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谭宗明/贺涵】拆弹专家 2

一整个下午,谭宗明都在思考贺涵那句话。

他没谈过恋爱,这是真的,不管是认真的还是不认真的那种都没有过。这有什么值得被嘲笑的?谭宗明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不就是恋爱吗?你贺涵谈了那么多年,说分开不也就分开了吗?

他有点憋气,又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气什么。这不算是他的软肋,也不是他的痛处,按理来说,就算是被人戳到了,也应该不痛不痒才对。偏偏贺涵就是那种“你没谈过恋爱,所以你不懂,一定很可怜吧”的语气,让谭宗明不得不去思考自己究竟是出了什么问题,才会这么久都没有过恋爱经历。思考了半天他仍旧觉得自己没有什么不对,于是这就更让他赌气了。他在心里认定,贺涵就是在故意挑衅他的。

他也没去想究竟是谁先去挑衅谁的。

 

刚到公司的第一天,还是在熟悉业务的阶段。午休的时候安迪邀请他一起吃午餐,饭桌上当然没有谭宗明——大老板舟车劳顿,见了贺涵一面就回家倒时差去了。

“怎么样,在公司还习惯吗?”出于关心,安迪决定和他简单聊聊公司的事情。

“也就第一天而已,”贺涵放下筷子,笑了笑,“没有什么习不习惯的。还在熟悉工作。”

安迪对他笑了笑,眨了眨眼:“我听说,你问了一个让老谭哑口无言的问题?”

谭宗明确实是哑口无言了,甚至在贺涵看来,他可以说是落荒而逃的。首战告捷的孔雀满意地抖抖羽毛,为自己的胜利感到自豪。贺涵露出了一个毫无破绽的笑容,他为安迪递上了一张纸巾。

“没想到谭总和安总的关系那么好,连这种事情都可以分享。”

“他确实是我最好的朋友。可以说,如果没有他,我现在人都不会在中国,更别提过得这么好了。”贺涵对他们的关系不感兴趣,但安迪还是说了下去,“和他共事久了,你会知道他其实是个怎样的人。”

“是吗?”贺涵擦擦手,不置可否地点点头,“但愿我知道以后不会失望。”

 

下了班,谭宗明的秘书准时地守在贺涵的办公室门口,要带他去看房子。

贺涵虽然挑剔,但也不会过分苛求某些物质上的东西。更何况谭宗明是真的想让他住得舒服,带他来看的别墅也是他名下装修最精致的一幢,完全是他那个大花园的缩小版。这一幢别墅是他前几年购置的,有保洁阿姨定期打扫,偶尔在公司加班到很晚,谭宗明自己也会来住一住。但近些年公司的得力干将慢慢多了起来,需要他亲自出马的时候不多,大部分时间他还是住在市郊的独栋里。

秘书在楼下给搬家公司打电话,贺涵就自己去楼上转转。一共五个房间,一间书房,一间储物,三间卧室。主卧的门紧紧闭着,贺涵也没去打开,他知道那是谭宗明自己的地盘。书房里没有太多的书,想也知道谭宗明不常光顾这里,但有人把这里整理得干净。桌上摆着一张照片,是年轻的谭宗明。

贺涵看着照片,忍不住笑了起来。

“贺总,”谭宗明的秘书敲了敲门,贺涵放下照片转身看他,“谭总问您,是现在搬还是明天搬?”

“现在?”贺涵有点吃惊,“这么晚了,不合适吧?”

秘书礼貌地笑了一下:“只要您愿意,就没有什么不合适的。”

现在搬还是明天搬,也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谭宗明给他放了明天的假,他有一整天的时间用来休息。早一天走还是晚一天走,最终都要面对离开的结果,贺涵叹了口气,说那就现在搬吧。

贺涵的东西早就打包好了,剩下的零碎东西,一个行李箱就能解决。谭宗明找来的帮手十分得力,根本不需要贺涵动手。贺涵从没有想到原来搬家也是一件这么清闲的事情,他只需要坐在沙发上,看着一堆年轻的小伙子在家里忙忙碌碌,靠着言语指挥他们把东西放在该在的位置,然后这个地盘就被自己占领了。

他的私人物品被放在二楼,所有人都很识相地没有乱动。谭宗明的秘书和他打了个招呼,嘱咐贺涵好好休息,带着搬家公司的人走了。贺涵站在空荡荡的别墅里,突然开始再次怀疑起了自己的这个决定究竟是对是错。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就仿佛被逼到了死角,再反悔也来不及了。

谭宗明做事的速度太快,总让他觉得自己仿佛在被牵着鼻子走。这种感觉令他太不爽了。

 

晚上十点过半,贺涵理好了全部的行李,刚刚洗过澡出来,谭宗明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怎么样,新家住着还满意吗?”

他虽然对贺涵那个突如其来的问题有些羞恼,但出于一个老板对新雇员的关心,他还是决定要给予贺涵一定的人文关怀。他最好能领情,不然的话往后的工作可就难以开展了。

“还不错。”贺涵顺着他给的台阶走了下来,“多谢谭总了。”

谭宗明把玩着手里的雪茄,满意地笑了:“明天给你放一天假,公司的事情就别操心了,先休息要紧。”

贺涵第二天就真的没去上班。

他其实不是那么想休息。在家休息了一个多月,对他这样的人来说,是一种不见血的折磨。可谭宗明强调了好几遍,他就也觉得没有那个必要去强行出头表现自己。给他一整天的时间,来思考一下加入晟煊究竟有什么好处,也不失为一个好机会。

贺涵一整天都无所事事地待在家里。结果到了晚上,突然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谭宗明开了门,发现电视正亮着,家里有人。

晟煊高薪聘请了咨询顾问贺涵的消息不胫而走,在业内算是掀起了不小的风波。谭宗明早有准备,晚上就设宴邀请了一些关系密切的合作商。他坚信该做的场面工作还是要做的,这样才能稳住人心。谭宗明喝得有点多,迷迷糊糊地不太舒服。司机要送他回家,谭宗明就随口报了个公司附近的住址。

他只记得贺涵住在附近,想要避开他住的那一个小区,却阴差阳错地来到了这里。谭宗明看着穿着浴袍、从沙发站起来、也是一脸吃惊地看着他的贺涵,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是记错了。他拍了拍额头。

“不好意思,”谭宗明摆摆手,“我记错了,本来没想过来这的。你还没休息?”

贺涵看了看他解开的领口,微微散落的额发,还有虚浮的脚步,当下明白谭总这是喝多了。原本就算是他住在谭宗明家,这会儿总没有把喝醉的主人赶走的道理。贺涵走过来,接过谭宗明的包。

“来都来了。反正房间多得是,喝醉了就别走了。”

谭宗明倒也不至于到了“喝醉”的程度,最多是微醺。但贺涵的话说的太过顺理成章,仿佛他才是这里的主人一样,谭宗明点点头,不知不觉地就顺了他意思。他给手机锁了屏,放在玄关的柜子上,上楼去洗澡。路过客房的时候他发现灯亮着,床铺也是铺好的。谭宗明咂咂嘴,心想这人果然矜贵。

有的人高傲,但不是飞扬跋扈地外露出来。而是像贺涵这样,不动声色地有礼貌,但也拒人千里之外。他能接受他人的好意,却不会被恩惠所收买。既猜不透他,也降服不了他。

谭宗明没有喝太多,洗了个澡就清醒了不少。他裹着浴袍下楼,走出卧室的时候发现客房的门紧闭着。楼下静悄悄的,却给他留了灯。他开了电视看财经新闻,从柜子上拿了手机,心不在焉地回了几条消息。新闻也都是些陈词滥调,谭宗明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点了一根雪茄。

 

贺涵下楼来厨房找水喝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么一副光景。

谭老板的腿支在茶几上,丝绸浴袍滑下来,露出了一截小腿。半干不湿的头发散落在额前,倒让他看上去年轻了不少。他轻呼出一口烟雾,看到下来的贺涵,举起酒杯打了个招呼。他眯着眼,对贺涵笑了笑。

性感。

这个词几乎在第一时间里闯入贺涵的大脑。他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慌乱且害羞,贺涵胡乱打了个招呼,立刻钻进了厨房。他靠在门上,好半天才平复了心跳。谭宗明的那个笑,来回在他脑海里闪现。

谭宗明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探头看了看厨房,也没有去深究。

这是一个平静而美好的夜晚。


TBC.

#要是看到了谭总的小腿,我也会昏厥(闭眼)

评论(13)
热度(104)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