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谭宗明/许光明】漫长的白日梦 1

#我好像第一次起这么长的题目

#一个冷酷的谭粑粑






谭宗明最瞧不起这样的人。

没有骨气,胆小怕事,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自己好不容易得来却又可以轻易被摧毁的名誉,容易上当受骗,唯唯诺诺,好像一点自己的主见都没有。可就是这样的人,你说不准他在乎的是什么,万一触碰到他最要紧的那根线,却又好像能跟你拼命。你无法拿他怎样,他倒是能让人心烦意乱。

他瞧不起许光明,他很清楚许光明就是这样的人。他恨不得透过鞋底去看他,可他自己心里也总为许光明的所作所为找借口。如果可以,他多想一辈子都不要和这样的人有交集。

 

谭宗明高高在上的态度让许光明讨厌,也让他害怕。

要不是他有事相求,他一定转身就走——许光明在心里暗想,看着谭宗明,连话都不敢说。但他这副胆小的样子只能让谭宗明更不耐烦。他皱着眉,敲了敲桌子,冲许光明挑了挑眉。

“你究竟什么事?没事的话就出去,我一个人要给这一整幢楼的人发工资,没那个时间跟你在这浪费。”

许光明在椅子上坐立不安地扭动了几下,垂着头半天才挤出一句话:“谭、谭总,能不能借、借我点钱?”

谭宗明瞪大了眼睛,旋即他又恢复了那个不屑一顾的冷漠模样。他掸了掸西装裤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

“问我借钱?这么久不见,你第一件事找我就是为了借钱?好啊,借你可以,你先把衣服脱了再说。”

许光明一愣,反应过来之后立刻涨红了脸:“谭、谭宗明,不借就不借,你羞辱人做什么?”

“反正,”谭宗明冷冷一笑,“你也不是没有脱给我看过。”

“那不一样!……那不一样!”许光明下意识地反驳回去。

“有什么不一样?!”谭宗明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你倒是告诉我,和当初有什么不一样?!”

“那个时候是我喜……我喜欢……”

谭宗明牢牢地盯着他:“你喜欢什么?你喜欢谁?许光明,你说出来,说出来我就把钱借给你。”

许光明低着头。他的泪水在眼睛里打转,但他说不出口。他咬着牙不让自己哭出声:“对不起。”

“你喜欢我是吗?”谭宗明绕到许光明面前,捏着他的下巴,“你喜欢我,当初还和丁雪结婚?!”

 

许多事情都变了。

他谭宗明不再是那个相信爱情的毛头小子,许光明也不像念书的时候那么意气风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这么多年也没有一个人去努力修补过。谭宗明对许光明的那点爱早就变成了恨,而许光明也假装心安理得地去做他的好丈夫好爸爸。毕业之后他们再没有见过面,而第一次见面居然是这样的方式。

谭宗明心里充满了恨意,他不愿意就这么原谅不告而别的许光明。他不愿意一次又一次地退让,这只会让他像个傻子一样被耍得团团转。

可他也无法真的狠下心来。

 

怎么会有这么懦弱的人呢?

谭宗明面容冷硬地看着许光明,他的眼泪夺眶而出,很快就滴到了他的手上。谭宗明松了手,往后往后一步,依旧抱着臂看他。他不能让自己在这里就放弃原则。他得让许光明付出代价。

“对不起……对不起……”许光明断断续续地道着歉,眼泪让他的卑微显得格外可怜,“对不起,但我是为了婷婷……求求你……我的女儿要治病,她不能,她不能这么小就……”

“许光明,”谭宗明敲了敲桌子,打断了他的话,“我说得很清楚。我可以借钱给你,但你要有点诚意。想要钱,可以,脱衣服,就现在!”

许光明止住了眼泪。

“可以。”好半天,他抬起头,抹了一把脸,“可以。只要是为了婷婷,我什么都能做。”

“你别把自己说的那么高尚,”谭宗明脱了西装外套,甩在椅子上,“我告诉你许光明,我太了解你这种人了。你根本就不是为了你女儿,你就是为了你自己。没有了我,你什么都不是。”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评论(49)
热度(101)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