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吹界扛把子

关于

【谭宗明/贺涵】拆弹专家 1

#来了一个好吃的谭霸霸和汉堡包(舔嘴)





年轻的时候,谭宗明听说过这样一个比喻,说谈恋爱就像拆炸弹,总是得小心翼翼,不然动错了哪根线,倒计时就会开始,危险就埋下了种子。更可怕的,还有些没等计时声响起,炸弹已爆炸,家破人亡。

彼时他不太同意这种说法。年轻气盛的,又坐拥普通人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产业,谭宗明没觉得什么事是需要他小心翼翼的。随着年岁渐长,棱角收了起来,财富越积越多,生意越做越大,话语权越来越重,人反倒温柔了起来。他始终没谈过恋爱,也不肯跟人确立暧昧关系,对别的事小心,却仍旧不理解恋爱中为什么也要谨小慎微。对于谭宗明来说,爱人,必须是可以全身心信任和依靠的。对这样的人,自然不需要去小心地试探和摸索,坦诚布公对他来说更为可取。但他遇不到这样的人,所以干脆就一直单着。

 

一大早,还没到公司,安迪的电话就追了过来。

“老谭,你到哪了?”她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焦虑,“都快九点了。他来了,你怎么还没到?那可是你挖来的人,今天是人家第一天上班,你迟到可不好吧?千万别告诉我你堵在路上了。难道你还没从家里出发?”

女人呐,就是沉不住气。再精干的女性,总还是对大事有种与生俱来的本能焦虑感。安迪也不是例外。

“哪个新员工入职也没见你这么紧张过。”谭宗明停好车,走进公司,“再说,我是老板,迟到了又能怎样?”

话虽这么说,谭宗明还是比约定的时间要提早到了公司。安迪在大堂等他,看到谭宗明过了安检,快步迎上来叫他赶紧去会议室。谭宗明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放轻松,放慢脚步,跟着安迪一起过去会议室。

也不怪安迪沉不住气。今天入职的这位“新员工”是晟煊刚刚聘来的咨询顾问,谭宗明花了重金才从辰星挖过来的,业内有名的顶尖高手,贺涵。对外说是重金挖角,实际上只有谭宗明安迪和贺涵三个人知道,分明是贺涵自己先打算放弃辰星合伙人的身份远走高飞,被安迪得知了消息后立刻去敦促谭宗明把人挖过来的。他们两个都爱才,尤其是安迪,合作过一次后一直对贺涵念念不忘,这会儿自然就比较紧张。

谭宗明就气定神闲多了。安迪递过来的文件随便翻了几页就没再动。他对贺涵是大概有个了解的。

“我还是只有一点想不通,”快到会议室的时候,安迪皱着眉说,“他到底为什么要从辰星离开?”

谭宗明耸耸肩:“听说是为了避开前女友。谁知道呢?反正现在他在晟煊,就是我们的人。”

他向来对别人的八卦不关心。听说了多少就算多少,根本不存着往下深挖的心思,也没有那个时间。

 

虽然比通知的时间提前一些到了公司,但贺涵也确实是刚来没多久。

老实说,即便他现在人在晟煊,他也不知道自己加入晟煊的这个决定究竟是对还是错。和唐晶分手一年半,他还是无法面对曾经离开现在又想回到他身边的恋人。他想起来以前办公室的姑娘们叽叽喳喳讨论的一部电视剧,叫《逃避虽可耻却有用》。贺涵当初还嘲讽说这种名字也就只能骗一骗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可真到了他身上,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去逃避。有没有用他不知道,但至少是挺让他感觉羞耻的。

就在他打点好了一切,准备离开的时候,谭宗明突然向他抛出了橄榄枝。贺涵惊讶,也不解。他与谭宗明仅仅只有过一面之缘,即便当初晟煊是辰星的大客户,但合作过程中谭宗明始终没有露面,一直是他那个精明的CFO与他交手。两个人都对对方有很深的印象,贺涵还一度拿安迪同唐晶比较过。直到最后交付方案的时候,贺涵才在会议室里与谭宗明打了个照面——谭宗明拍拍他的肩,说了句做的不错,然后就出去了。他们两个都是业内顶尖的高手,互相听说过对方也是正常。可要说了解,那也算不上。

更何况谭宗明才是真正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只有他去了解贺涵的份,如果他不愿意,贺涵是没有办法靠近他的。贺涵清楚地知道这一点,也没觉得他和谭宗明会有什么交集。在这一点上,他和谭宗明出奇的相似,永远只关注对自己有用的信息,其余事情概不考虑。

但谭宗明想和他“好好谈谈”,想和他“更长久地合作下去”。那时候谭总正在美利坚和人进行友好地商业洽谈,还是在百忙之中抽空给贺涵打了一通长达三个小时的越洋电话。贺涵就是在那个时候才第一次感受到为什么这个人能如此成功的。如果说他因为在专业领域无人能敌所以高傲冷酷,那么谭宗明就是恰巧相反的一类人。他见过了太多人,经历了太多事,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反而把自己的成果都藏了起来,变得无比地谦和。和这样的人公事,你必须要承认是舒心而且放松的。他的温和太有威力,不是那种逼迫他人为其做事,而是在无形中就让人心甘情愿地为他抛头颅洒热血。

谭宗明做事效率奇高,再有也是怕贺涵摇摆不定,突然反悔。贺涵上午接到了谭宗明的电话,下午安迪就带着合同来到了他的家。贺涵自嘲这是上了贼船,骑虎难下。安迪却笑着说,你会喜欢上老谭的。

总之,不管他愿不愿意,他现在人都已经坐在晟煊的会议室了,手里也捏着印有晟煊集团字样的胸卡。除了既来之则安之,他也想不出别的办法。倒不如说,就算他离开晟煊,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

 

比起贺涵,谭宗明的想法就简单多了。

他钦佩贺涵的能力,也赞叹于他对东家的忠心。安迪不是没有尝试着挖他过来,两次下来都失败了,他们也就没有再去过问。现在他主动离开,又不是因为收到了另外一家公司的邀请,那么与其让他为对家服务,不如把这样的精英收入麾下,为自己效力。他是个生意人,没有他算不清楚的账本。

谭宗明示意安迪先回办公室,他要和贺涵单独聊聊。安迪点点头,又像是不放心似的嘱咐了几句。谭宗明点点头,目送她离开,然后推开了会议室的玻璃门。

贺涵看到了他们在门口,这会儿已经站了起来。谭宗明大步迎上来和他握手,然后坐到了贺涵的对面。

“不好意思,刚从美国回来,没来得及收拾一下自己就过来了,贺总见谅啊。”

“哪有,”贺涵打量了一下西装革履、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谭宗明,在心里微微一笑,“谭总客气了。”

谭宗明就是喜欢这样不卑不亢的人。他毫不吝啬对贺涵的赞许,简短地夸了几句,又在孔雀即将开屏的时候恰到好处地将话题转移到公司上来。跟聪明人聊天不费时不费力,两个人不需要多久就达成了共识。

“对了。”谭宗明合上文件夹,递给贺涵,“听安迪说,你准备搬家?”

贺涵想起安迪来的那天,家里的一片狼藉,失笑道:“是有这个打算。房子已经卖了,但还没找好……”

“那正好。”谭宗明掏出手机打了几个电话,然后对贺涵说,“你是我请来的,该享受点好待遇。就和安迪刚来的时候一样,公司附近有一幢小别墅,很久没人住了。今天下班让我秘书带你过去看看,如果你觉得合你心意的话,明天请个假,我找个搬家公司,帮你搬过来。要是不合心意,再带你去看下一家。”

“这不好吧。”贺涵不善于接受别人的好意,更何况是这么突如其来,“这点小事还要麻烦谭总。”

谭宗明摆摆手:“不麻烦。”

他是真心实意地觉得不麻烦。对他来说,只有解决好了贺涵的后顾之忧,才能让他更安心地在晟煊工作。更何况这对他来说只是举手之劳,只需要动动嘴,总有人去帮他完成。

贺涵没说话,就当是默许了,心里总归是有点不舒服,但又觉得也没什么不好的。两个人沉默了一会。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谭宗明收起手机,撑着下巴看着贺涵。

“我听说,贺先生以前在辰星的时候,曾经为了让当时的女朋友拿下一个大客户,而制造了一条关于自己的……不实信息。”

贺涵心里一惊,更多的是被揭开伤疤的愤懑。他木着脸,表情没有一丝波澜:“是。”

“我没有任何别的意思,”谭宗明笑了,凑得离贺涵近了点,“贺先生重情,我很看好这一点。安迪劝了你几次来晟煊你都没有同意,我也十分欣赏。之所以说起来这件事,是希望确保这样的事情以后不会再发生。我相信大家都了解贺总的业务水平和待人接物的处事之道,但我要避免晟煊受到牵连。”

“当然了,我也相信现在的贺先生,不会为这些无用的事情而影响工作,不是吗?”

“我既然答应了谭总加入晟煊,对晟煊的忠诚谭总就没必要怀疑了吧?”

谭宗明很是满意地点点头。聪明人讲话,点到即止,再多一分都是没必要。谭宗明站起身,带贺涵去他的办公室。两个人没有再多聊,贺涵站在办公桌前,目送谭宗明离开。

“谭总,”在谭宗明推开门的那一刻,贺涵突然叫住了他,“你刚刚说,不要我为了‘无用’的事而影响了工作,对吗?”

谭宗明被他没头没尾的问题问得一愣:“对。”

贺涵突然笑了,他抱着臂,靠在办公桌上,两条长腿随意地叠在一起。

“我猜,”他挑着眉,慢慢地说,“你一定没谈过恋爱吧。”


TBC.

评论(31)
热度(136)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