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包奕凡/贺涵】服不服 1

#同人嘛,私设肯定是有的,我不吃什么和闺蜜前男友在一起了的设定,私设就是分手了也没和罗子君在一起,谢谢(鞠躬)

#不知道要写多长,写着看吧,嘻嘻





“先生,”贺涵紧皱着眉头,不悦地抿着唇角,略带敌意地看着面前的男人,“请你走开。”

包奕凡靠在贺涵的车上,也不生气,就笑眯眯地抱着臂看他:“你是想说‘滚’吗?”

是是是,所以你可快点滚吧。文化人贺总没把这句话说出来,而是一挑眉一迈步,期望上前一步能让包奕凡往旁边自动让出距离来。可他低估了不要脸的人能有多不要脸,包奕凡一乐,伸手就要搂贺涵的腰。贺涵一怔,好在神志清醒,反应也快,赶紧收回脚步用力退了退后。包奕凡没去追,收回手揣进兜里。

“别这样嘛,不管怎么说,贺总你得送我回家吧。”

这个要求可把贺涵给气坏了。他是不想在公司门口跟这个傻大个拉拉扯扯,那也不能当他好欺负呀?贺总冷着脸掸掸领带,也学着包奕凡,抱臂看着对面的男人:“我送你回家?凭什么。”

包奕凡没有理会他那个冷酷语气,指指贺涵的车:“凭你把我车撞坏了,还肇/事/逃/逸。”

贺涵冷冷一笑,一副不为所动的表情。提着包的手暗暗发力,表示着自己并没有收到包奕凡的威胁。

“你还看我干什么?”贺涵咬牙,“上车啊。”

 

知道吗?惹谁都不能惹黑/社/会。

贺涵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如果再给他一个机会,他肯定不会赶着去上班了。可是话说回来,这能是他一个人的责任吗?还不是怪包奕凡乱停车。但是贺涵着急开会,匆匆留了个纸条,连着自己的名片一起夹在雨刷器上,想等着对方联系自己,再处理这个事情。匆忙之中他也顾不得研究自己究竟撞上了什么车,反正他不缺钱,任何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对他来说都不算事情。

车主在当天下午就给他打了电话,也是刚刚“谈完生意”结束,抽了空想解决一下这个问题。贺涵手头没事,也就提早下班过去了包奕凡的办公室。刚一见面,他对包奕凡的印象很是不错——西装革履,文质彬彬,虽然他的身材和周围的保镖让人看了发憷,但至少包奕凡本人一点咄咄逼人的意思都没有。他给贺涵倒茶,没有先说车的事,反而聊起了自己的生意。贺涵听得云里雾里,不大想和陌生人在这耗着时间,只想赶紧把事情解决,在晚高峰之前赶回家。但过错方算是他,而且人家也没想把他怎么样,他就只能笑着点头,实际上包奕凡的话都被他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半点没听进去。包奕凡看看他,突然不说话了。

贺涵在心里长舒了一口气,赶紧趁着包奕凡闭嘴的间隙,放下茶杯,插话道:“车的事,您想怎么解决?”

“哦,我的车,是吧?这件事也不全是您的错,我停的位置也不对。”

他这么有礼貌,让贺涵悬着的心放下了一半。对方没有狮子大开口,他也愿意多赔偿一点。

“不过——”包奕凡话锋一转,让贺涵又竖起了耳朵警惕了起来,“具体怎么赔偿,我也还没有想好,这个还要等保险公司来鉴定一下才好说。”

贺涵有点傻眼,不知道自己跑这一趟是为了什么。包奕凡看穿了他的疑问,笑呵呵地拍了拍大腿。

“就当交了个朋友嘛,我还挺想和贺总做朋友的。”

 

哪有朋友这么烦人的?

第二天包奕凡来他公司门口守着,贺涵正想质问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地址的,包奕凡就拿出了一张名片,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贺涵的姓名,联系方式,公司地址。贺涵只能尴尬地笑,然后顺着包奕凡的意思请他吃午饭。

平心而论,和包奕凡聊天绝对是一件让人舒服的事情。他很会照顾人的情绪,也从不打断别人的话。就算贺涵也不怎么想说话,多半是嗯嗯啊啊地敷衍过去,在他做一些简短的评价的时候,包奕凡也还是一样的耐心。最后还是包奕凡抢着买了单,贺涵反思了一下自己,心里也有些不好意思。

但这也不能怪他。本来他就不是一个自来熟的人,突然有个人对他这么热乎,还是个同性,难免会让贺涵觉得对方是有所图。关键是他都不知道对方究竟图什么,这就让他更烦躁了。他猜不透包奕凡,不只是懒得猜,更是因为这人不按套路出牌。前一天还请人吃了午饭,第二天下了班就堵在贺涵的车门口了。

而要求被送回家的包老大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把副驾驶的座椅放低了一点,舒舒服服地叹了口气。

“我解释一下,”贺涵有点不爽,但还是要说清楚原则问题,“我不是肇事逃逸,我留了联系方式的。”

包奕凡眨眨眼:“对不起,我用词有误。这样,为了表示歉意,今天来我家,我请你吃晚饭吧。”

一个急刹车,贺涵把车停在了包奕凡家小区门口,解开了车锁:“不用了,谢谢!”

 

对于这种厚脸皮的人,躲是躲不过去的。

包奕凡,摇身一变成了贺涵的客户,能拿他怎么办呢?没有办法。贺涵心不在焉地翻着包奕凡的资料,十分敷衍。

“包总,嗯,想咨询什么呢?”

包奕凡十分诚恳地看着贺涵:“我想咨询一下,怎么能收到更多的保护费。”

贺涵啪地一声用力合上文件夹,瞪着包奕凡不说话。包奕凡也不着急,笑着摆了摆手,玩着贺涵桌上的笔。

“好了好了,贺总,别生气。我来找你呢,确实是想要做你的客户。至于我想咨询什么……”

他狡黠地笑了笑,把笔轻轻丢进笔筒,顺便凑得离贺涵更近了一点。

“我想咨询……不知道怎么才能追到贺总呢?”


TBC.

#贺总,好吃,我写的,不好吃(撇嘴)

评论(13)
热度(64)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