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谭宗明/贺涵】喜欢你(《拆弹专家》番外)

#跨年了!先说好了没有肉吃!

#谁说正文没写完就不能写番外的!





“老谭,”安迪的强忍笑意的声音即使是在电话那头,谭宗明也能听得清清楚楚,“你到哪里了?”

谭宗明看着眼前纹丝不动的车流,叹了口气:“堵在路上了。他们开始了吗?也不用等我吧。”

“开始——倒是还没开始。不过,有一件特别有意思的事。你最好快点到,别怪我没提醒你,挂了。”

还没等谭宗明追问,安迪就果断的挂了电话。谭老板一愣,可也拿他的好朋友没办法。他叹了口气,不明白辰星怎么非要在年末这一天办这场年会,还邀请晟煊来参加。他是一点兴趣都没有的,可安迪约了曲筱绡同去,说是要给小曲增加点人脉;至于贺涵,辰星是他的老东家,他没理由拒绝。如果贺涵都赴约,谭宗明当然没有缺席的理由。他跟贺涵正处于热恋期,要不是公务在身,恨不能时时刻刻黏在一起,这样意义重大的日子,没道理还要分开过。即使谭宗明原本是有计划的,无奈现在只能也顾全大局。

再说了,只要是跟贺涵在一起,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一想到自己的男朋友,谭宗明的嘴角就忍不住泛起温柔的弧度。他偏头瞄了一眼手机,刚刚巧,他的心上人也打来了电话催促他。谭宗明眯着眼睛笑了起来,接通了贺涵的电话。

“想我了?”

“唔,”贺涵没料到他这么快接起电话,周围还有不小的杂音,谭宗明耐心地等着电话那头变得安静,“你到哪里了?你快点过来。很快就要开始了,你不在的话不太好吧。”

谭宗明揉了揉眉心:“宝贝,我倒是也想快点。如果可以的话,我都想直接飞过去。”

谁让今天是情人们约会的好日子呢。路上的车多到数不过来,转一个弯,又是新一轮的等待。谭宗明看了看导航,距离目标酒店不到两公里,步行距离二十分钟,开车的话却可能遥遥无期。贺涵没再催他,可也没再说话。谭宗明看了看自己的皮鞋和西装,他咬咬牙,拐了个弯把车停在右手边商场的停车场里。

“很快。最多二十分钟我就能到了。”

贺涵收了线,依旧对谭宗明的话表示怀疑。12月31号,他不是不知道人们有多疯狂,他只需要往外望一眼,都能看到堵得水泄不通的马路。可谭宗明从不对他说谎,他说他能20分钟赶过来,就算是问鸟人借一双翅膀飞过来,他谭宗明也一定能履行自己的诺言。安迪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快要开场了。

 

让谭宗明走上二十分钟不算什么难事,可他的装束毕竟不适合这样的活动。累倒是次要的,主要是冷。纵使他是铁打的,也不得不在上海的冷风中屈服。可他顾及贺涵还在等他,不自觉地就加快了脚步,以至于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他的额头甚至都渗出了汗珠,可脸颊和耳朵却冻得通红。迎宾小姐看着他,一脸惊讶。

“抱歉,”谭宗明冲她们眨眨眼,“我来晚了,连累你在外面站这么久。”

门口的两个礼仪脸一红,一时间都忘记了迎接这位彬彬有礼的男人。谭宗明自己从包里翻出邀请函递给她,又开了门,叫她们两个先进去。礼仪小姐受宠若惊地摆摆手,这才想起来自己的职责是什么。谭宗明笑眯眯地拉着门,执意叫她们先走。女孩子们红着脸挽着手进了门,还不忘娇羞地回头看他。

对每个女性绅士,是谭宗明一直以来保持的好教养。但当他看到贺涵的时候,可就笑不出来了。

不仅笑不出来,谭宗明还在一瞬间明白了安迪说的“有意思的事”是什么。贺涵右手边坐着安琪儿,左手边就是唐晶和罗子君。这算是什么奇怪的搭配?谭宗明心里有一万个问号和一万句脏话,但他是谭宗明,谭宗明就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像个撒泼的女人一样乱吃飞醋。他当然是十分相信贺涵的。

可相信是一回事,不舒服又是另一回事。谭宗明虎着脸,走到安迪身边坐下。曲筱绡正和安迪说话,看到谭宗明来了,立刻热情地跟他打了招呼。她的声音清清脆脆,又没有要刻意掩饰,在他们前面的贺涵那一桌听到有人在喊谭总,立刻都回头看了过来。谭宗明笑着坐下,跟安琪儿摆摆手,就当是在打招呼。

然后他才看向贺涵,叫他又爱又恨的贺涵。贺涵递给他一个无奈的眼神,然后就随着唐晶一起扭过了头。谭宗明的手机一亮,熟悉的名字出现在屏幕上——我也没办法呀。

谭宗明当然知道他是没办法。此刻他只恨自己没能早点到,这样说不定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在来的路上他想的一万种在桌子下和贺涵偷偷调情的方法,现在都只能是想象了。他既不能用脚去磨蹭贺涵的脚踝,也不能若有若无地把手搭在贺涵的腰上,更没办法趁着大家看表演的时候偷偷亲他一口。安迪很是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从自己的包里翻了个粉饼出来,递给谭宗明。

“给我这个做什么?”谭宗明不知所措地看着她,“我又不会化妆。”

“我叫你照镜子理理头发。”安迪跟曲筱绡一起笑了,“你是跑来的?头发都乱了。”

不是跑来的,可要是跑着过来能阻止这一切发生,他情愿在街边买双跑鞋冲过来。谭宗明强压着内心的醋意,整理好散乱的额发。曲筱绡从他手里抢过粉饼,趁着小姑娘补妆的时候,安迪凑过来压低声音说:“你也不要太生气了,不是他的本意。但老朋友老情人邀请他,总不能当众折人面子吧?”

“怎么不能?”一想到贺涵那个趾高气扬的样子,谭宗明就忍不住翻白眼,“他又不是没这么做过。”

安迪摊摊手:“那也分对谁。”

不需要安迪提醒,谭宗明也清楚地知道这件事。他喝了口酒,目光总是忍不住往贺涵身上瞟。他看着贺涵跟唐晶窃窃私语,唐晶的手搭在贺涵的肩膀上,然后两个人一起笑了出来——谭宗明猛然站起身,台上的主持人一愣,没想到晟煊的大老板居然也愿意参与他们的游戏项目。

曲筱绡当即笑出了声:“谭总!你知道人家在干什么吗?”

原本没人愿意参加的项目,因为谭宗明的起身,现场的气氛被推到了高潮。女人们争相举起手,想要获得跟谭宗明同吃一根饼干棒的机会。谭宗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这么糊里糊涂地被人拽到了台上。他看着坐在第一排的贺涵,不明白怎么现在怒气冲冲的人就变成贺总了。谭宗明又看了看安迪——没人理他,她和曲筱绡已经笑作一团了。

“别选了,”贺涵突然也站起身,走到台上,冷冷地说,“就我来。这么多女孩子,怎么能便宜了谭总?”

不知道是舞台的聚光灯烤得太热,还是方才走路过来的余韵未退,谭宗明觉得自己的额前都要渗出汗珠了。主持人喋喋不休地讲着什么规则,他一句都没听进去。他只看见贺涵叼着个什么东西,慢慢像他凑近。刚才没看太清,现在近距离地观察,才发现贺涵今天穿的西装是他最喜欢的、带暗纹的那一套。他就喜欢贺涵这样,明着好看,暗地里也能骚得起来。谭宗明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他听到贺涵含糊的声音,叫他张嘴。这样的情况下,没人能思考别的,只能老老实实按照对方的指令做。谭宗明听到咔嚓一声,贺涵咬断了那边饼干,然后凑近了点。他卡顿的大脑突然恢复清明,完全清楚了状况。贺涵咬牙切齿地逼过来。

“你输了。”

还没等谭宗明说话,贺涵突然拉远了和他距离,笑着说了这么一句。台下的人看不清他们之间的眼波流转,只当是两个人真的在玩,曲筱绡尖叫了一声,主持人也起哄道贺涵赢了这一局。谭宗明吞掉了剩下的那一半饼干,强行把自己的情绪压下去,接过主持人递来的话筒,说了一句还是贺总厉害。

“行啊你,”下了台之后,安迪打趣谭宗明道,“没想到谭总的恩爱都秀到辰星来了。”

谭宗明撑着额头看消息:“你就别开我玩笑了……我先出去一下,有事打我电话。”

曲筱绡看着谭宗明消失在门口的背影,又看了看跟上去的贺涵:“说得好像给他打电话他就能接似的。”

 

“你什么意思?”

刚一进门,贺涵就把谭宗明按在了门上。他该庆幸他早就在这个酒店订了间房,不然他的怒火可不够他撑到回家的。贺涵挑着眉,凑得更近了点。谭宗明无奈地笑了,揽住他的腰。

“我能有什么意思?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都敢站起来?”

“怎么不说你自己?”谭宗明突然按着贺涵的头,跟他鼻尖相贴,“你跟前女友有说有笑,我不能生气?”

贺涵愣了一会:“……你吃醋?”

谭宗明不觉得这是什么丢脸的事:“怎么?不行?”

“我为了早点见到你,”没等贺涵开口,谭宗明就继续说了下去,“我把车停在路边走过来的。”

贺涵瞪大了眼睛:“你疯了?!今天多冷你不知道?你穿这么少你就敢……”

“别说那么多,”一吻终了,谭宗明已经拐着贺涵躺到了床上,“好日子,不能在说废话中度过。”


END.

#老谭不让我说废话了,所以就结束了,祝大家新年快乐!晚安!

评论(9)
热度(65)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