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哥儿

谭吹界扛把子

【谭宗明/许光明】漫长的白日梦 2

谭宗明以前听过一种理论,说相爱的人在一起做事,情绪是会互相影响的。但凡有一方对这件事抱有抵触情绪,另一方就绝对不可能感到开心。除非互相迁就,否则两个人都会遍体鳞伤。

现在看来,这句话倒也是有点道理的。

许光明被他压在办公桌上,随着谭宗明粗野的动作晃着头,因为疼痛而流出的眼泪有一部分噙在眼眶里,他瞪着发红的眼睛,用力地在谭宗明背上抓出一道道血痕。他感觉到疼,就不能轻易地放过谭宗明。谭宗明木着脸,就好像完全没有受到许光明的攻击一样,进出的动作一刻不曾停止。

这是一场完完全全临时起意的性/事。十几年没见的人猝不及防地出现,带着生疏客气和胆怯,谁能料到这一点?没有人想过重逢是这样的画面,理...

【洪少秋/谭宗明】国安队长也有假期

#一个很短的小甜饼


谭宗明这辈子最不想打交道的人就是戴大盖帽的。不是因为他不擅长,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人是他不能与之相处的,只是说他本能地就想把他们拒之门外。他总觉得这类人,死板,严肃,不懂得变通,没有幽默感,最重要的一点,十分认死理。倒不是说他瞧不上他们,谭宗明由衷地敬佩警察叔叔们做出的贡献,他只是在涉及到感情方面的时候,绝对会把这个职业划入坚决不考虑的范畴。

所以洪少秋算是一个意外。

当时两个人还只是很单纯的合作关系。洪少秋追查一宗涉及到商业机密的案件,自然需要本市经济界呼风唤雨的谭大鳄的协助。对于工作上的合作,谭宗明接受起来绝对是没有问题,百分之百配合调查,没想到刚查完...

【谭宗明/许光明】漫长的白日梦 1

#我好像第一次起这么长的题目

#一个冷酷的谭粑粑



谭宗明最瞧不起这样的人。

没有骨气,胆小怕事,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自己好不容易得来却又可以轻易被摧毁的名誉,容易上当受骗,唯唯诺诺,好像一点自己的主见都没有。可就是这样的人,你说不准他在乎的是什么,万一触碰到他最要紧的那根线,却又好像能跟你拼命。你无法拿他怎样,他倒是能让人心烦意乱。

他瞧不起许光明,他很清楚许光明就是这样的人。他恨不得透过鞋底去看他,可他自己心里也总为许光明的所作所为找借口。如果可以,他多想一辈子都不要和这样的人有交集。


谭宗明高高在上的态度让许光明讨厌,也让他害怕。

要不是他有事...

【凌远/贺涵】庸医

#一个工作至上的凌院长终于奋不顾身的喜欢一个人,一个爱别人的时候眼里什么都没有的贺总终于也被这么喜欢了一次,的爱情故事


“哟,这不是贺总吗?”远远地,凌院长就看到了他办公室门口那只花枝招展的孔雀,“进来吧。”

贺涵先他一步进了办公室,把保温桶放到茶几上,毫不客气地瘫倒在沙发:“等你半天了,累死了。”

凌远刚刚结束了46个小时的连台手术,累得站都站不稳,平时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也散乱了下来。相比之下,衣着精致整洁的贺涵倒看不出一点累的感觉。凌远笑了笑,他看到贺涵之后还是精神抖擞了不少。贺涵歪在沙发上,指指桌上的保温桶,含糊地嗯了一声。凌远写了两本病历,靠着老板椅,瞟了一眼贺涵...

【明楼/谭宗明】老狐狸 10

#猛然惊觉,谁能想到一个楼谭我居然都写到第十章了呢?我一直以为 老房子就是我的极限了


礼拜六的早上,谭宗明还是没能如愿,就那么没精打采地去接明楼了。

他倒是没有和包奕凡他们去疯玩,可他一个人更容易胡思乱想。想的时候总得配上一杯酒,慢慢地就是一瓶,两瓶。等谭宗明反应过来,他都已经喝了小半箱啤酒了。谭副局长叹了口气,晃晃悠悠地去洗澡,躺上床却怎么都睡不着,脑子里像放电影一样,一幕幕地闪过他和明楼之间发生的事。

平心而论,除去那个不怎么光明正大的开始,和明楼在一起绝对是开心的。这种开心经常会让谭宗明忘记有的时候他做的事情其实是被明楼“胁迫”的,也会给他一种两个人...

【谭宗明/贺涵】拆弹专家 3

#奔奔说我太坏惹,居然用攻来撩人23333


平静而美好的夜晚,就是需要有美酒佳人相伴的。

美酒,谭宗明倒是有一整个柜子的。至于佳人——两个人看了看对方,倒都是心照不宣地觉得虽然性别不对,可也勉强能当做佳人来陪酒的。谭宗明眯眼一笑,把散落的头发往后拢了拢,舔了舔嘴唇。

贺涵又愣住了。他分不清谭宗明是有意还是无意,总之他觉得自己的新老板可真是够性感的。性感这个词,是不分性别的。就像你夸一个人好看,不能说因为那是个男人,所以就只能用帅气来形容。有的人好看,是模糊了性别界限的好看。这非但不是对他的贬低,反而是一种诚恳的认可。

就好比谭宗明,他总有一种魔力,让人心甘情愿...

【谭宗明/贺涵】拆弹专家 2

一整个下午,谭宗明都在思考贺涵那句话。

他没谈过恋爱,这是真的,不管是认真的还是不认真的那种都没有过。这有什么值得被嘲笑的?谭宗明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不就是恋爱吗?你贺涵谈了那么多年,说分开不也就分开了吗?

他有点憋气,又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气什么。这不算是他的软肋,也不是他的痛处,按理来说,就算是被人戳到了,也应该不痛不痒才对。偏偏贺涵就是那种“你没谈过恋爱,所以你不懂,一定很可怜吧”的语气,让谭宗明不得不去思考自己究竟是出了什么问题,才会这么久都没有过恋爱经历。思考了半天他仍旧觉得自己没有什么不对,于是这就更让他赌气了。他在心里认定,贺涵就是在故意挑衅他的。

他也没去想究竟是谁先去...

【谭宗明/贺涵】拆弹专家 1

#来了一个好吃的谭霸霸和汉堡包(舔嘴)


年轻的时候,谭宗明听说过这样一个比喻,说谈恋爱就像拆炸弹,总是得小心翼翼,不然动错了哪根线,倒计时就会开始,危险就埋下了种子。更可怕的,还有些没等计时声响起,炸弹已爆炸,家破人亡。

彼时他不太同意这种说法。年轻气盛的,又坐拥普通人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产业,谭宗明没觉得什么事是需要他小心翼翼的。随着年岁渐长,棱角收了起来,财富越积越多,生意越做越大,话语权越来越重,人反倒温柔了起来。他始终没谈过恋爱,也不肯跟人确立暧昧关系,对别的事小心,却仍旧不理解恋爱中为什么也要谨小慎微。对于谭宗明来说,爱人,必须是可以全身心信任和依靠的。对这样...

都说贺涵懂事,对爱人好得一忍再忍,体贴,又温柔。他为什么给自己套个高冷人设,还不是因为糖精不相信他不能放下一切去喜欢她,他就得背负更多的东西。可是我觉得贺涵这样的人就缺一个人宠他,把他宠上天,然后把他给自己套的高冷人设扒开,让他完全信任依赖那个人,让他的感情能得到同等的甚至是加倍的回应,那他一定会更甜,更恃宠而骄,而能按照自己的想法活。攻受都无所谓,他就只是缺那么一个能全心全意什么都不要只要他的一个人,唉

我在修车了!!

放假了之后给大家一个大礼包 包含了我所有被和谐的车: )

1 / 24

© 蒜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