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谭宗明/贺涵】拆弹专家 3

#奔奔说我太坏惹,居然用攻来撩人23333






平静而美好的夜晚,就是需要有美酒佳人相伴的。

美酒,谭宗明倒是有一整个柜子的。至于佳人——两个人看了看对方,倒都是心照不宣地觉得虽然性别不对,可也勉强能当做佳人来陪酒的。谭宗明眯眼一笑,把散落的头发往后拢了拢,舔了舔嘴唇。

贺涵又愣住了。他分不清谭宗明是有意还是无意,总之他觉得自己的新老板可真是够性感的。性感这个词,是不分性别的。就像你夸一个人好看,不能说因为那是个男人,所以就只能用帅气来形容。有的人好看,是模糊了性别界限的好看。这非但不是对他的贬低,反而是一种诚恳的认可。

就好比谭宗明,他总有一种魔力,让人心甘情愿地顺着他的意思走。贺涵原本只是打算喝个水,谁知道在谭宗明三言两语的邀请下,就变成了跟他一起对酌。贺涵抽了一口雪茄,没有说话。

“Cohiba,”谭宗明突然开了口,对贺涵晃了晃手里的雪茄,脸上是不加掩饰的赞赏,“难得的好货。”

他对雪茄的研究比贺涵深,也愿意为了自己的小爱好多花一点钱。贺涵虽然没他那么懂,但凭着味道也知道这是好东西,不是谭宗明拿来唬他这个外行人的。

“谭总喜欢的东西,当然都是好东西。”

谭宗明摸摸下巴,摇了摇头:“话也不能这么说。不是因为我喜欢它才好,而是因为它好,我才喜欢。”

他总是有道理,贺涵也懒得去反驳。他虽然没打算讨好谭宗明,但也不代表他一定要和谭宗明唱反调。

酒越喝越多,人却越来越清醒。原本酝酿出的一点睡意也不见了,贺涵看看谭宗明,大老板正好也看着他,两个人似乎是同样的境况。贺涵勾起了唇角,又抽了一口雪茄。

 

既然睡不着,那就聊聊天吧。

“我听说,”贺涵狡黠地瞥了谭宗明一眼,“谭总和安总的关系好像特别好啊。”

谭宗明眯着眼哈哈大笑:“还真是,这公司里传的快的消息,永远是八卦。”

“哦?所以谭总这么多年都没有谈过恋爱,也是因为安迪吗?”

这人怎么这么记仇啊?谭宗明一口酒呛在喉咙里,咳嗽了好半天,才顺过气来。贺涵虽然知道他们两个之间不可能有什么,但看到谭宗明失态的表现,心里还是觉得爽快了不少,看谭宗明也顺眼了起来。

“……也不是因为她吧。”谭宗明本能地不想被贺涵误会,酒也喝得多了点,就比平时健谈不少,“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想法都是自己决定的。虽然这么说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但我是个商人,本质上,我做事最重要的准则,就是对我是否有利。我觉得等一个人这么久,是不是有点……得不偿失了?”

“还是因为不喜欢。”贺涵一针见血,“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是顾不得那么多的。”

谭宗明笑了起来:“贺总都知道我不喜欢安迪,何必还要问是不是因为她?”

贺涵一愣,旋即知道这是中了谭宗明的套路。借他的嘴否定他自己提出的问题,这一招实在是高明。贺涵被他噎了这么一下,难免有些愤懑。没有的事就说没有,绕这么大一个弯来解释干什么?

不过,要是会好好说话,他谭宗明也就不是谭宗明了。

“谭总为了让我消除误会,还真是不惜贬低自己啊。”他意指谭宗明说自己是“商人”。

“算是贬低吗?”

“听起来很冷漠吧,谭总看起来不像是那种人。”

谭宗明眨眨眼:“谁知道呢?说不定我谈恋爱的时候也很冷漠,贺总该不会连这个都知道吧?”

“您可别叫我贺总了,”贺涵揉揉眉心,把重音放在了“您”那个字上,“我担待不起。”

“你觉得,把感情当成做生意,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吗?”谭宗明慢慢收起了笑容,若有所思。

贺涵不由得也严肃了起来:“当然。做生意,讲求的是效益。谈恋爱,总不能因为得不偿失就放弃吧。”

“为什么不?”谭宗明放下酒杯,“付出和回报不对等,慢慢地心理上就会产生落差。落差越来越大,再看对方就都是不满。如果一直只有一个人在付出,这怎么能算是一个健康的恋爱关系?”

“感情的事是不能靠计算来说清楚的,”贺涵别的都可以不争,唯独这个话题,他一定要和谭宗明辩出高下,反正借着微微的酒劲,也没有什么好怕的,“每个人都觉得自己付出的多,那又该怎么办?难道要外人来裁决吗?那这恋爱谈得也没什么意思了吧。”

“好吧。”谭宗明看着贺涵的眼睛,突然停止了这场争辩,“你比我有经验。还是要听你的。”

 

这场辩论的胜利并没有让贺涵觉得爽快,心头反而更像被巨石压住一般透不过气。谭宗明说的不无道理,可他不敢去承认。在恋爱中为对方考虑,作为付出更多的那一方,这是他恋爱的信条。他秉承了十几年的信念,绝不应该被谭宗明短短的几句话所击溃。

“你觉得我很自私吗?”谭宗明感受到贺涵的眼神,大大方方地对视了回去。

“……是。”贺涵抬着下巴,很肯定地回应道,“至少面对爱情你很自私。”

“噢,”谭宗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你和你那位……唐小姐,以前在一起也有很久了吧?”

贺涵咬咬牙:“将近十年。”

“在一起这么久,还是分开了。可你居然到现在都没有想清楚究竟是为什么?”

“你什么意思?”贺涵突然为自己想要跟谭宗明聊聊的决定感到后悔,他就该回去睡觉的。

谭宗明身体前倾,靠近贺涵,这个动作让他的浴袍稍微滑落了一些,但此时贺涵没有心思去注意别的。谭宗明的目光炯炯地盯着他,像是猎豹盯住自己猎物一般,不容置疑。

“你对自己好吗?你只顾着对别人好,从来没有提出过自己的要求,你指望着谁来了解你的想法?你对恋人永远比对自己好,可我告诉你,人是会习惯的。她习惯了你对她好,知道不论做什么你都还喜欢她,我问问你,你怎么要求付出和回报是对等的?”

谭宗明看着贺涵发红的眼圈。他知道自己不该把话说得这么狠,但总有一个人得把这些告诉他。

“谈了一段没有结果的恋爱,就算别人知道了都会赞叹你的伟大,可这是你想要的吗?贺涵,我敬佩你,也心疼你,但我告诉你,你不学会自私一点,只会伤得比现在还深。”


TBC.

#老谭,因为话说太重了,追不到老婆,全文完

评论(21)
热度(103)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