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明楼/谭宗明】老狐狸 11

#还……还记得我吗(围笑)

#太久没更新了 怕大家忘了前文






十一

如果可以,谁想上班啊。

谭宗明木着脸看着天花板,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随便想点事情。闹钟在边上一直响,他也没心思去理会。这个周末发生的一切就像过电影似的在他脑海里来来回回闪现,一会儿是明楼好看的笑,一会儿是明楼给他做的晚饭,镜头一转,又变成了电话那头莫名其妙的男孩儿的声音。谭宗明心里烦躁的很,却又没处说,恨不得把手边的东西都摔烂,来发泄他心中的怒火。手机还在不知疲倦地响,这次终于把谭副局长从白日梦中叫醒。他气得啧了一声用力地把手机扔下床,金属机身砸在厚重的地毯上,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就像在提醒谭宗明他再怎么因为明楼生气对方也都不知道。闹钟却还没停。

谭宗明颓然地倒回床上,扯着被子蒙住了自己的头。

他这个周末过得一点都不好。自从礼拜六晚上他给明楼拨了那通电话之后,心情就跌倒谷底,再也没平复。他关了手机去酒吧买醉,正好遇到之前约他却没约成功的包奕凡。两个人叫了一堆朋友,喝到凌晨三四点才迷迷糊糊地回家。还不到八点,谭宗明他哥就把他从被子里挖了出来,说是老爷子骂他太久没回家,今天一定要回家吃饭。谭宗明勉强打起精神来冲了个澡跟他哥回家,中午又是免不了一顿酒局——其实没人劝他喝,可谭宗明自己就跟着了魔似的,一定要用这种方式来麻痹自己。这一场刚刚结束,晚上又有同学聚会。吃饭喝酒唱K,回到家的时候天都快亮了。

好在这几个小时足够让他清醒,不至于还像醉了一样说胡话。闹钟短暂地停了几分钟,又是新一轮的攻势。谭宗明终于认清了现实。要不然就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去上班,要不然就当鸵鸟一辈子。

他谭宗明是谁?那可是一路打拼才到这个位置的青年才俊。没有什么事情是过不去的,身上的酒气多洗一会澡就能去掉,宿醉后的头痛只要他不说就没人知道。至于明楼,明楼只不过是一个炮友而已。

 

可是如果真的只是炮友的话,何必要给那些超出他身份范围的关心呢?

“快点,”明楼坐在谭宗明对面,翘着腿,面容严肃,“赶紧把药吃了。”

谭宗明没说话,只是慢吞吞地旋开水杯盖子,用行动来表达他的抗拒。他不知道明楼是怎么知道他花天酒地了一整天的,也不想知道明楼跟他说这些的原因是出于上司对下属的关怀,还是单纯为了“玩玩而已”。老实说,他人生的前三十年,对待感情一直是游戏人生的态度,如今面对明楼,也不知道是不是报应。

“下午早点下班回家吧,你看看你这个样子,你是想死在单位,让大家表彰你?”

声音嘶哑的谭宗明闷闷地开了口:“不关你事。”

明楼决定不跟身体抱恙的人计较态度问题:“你礼拜六给我打电话了?我弟弟说你没说话就挂了。”

可不是打了吗?不仅打了,还知道你急匆匆地回家是因为家里还有个年轻的小男孩儿?要是只想做炮友为什么不直说,给我做饭算怎么回事?谭宗明盯着明楼,心里翻江倒海,嘴里却一句话都没说。他冷冷一笑,耳边又回响起明楼刚刚的话。他当然承认他是嫉妒了,但他只承认给自己,永远不要告诉明楼。

“什么?”被酒精麻痹的大脑在回味了两三遍之后突然清明了一些,“你什么?谁接的电话?”

“还能是谁?我弟弟。前天突然从北京过来出差,明天就回去了。本来想今天晚上跟你一起吃饭……”

……嗯?

谭宗明深深地叹了口气。

“怎么了?”明楼伸手过来摸摸谭宗明的额头,他总是怕他发烧,“你今天还是早点回家吧。”

“没事。”什么事都没有,好得很。喝了一天两夜的酒仿佛也一瞬间在身体里蒸发了,那个像傻子一样到处买醉的谭宗明也就是个幻觉。谭宗明对明楼露出了他今天的第一个笑容,“没事,晚上不是要吃饭吗?”

 

“我介绍一下,”明楼喝了一口茶,“这是我弟弟,明台。”

明台先伸出手:“你好你好,谭局长,是吧?总听我哥提起你,没想到你真这么好看啊。”

“谢谢,”谭宗明听惯了这样的话,笑得云淡风轻不为所动,“严格来说,我是副局长。”

“哎,要是没有我哥,那你肯定就是正的,是吧。等他走了,那这个位置肯定轮到你啊。”

“咳,”明楼适时地打断了这个奇怪的对话,“明台,点菜。都上了一天班,你不饿吗?”

“是是是,您说的都对,”明台拖长了声音,撇着嘴翻着菜单,“你也就能欺负欺负我吧。”

谭宗明看着他俩的互动,没来由地想笑。这算是他第一次正式接触明楼的生活,也是第一次见到他除了做局长之外的样子。在外人看来他做大哥和做局长没什么区别,都是那副不容置疑的表情,但谭宗明能感觉到他对明台还有温柔在。他猜他们是没有什么父爱,才会让明楼不自知地承担起这个责任。

有明台在的地方,气氛总不会太差。倒不如说,明楼和谭宗明都是他的听众。当然,他主要还是在对谭宗明讲,从他小时候明楼逼他背书,讲到工作之后明楼要他上交工资,好几次都迫于明楼的眼神中途停止。谭宗明两天没有好好吃东西了,这顿饭吃得格外的细致。食物带来的愉悦,和明楼私底下的亲近时间,还有他那个活跃气氛的弟弟——这使谭宗明感到满足且惬意。他喝了一口热汤,轻轻舒了一口气。

“你们先聊,”他拿起桌上的手机,“我先去一下卫生间。”

明台看着谭宗明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哥,你信不信他肯定是去买单的。”

“嗯。”明楼笑了笑,他虽然不想让谭宗明去埋单,但也没打算去制止他。找别的机会补偿他吧。

“还有,”明台狡黠地笑了笑,“我感觉他——”他故意拖长声音,卖了个关子,“好像喜欢你。”

明楼挑了挑眉:“哦?你也发现了。”

明台摊手:“直觉。”

“哎哎哎,”眼看着谭宗明又出现在视线范围内,明台赶紧捅了捅明楼,“那你呢?你喜欢他吗?”

明楼看着远远走来的谭宗明,眼底的笑意越来越深。

“你知道就好了,别告诉他。”明楼理了理衬衫,“让他自己发现吧。”

明台缩了缩脖子,没来由地为他未来的大嫂感到一阵心疼。

自求多福吧您。


TBC.

#小明,小明你又知道什么了你

评论(23)
热度(88)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