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明楼/谭宗明】老狐狸 10

#猛然惊觉,谁能想到一个楼谭我居然都写到第十章了呢?我一直以为 老房子就是我的极限了





礼拜六的早上,谭宗明还是没能如愿,就那么没精打采地去接明楼了。

他倒是没有和包奕凡他们去疯玩,可他一个人更容易胡思乱想。想的时候总得配上一杯酒,慢慢地就是一瓶,两瓶。等谭宗明反应过来,他都已经喝了小半箱啤酒了。谭副局长叹了口气,晃晃悠悠地去洗澡,躺上床却怎么都睡不着,脑子里像放电影一样,一幕幕地闪过他和明楼之间发生的事。

平心而论,除去那个不怎么光明正大的开始,和明楼在一起绝对是开心的。这种开心经常会让谭宗明忘记有的时候他做的事情其实是被明楼“胁迫”的,也会给他一种两个人已经变得亲密无间的错觉。而这种错觉不容易被人发现不对劲,只有在夜深人静,谭宗明愿意去思考这段关系的时候,他才会发现事情并不像他想的那样——他们或许是亲密的,但绝对没有亲密到“无间”的地步。

说白了,他们根本就不了解对方。或者说,谭宗明根本就不了解明楼。他的家庭出身也好,他个人的意愿也好,明楼从没有主动给他透露过一星半点,可谭宗明的一切却被明楼摸得透彻。他越想越气,越想越委屈,可又不愿意放下面子主动去找明楼说这个。他就那么胡思乱想,一直到天蒙蒙亮才睡着。

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谭宗明根本不想去见明楼。他做好了被嘲笑的心理准备,才慢吞吞地动身。

 

明楼拖着行李箱走出来,一眼就看到了接机的人群中戴着墨镜的谭宗明。

这样耀眼的一个人,是不会被外人盖住他的光芒的。谭宗明只是随便套了件T恤,正低头玩着手机。明楼的手机一震,谭宗明的消息就闯了进来。他瞄了一眼屏幕,没回复他,也没有出声叫他,而是偷偷地绕到了谭宗明身后。谭副局长抱着臂,靠着栏杆往里看,一副望眼欲穿的样子,根本没分出心来关注自己的背后。等到这个航班的人都散的差不多了,谭宗明依旧没有等到明楼。他撇了撇嘴,想要往回走。

说不定他自己找了司机接呢——谭宗明在心里恨恨地骂了一句,转过身就看到了笑眯眯地看着他的明楼。理智和风度让他保持了沉默,把没来得及脱口的惊呼吞了回去。明楼倒是极没有风度地哈哈大笑起来。

“不是吧,你说说看你,我在你身后站了这么久,你真的就没有反应?”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明局长跟上谭宗明的脚步,不动声色地扯住了他的手臂,“你是不是都没有接机过?一天没见就忘了我的样子了?”

谭宗明被他说得心烦意乱:“怪谁?”

话一出口,两个人都愣了。谭宗明声音嘶哑,明显是没有休息好的样子。明楼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好在温度正常,这让他长舒了一口气。谭宗明清了清嗓子,企图掩饰过刚刚的失态。

好在明楼也没有追问,他总是在应该体贴的时候善解人意:“吃饭了吗?我请你吃饭去。”

饿倒是次要的,谭宗明这会儿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睡觉。大脑超负荷运转了一夜,没有得到足够的休息,眼下正在发出警号的蜂鸣声。谭宗明摇摇头想把这个声音甩出去,明楼看在眼里,心里突然很过意不去。虽然来接机是他们达成的共识,可他不想因为这个影响了谭宗明的休息。

“我来开吧。”看着谭宗明放好他的行李,明楼把谭宗明塞进了副驾驶,“你先睡一会儿。”

睡不着的原因都是明楼,早起的原因也是为了明楼,谭宗明正生着气,也没犯那个拧巴劲儿,放倒副驾驶的座位就闭了眼,一副懒得理明楼的表情。但他戴着墨镜,明楼也看不清他是睁眼闭眼,谭宗明对着空气摆的架子,对明局长完全无效。明楼从包里拿了眼镜出来,小心地把车开出停车场。

“去你家?”谭宗明好半天没回答,明楼就以为他是睡着了,腾出一只手来把音乐关掉。

“别关。”谭宗明懒洋洋的声音飘进明楼的耳朵,心安理得地指使明局长做事,“我要听。”

明楼笑了:“得令,小少爷。”

音乐重新响起来,谭宗明也不再装睡,扳回了座椅靠背,托腮望着窗外。明楼用余光瞟了他一眼。

“昨天喝酒去了?”他随口一问,并没有想得到答案,只是借此开启一个话题,“我陪床陪了一天。”

这个话题果然勾起了谭宗明的兴趣。这可是明楼第一次主动谈起他的家事,谭宗明扭过头看他。

“你祖父还好吗?”

“说好也还好,说不好,也有让人担心的理由。毕竟上了年纪了,在身上动刀子,也不是一件小事。”

谭宗明点点头:“那倒是。我家老爷子身体也不怎么好?”

“真的?”明楼回想了一下过年时候酒桌上那个爽朗的老头,“没看出来。”

“硬撑呗。”谭宗明叹了口气,“老头儿就是倔,也不知道拿他怎么办。”

明楼点点头:“嗯。这一点倒是跟你很像。倔,出了什么事都自己撑着,不肯找人帮忙。”

谭宗明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我?我能有什么需要别人帮忙才能做到的事?”他倒是经常给人帮忙。

车开进了谭宗明家的小区,明楼慢慢地打了转向,往谭宗明家里开。他空出一只手摘掉谭宗明的墨镜。

“那你倒是告诉我,什么事能让你纠结一夜还睡不着?”

谭宗明当然不可能说,明楼也没打算追问他地上散落的酒瓶到底是为什么。刚一到家,谭宗明就被明楼塞进了被窝里。他困得眼皮打架,恨不得头挨上枕头就睡着。明楼捏了捏谭宗明的脸。

“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随便……”

喃喃地念了这么一句,谭宗明瞬间就失去了意识。明楼就在他身边这个认知不由得让他觉得安心,他翻了个身,呼吸渐渐变得平缓。明楼把他的牛仔裤和T恤扒下来叠好,开了空调,给谭宗明掖紧被子。

 

醒过来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家里静悄悄的,楼下的灯亮着,卧室还是黑漆漆的。谭宗明换了睡衣,爬下床开了家里所有的灯。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他总喜欢把家里弄得灯火通明。

明楼已经走了,餐桌上摆着用保鲜膜封好的菜,还有他留的字条,告诉谭宗明他有急事先回去,一个人在家也千万不要忘记吃晚饭。谭宗明坐下来,环顾了一下自己的家。明楼给他打扫得干干净净,还做了一整桌他爱吃的才。小谭少爷撑着下巴看着明楼留的便签,眉开眼笑地抖了抖那张纸。

他突然想开了。

就算不了解明楼,又能怎么样?既然都已经知道了他总有一天会走,反正他们现在都算是和对方“相依为命”,没有必要计较那么多。这个想法让他开心了不少,他决定暂时放下面子,给明楼打一个电话。

“喂,”电话响了半天才被接起来,“你怎么这么……”

“喂?你找明楼吗?”

一个年轻的声音。那是比谭宗明还要年轻、还有生气的声音。对方欢快地打断了他的话,又喂喂喂了好几声。谭宗明手一抖,慌忙挂了电话。

心像被人扯开了一个口子,呼啸而过的风争先恐后地涌进来。谭宗明木着脸,把明楼做好的菜,连同盘子一起丢进了垃圾桶。

 

“谁?”明楼关了燃气灶,端着刚刚炒好的菜走进餐厅,“去洗手准备吃饭了。”

“不知道。”明台把手机还给明楼,一脸的无辜,“他突然不说话了就。”

明楼把他突然造访的弟弟踹进盥洗室洗手,打开手机翻来电记录。谭宗明的名字像一只小兔子,蹦蹦跳跳地闯进了他心里。明局长抿着嘴笑了起来,回拨了一个电话过去。

您呼叫的用户已关机。


TBC.

#明局长,因为自己的便宜弟弟,追不到老婆了,可怜,可怜(邓摇.gif)

评论(21)
热度(54)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