平稳跟在安迪身后,风衣的衣角被轻轻卷起来打了个转。光看神色,还真分不清谁是病人。

“哎,安总,”张铭阳迎上来想帮安迪拎包,被高冷女神婉拒了,“你们来的挺快啊。今天不堵车?”

跟安迪寒暄过后,张铭阳才对谭宗明伸出了手:“谭总是吧!哎呀真是久仰久仰,真没想到能见到您。”

谭宗明微微一笑,跟他握了握手:“我又不是明星,见我一面有什么难的。”

他这是在客气,张铭阳就也很识相地没再顺着这个话题说下去,带着安迪和谭宗明往诊所里面走。谭宗明整了整领带,这是他感到紧张时的下意识做法。过于整洁干净的牙科诊所,总让他觉得有压迫感。

“来来来,我给介绍一下,”张铭阳带他们走到前台,“程皓程医生,知名牙医,我的好朋友。”为了证明这点他拍拍程皓的肩膀,强行把人揽了过来,“嘴里有什么问题,交给他,准没错。”

程皓抬头看了看安迪,又看了看谭宗明:“谁牙疼啊?”

安迪象征性地跟程皓握了握手,微微一笑:“他。今天早上突然开始牙痛,在这之前没有什么别的症状。”

“哎,成,”程皓扯了个病历本让谭宗明填一下,“那您跟我来吧,先把这个填了,我在里面儿等您。”

这么年轻,能行吗——谭宗明不会当面折人面子,他总是能做到足够礼貌,但这并不代表他信任每一个人。安迪接收到了他的眼神,只摊了摊手让他安心。 

人都到这了,行不行能怎么样呢?谭宗明硬着头皮躺下,看着头上明晃晃的灯,想死的心都有了。程皓戴着口罩,温柔地叫他张开嘴。谭宗明呼了一口气,视死如归地任由程皓摆弄。

“外面那个是您女朋友啊?”

程皓声音轻快,尾音上挑,带着好听的北京口音。谭宗明眨了眨眼,摇摇头:“好朋友。”

说罢,还怕程皓误会似的又解释了一句:“她有女朋友了。”

程皓唔了一声,没去纠结安迪是直的还是弯的这个问题。他凑近了点,轻轻敲了下那颗让谭宗明喊痛的牙齿,仔细研究了一会儿,然后笑了一下。他直起身,蹬着转椅滑到边上去,在玻璃柜里翻着材料。谭宗明听到他朦胧的声音隔着口罩传过来。

“您挺爱吃甜食的呗?”

有一种被看穿的羞赧,谭宗明闭着眼睛,好半天才不情不愿地嗯了一声:“还好吧。”

“没什么大事儿,就这颗牙有个洞,以前堵过吧,这材料儿可不怎么样啊。”程皓滑回来,“给你换个好的。”

谭宗明听话地坐起身吐了一口口水,又乖乖躺回去。

“谭总有喜欢的人吗?”

一边埋头捣鼓着手上的工作,程皓嘴上也不闲着:“安迪姐不是你喜欢的人吗?那你喜欢男的吗?”

谭宗明有一种被窥探隐私的不适感:“程医生对病人的感情问题这么关心?”

“我不光是牙医,”程皓冲他眨眨眼,“我还是恋爱顾问,懂吗?谭总有什么感情问题也可以找我帮忙。”

什么恋爱顾问,小孩子多谈几次恋爱就觉得自己对爱情了如指掌了。谭宗明漫不经心地笑了笑,决定不回答这个问题。但程皓可没打算就这么放过他。

“那谭总喜不喜欢男的啊?”

“……你为什么会想这么问?”

“因为,”钻头的声音打断了程皓的话,他仔仔细细地把谭宗明那颗牙上的东西都清理掉,“你朋友喜欢女孩儿啊。这也算是合理怀疑嘛,毕竟你知道的,那个,人以群分,哈哈哈哈。”

谭宗明闭上眼,表示他不想继续这段对话。程皓也没追问,专注地处理谭宗明那颗牙。谭宗明睁眼偷偷瞄了一下,看到这个年轻的牙医正认真地给他处理问题。他向来不是一个以貌取人的人,事实上,程皓的技术还是很精湛的。如果没有那么多废话,也不搞什么恋爱顾问,谭宗明相信他会在牙科领域有所建树。 

 

“好了,”不出十分钟,程皓就宣布问题解决,“闭上嘴轻轻咬一咬试试看,有什么问题就告诉我。”

谭宗明感受了一下觉得没问题,就摇了摇头准备坐起来。程皓摘了口罩,正跟他说注意事项,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凑了过来。谭宗明自然而然地重新躺回去,还乖乖地张了嘴——他以为是程皓又要看他的牙齿有什么问题。

但程皓没有。

他越凑越近,近到两个人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谭宗明感觉他的下巴轻轻蹭过了自己的笔尖,程皓撅起嘴,轻轻地在他额头上吹了口气……

“你睫毛挺长的,”吹完气之后,程医生傻乐了一下,“都落到额头上了。哎谭总你脸红什么?”

程皓坐直了身子,还要说些什么,目光瞄到谭宗明的裤裆,一瞬间脸红的就变成他了。谭宗明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面色铁青。

操。

钢铁直男谭宗明,就因为小牙医往自己脸上吹了口气,居然起了生理反应。

无辜而又羞赧的程皓看着谭宗明,后者正紧闭着眼,仰着头叹气。程皓瞄了一眼谭宗明的下巴和流畅的颈部线条,说出了他此生最后悔的一句话:

“需……需要帮忙吗?”



TBC.
#请问程医生你想怎么帮

评论(24)
热度(113)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