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洪少秋/谭宗明】国安队长也有假期

#一个很短的小甜饼




谭宗明这辈子最不想打交道的人就是戴大盖帽的。不是因为他不擅长,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人是他不能与之相处的,只是说他本能地就想把他们拒之门外。他总觉得这类人,死板,严肃,不懂得变通,没有幽默感,最重要的一点,十分认死理。倒不是说他瞧不上他们,谭宗明由衷地敬佩警察叔叔们做出的贡献,他只是在涉及到感情方面的时候,绝对会把这个职业划入坚决不考虑的范畴。

所以洪少秋算是一个意外。

当时两个人还只是很单纯的合作关系。洪少秋追查一宗涉及到商业机密的案件,自然需要本市经济界呼风唤雨的谭大鳄的协助。对于工作上的合作,谭宗明接受起来绝对是没有问题,百分之百配合调查,没想到刚查完案就跟着洪队长滚到了床上。谭总把这归功于酒精作用——洪少秋破了案,兴奋,这是正常的;至于他,他空窗了太久,面对一个在自己的领域有所成就的队长,自然头脑发热,干了坏事。

要说干坏事的应该是洪少秋才对,毕竟腰酸背痛不能下床的那个是谭宗明。可洪少秋一身凛然正气,总给谭宗明一种自己袭了警的错觉,连直视洪队长的勇气都没有,更别提拒绝洪队长接他下班的邀约了。

他谭宗明是什么人,堂堂晟煊集团的老总,全公司上下,谁不赏个脸给他?出门就别说走路了,光是司机就有两个,连司机上班都有专车。这么大排场的人物,洪队那天去接他居然开了个……电瓶车。

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谭宗明当初答应洪少秋的追求,就是为了让他别再开电瓶车来接自己下班。

 

两周没回家的洪队长,今天终于结束了一个阶段的工作,可以安安心心地回家睡个舒服觉了。

他把手头的文件整理了一下,做了个简单的收尾,又请组里的人吃了饭,这才开车回谭宗明的本宅。九点刚过,时间不算晚,客厅里灯火通明,大玻璃窗映着水晶吊灯。洪少秋轻呼一口气,走了进去。

谭宗明歪在沙发上抱着一袋松子看电视,听到门口的响动头都没回。管家走过来接过洪少秋手里的公文包和外套,尚未习惯被这么伺候的洪少秋对他恭恭敬敬地点头,说了句谢谢。管家一愣,也鞠了一躬,说不客气。两个人面面相觑,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洪少秋你过来。”关键时刻,还得是谭总下命令。管家瞄了一眼,识趣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洪少秋挨着谭宗明坐下,搂过他的肩膀,一边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一边从袋子里抓了颗松子剥来吃。只不过这颗松子还没等送进洪队嘴里,半路就被谭总张嘴拦了下去。洪少秋也不生气,顺势就剥给谭宗明。

“行啊你,”谭宗明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胳膊肘拐了洪少秋一下,“半个月了,家都不回一次。你谁啊,大禹?破案去了还是治水去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查案的地方离家根本就不远。”

“没有啊,我回来过一次,前天我还回家洗澡了呢。”洪少秋理直气壮,“但你上班了不在家。”

谭宗明狠狠掐了一把他腰上的肉:“你把我家当公共浴室了?”

洪少秋刚要解释,叶晗的电话就打了进来。谭宗明伸头看了看,猜是工作的事,就没再调侃他。洪少秋边听电话边就着谭宗明的手吃了几颗松子,突然脸色一变,站起来走到了门口。谭宗明抬头看了看他,倒也觉得没必要去追问。他喜欢洪少秋为了自己的事业而忙碌的样子。

这一通电话没持续太久,洪少秋就收了线坐了回来。谭宗明拍拍手上的碎渣。

“有事?有事也得洗个澡再去。”

“嗯,洗个澡,洗个澡,”洪少秋歪着头看着谭宗明,“是得先洗个澡再说。”

谭宗明心里警铃大作:“洪少秋?你敢!”

洪队长一把扛起来谭总:“你说我敢不敢?”



END.

#没了,我就想写洪队给谭总剥松子,谢谢,再见,明天再欺负谭总

评论(18)
热度(62)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